一百四十一·动作-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一·动作

    夜色总是让人格外的能放开一些顾忌,借着夜色的遮挡,有些原本难以出口的话,好像也变得简单了。

    迈出了最难走的一步,关系变得亲近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卫安已经能安心的被沈琛牵着手而不觉得尴尬难堪了。

    沈琛在旁边微笑,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卫安,只觉得她哪里都是好的,怎么看怎么漂亮。

    卫安有些许的不好意思,可是更多的却是甜蜜欢喜,瞪他一眼让他收敛些,才伸手给沈琛倒了杯茶,又跟他说:“好了,该说正事了刘必平那里,肯定已经派了不少人手到处设卡拦截。你等会儿回去的时候,可要万分小心。”

    这一点不必卫安交代,沈琛自然也是知道的,他要是被刘必平发现,那意味着卫安也有危险,而他是绝不会让卫安陷进危险里的。

    他点了点头,见卫安垂头开始写信,便问她:“你是写信给泉州知府?”

    卫安回来的很急,为了避人耳目,中途也并不敢透露行踪,很多事还没有安排妥当,她嗯了一声:“还有些事,收尾了便好了。”

    她去泉州的日子已经不短了,之前刘必平因为要对付沈琛,又觉得她必死无疑,因此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她身上。

    可是现在事情出了变故,刘夫人不见了,刘必平肯定是会重新注意到她的。

    刘必平在泉州逼得了瘟疫的流民往城里跑,这些证据卫安都已经搜集齐了,只要送上去,就是现成的罪名。

    瘟疫这件事,在泉州已经要了不少人的性命,在卫安和泉州知府的运作下,已经有不少百姓们都知道总督大人对瘟疫漠不关心,反而还要烧城毁地要他们性命,这么多天下来,早已经对刘必平怨声载道了。

    现在刘必平既然已经怒极,开始朝绝路上走,她这里当然也要推他一推。

    沈琛站在旁边看着她写完,才拍拍手笑:“你这样一安排也是极为妥当,巡按早已经跟刘必平不和多年,可是却一直被刘必平压得死死的,抓不到刘必平半点把柄,现在得了你这个消息,他肯定要跟刘必平不死不休。到时候刘必平这里也就差不多了。”

    两个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天色便渐渐的要亮起来了。

    不知不觉竟就已经耽搁了一晚上,外头雪松敲门提醒以后,沈琛才有些懊恼,看着卫安眼圈底下的乌青很是内疚。

    他早就知道卫安没有休息好的,之前看见卫安还说她瘦了,可是现在却又磨了她一个晚上,让她不能好好休息。

    他皱了皱眉头,摸了摸卫安的头,才道:“我得先走了,你先陪着刘夫人在这里等几天,等那边差不多了,我便送消息过来给你。”

    差不多也的确是晚了。

    卫安活动了一下手腕,一面答应,一面又想起了一件事,开口问沈琛:“对了,林三少有没有给你写信?”

    提起林三少,沈琛的脚步便停了,他看了卫安一眼,摇了摇头:“我最近忙着顺着海寇那条线查刘必平的打算,又忙着拉拢许家跟陈家,已经很久没有跟林三联系了。”

    连楚景吾送来的信都渐渐的少了。

    他知道这其中是有刘必平的手笔,刘必平是不想让他耳清目明。

    卫安似乎也猜到了,见沈琛这么说也并不奇怪,只是跟他说:“林三少写了封信给我,信中说,六皇子出了些事”

    沈琛面容仍旧保持着镇定,可是眼神却变得复杂。

    虽然知道彭德妃迟早按捺不住,可是这么早,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卫安坐了下来,将自己已经写好了的信放在旁边,隔着方桌看着沈琛,挺直着脊背轻声道:“恐怕是瑜侧妃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瑜侧妃不是傻子,她要在天子身边做什么的话,一定是跟临江王报备过的。

    临江王同意了,让瑜侧妃说服了彭德妃对林淑妃的六皇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是不是也说明了,临江王认为已经是时候了?

    沈琛的目光掩映在灯光底下,看不清楚情绪究竟如何。

    卫安静静的等着沈琛琢磨明白这里头的猫腻,才轻声提醒:“你没有收到消息,是王爷不肯告诉你,还是有人刻意不让你知道消息?”

    临江王是不可能不给沈琛透风的。

    而其中能阻拦临江王的消息的,除了临江王妃便是瑜侧妃。

    这两个人都有动机也有资本动手。

    沈琛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收到了父王的来信,只是其中的确没有说这件事的。看样子,是我的人里头也出了问题,我会让人严查。”

    这种事也必须严查,否则的话,以后被人吃干抹尽了都不知道。

    卫安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忌讳,看着他的眼睛径直道:“若是能够的话,王妃那里的事还是要彻底解决,否则的话,始终是个隐患。”

    临江王妃太固执了,而且偏偏还是王妃,她能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要是她心里的心结一直不消,那沈琛就要一直这样被她给算计吗?这样的算计只会没完没了。可是她却觉得她跟沈琛都不欠临江王妃的。

    没有必要承受她来的这样气势汹汹的怒火。

    说到底,一直找麻烦的不是他们,杀楚景行也不是因为他们想要杀楚景行,而是楚景行一直没完没了的挑衅。

    再说,最后杀楚景行的命令也是临江王下的。

    楚景吾在其中也不是没有份参与。

    可是临江王妃却不怪临江王,也不怪楚景吾,却只来找沈琛的麻烦,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一些。

    她要跟沈琛过一辈子,自然不希望有一个一直找麻烦却不能奈何的人压在上头。

    沈琛立即便明白了卫安的意思,他也对临江王妃一直接连不断的小动作弄的有些厌烦,皱了皱眉便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处理完了这次福建的事,他就会把这件事跟临江王说清楚,给这件事做一个了结。,

    卫安正要点头,外头雪松便又敲门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