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三·出头-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三·出头

    十一月初三,榕城开始下雪。

    天气越发的寒冷了,榕城原本就山多容易起雾,下了一场雪之后,更是到处都雾蒙蒙的,白茫茫的一片。

    加上之前因为秋季大风过境而有不少人感染了瘟疫,百姓们的日子越见艰难。

    而一向爱民如子的总督大人,这一次竟也没有拿出什么有效的法子来治理瘟疫,抚恤灾民,这让一向对总督格外爱戴的榕城百姓也开始有了微言。

    虽然大家都知道总督的公子不见了,也都知道公子是总督的命根子很是理解,可是到底心里不舒服。

    刘必平却顾不上百姓舒不舒服了,他的儿子已经消失了第四天了。

    四天,足够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做任何事情了。

    他再一次督促底下人认真四处搜寻线索之际,终于忍不住闯了沈琛的驿馆。

    只是当他冷着脸出现在驿馆门口时,迎接他的除了沈琛那些护卫和锦衣卫们,竟然还有一拨意想不到的人------四大家竟然人都来齐了。

    许大善人笑盈盈的站在旁边,哟了一声,带着些恭敬却又说不出的刻意的上来见礼:“原来是部堂大人到了,真是失敬失敬。”

    他一面行礼,一面看了一眼旁边的簇拥他的大群护卫,啧了一声便有些紧张的问:“部堂”

    刘必平有些厌恶的瞧了他一眼。

    换做从前,许大善人这样的人,连站在他旁边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士农工商,他排在最低,哪怕是跟同样经商的刘氏族人比,他也比不过。

    可是现在,因为抱上了沈琛的大腿,他竟就觉得能上来跟自己说上话了?

    真是不知死活。

    亲卫长看惯了刘必平的眼色的,立即便会意,上前一步冷着脸将许大善人给挡开,冷着脸继续冲守在门口的锦衣卫道:“上差,总督大人有要事需要见钦差大人,还烦请上差通报一声。”

    许大善人被推往一边,却也没有就此跟从前一样默不作声的站在旁边,他拦住了亲卫长,板着脸换了副表情摇头:“秦大人,这不合适吧?钦差大人已经说过了,他无暇见部堂大人”

    亲卫长便再也不愿意给他脸面了,重重的讥笑了一声,便反问他:“你是什么身份?”

    许大善人愣在原地。

    这些人都是给脸不要脸的。

    从前都是跟在刘家屁股后头捡吃的,恨不得对刘家的人三跪九叩,现在却竟也尾巴竖到天上去了,忘记了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众人默不作声,许大善人便显得有些尴尬难堪。

    可是面对这场景,亲卫长显然是乐于见到的,他笑了一声,再不掩饰自己的不屑跟讥讽,冷笑道:“许家不过是个商户,什么时候,竟也有见官不跪的规矩了?”

    众人都是一愣。

    许大善人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又被亲卫长咄咄逼人的气势给打断了。

    亲卫长冷着脸,看许大善人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傻子:“我知道钦差大人位高权重,因此有人想要攀高枝儿了。可是也要看看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现在是部堂大人要请见钦差大人,不知道许大善人你是个什么东西,竟也敢在这个时候出声开口?”

    拿身份压人,这是刘家的人惯常做的事。

    从前许大善人也的确是没什么好说的,说到底他就是个商户,虽然是有些势力的商户,可是商户终归是商户。

    他自己也知道低人一等,又没有关系寸步难行,因此也就一直忍让。

    亲卫长有句话说的也没有错,从前的许家的确就像是一条狗,跟在其他三家后头,恨不得摇尾乞怜,保住来之不易的富贵。

    可是现在不同了。

    许大善人亦沉了脸色,从前憋屈在心里的那一口无论如何都好似难以消散的怨气这一刻都吐出来了,他冷着脸看着眼前的亲卫长,高高的昂着头,抬着下巴不紧不慢的皱眉道:“我是个什么东西?好叫大人们知道,朝廷的文书已经下来了,下官已经是从四品市舶司副使”

    他满意的看着刘必平跟亲卫长两个人的脸色变化,一点点的笑开了:“下官不才,蒙钦差和朝廷看重,自当尽心竭力的替朝廷分忧,替圣上分忧。”

    一直站在身后没怎么动弹的王老爷也在此时咳嗽了一声:“这也是今天才定的,想必部堂大人还并未曾看见文书”

    而事实上,一个市舶司副使,实在不在刘必平眼睛里。

    他并不需要看见,因此底下的人也就没当回事。

    毕竟刘必平连正使钦差都要弄死了,副使算什么?

    可是在众人眼里意味却又不同-----这么大的事,朝廷任命的副使,可是作为总督的刘必平却不知道

    大家心里自都是有一杆秤的,都觉得这是沈琛在中间起的作用,不由又对沈琛惊怕了几分。

    王老爷却在心里觉得自家老头子有见识-----老头子说沈琛不是池中物,迟早恐怕是要斗倒刘必平的,现在看来,竟还真的有几分这个态势。

    他有些庆幸自己抓住了时机投靠了沈琛了。

    亲卫长刹那的惊讶过后便剩下了长久的恼怒和难堪,不过是个商户,就算是金银满屋,也不能穿戴在身上的,从前见了他们都是趋之若鹜,小心翼翼的跑前跑后的奉承,他从来也没把这些人当回事。

    可是现在,这个许大善人竟一跃就成了从四品的官儿!

    官职竟还在他之上!

    沈琛好大的手笔!

    怪不得这些人都都投向了他,还肯替他出头,原来是因为涉及到了自己利益,不得不替他说话出头。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按照礼数,他该朝许大善人行礼的,毕竟人家现在可是从四品的官儿了。

    可是要说身份,他是一万个瞧不上眼前的许大善人的,何况他刚刚才讥笑了他,现在又怎好低的下头来跟他行礼?!

    气氛一时有些僵滞,直到刘必平轻飘飘的笑了一声。

    他才是真正能下决定的人,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