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章·交易-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章·交易

    动刘必平,就等于动了他身后的刘家。

    这才是之前沈琛跟卫安一直迟迟没有动手的真正原因------跟宗族势力对抗,毕竟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

    现在闵地很多人出了事,还有直接求助于族中,让族中长老们作主,而不通知官府的传统,可见他们对宗族如何看重。

    要是贸贸然动了刘必平,沈琛跟卫安是真的有可能出不了福建的。

    所以沈琛跟卫安才步步为营,设下连环套,先以市舶司的利益分化四大家族的联系,抬高许家吸引其他三家注意跟嫉妒羡慕,而后再抛下诱饵,让另外两家上当,联合了许王陈三家之后,再利用刘家那些小辈们,内部瓦解刘家的同盟。

    事实上,这些招数都是很不起眼却又很管用的。

    因为人始终是看重自己利益的生物。

    要是这一次,沈琛没有围府,立即捉拿了刘必平,刘老太爷怕还是要隔岸观火,不在乎刘必平的那点对族中的不负责任跟冒犯。

    现在却不同了,刘老太爷已经掂量清楚利弊了。

    沈琛很知道他要的是什么,稍迟片刻便直截了当的说:“我来是奉了皇命,并不是为了公报私仇。刘总督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与人无尤。至于刘家其他人,若是查明并无越轨之事,那自然不会被牵连。”

    这就是表明态度了。

    什么叫做没有越轨的事?

    他们宗族一体,刘必平做的事,他们不可能没有参与的,沈琛肯定知道,他既然这么说,就是在给刘老太爷他们承诺,只要能给出合适的筹码,就一定会放过刘氏。

    刘老太爷松了口气,看着沈琛,从刘老爷手里接过厚厚的信封,双手呈递给沈琛:“钦差大人明鉴,族中出了不肖子孙刘必平,仗着是总督高位,竟以身试法,暗藏不轨之心,这么多年来,搜刮民脂民膏,纵容海寇”

    他闭上眼睛,一口气数落了刘必平数十条罪状,最后终于深深的弯下了腰:“刘必平此举实乃十恶不赦,族中出了此等败类,我这个当族长的,愧对榕城百姓,愧对族人。所幸我们迷途知返,暗中收集了不少刘必平在任期间犯事的证据,特来呈上。”

    沈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他的确是抱着让刘家内讧,再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

    可是他没料到,刘家这个老头子反应如此之快,这么快就找上门了而且把事情做的这么圆满。

    他挑了挑眉,旁边的汉帛便上前接过了刘老太爷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沈琛。

    沈琛略翻开一看,脸色便不由自主有些精彩。

    也不得不精彩了------刘老太爷这份诚意可的确是十足啊-----该有的都有了,仿佛是怕刘必平死的不够快似地,连当初刘必平私贩军火,勾结海寇的证据都有了,而且不只如此,他们把刘必平多年行贿的官员名册和数额还做成了账簿,这么多账簿,每一本翻开来,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刘老太爷在旁边等着沈琛翻阅,间隙看了儿子一眼,又说道:“当初彭家易家跟刘必平勾结,这些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刘必平让我们去处理善后,让族中拿出了一百万两银子来替他填坑”

    那件事要摆平,实在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刘老爷看着沈琛面无表情的脸,摸不清楚沈琛到底是怎么想的,心情又怎么样,情急之下也顾不上旁的了,又急忙道:“还有还有!钦差大人或许不知道,当初是谁给刘必平送了信,导致刘必平知道了朝廷查出了易家和彭家的事,而避开了这桩祸事的------是是当时的临江王世子楚景行,他亲自寄信前来”

    连这件事都拿出来说了,可见刘家是真的走投无路,很是希望投诚,能把刘必平的事情彻底撇清了。

    沈琛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诧:“原来如此,我竟不知。”

    这哪里是不知的样子,看来分明是知道的,这个消息根本打动不了他。

    再三思索之后,他跟自己老爹对视了一眼,再抛出了一个重要消息:“不只如此,我们还知道,最近刘必平在筹谋着投靠投靠临江王妃。”

    沈琛脸上的笑意凝滞住了。

    这回他是真正有些兴趣了,他收敛了脸上的情绪,平静无波的哦了一声之后才轻声问:“怎么说?”

    这才是真的说对了!

    刘老爷有些兴奋,又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的道:“千真万确的事,我们不敢撒谎。刘必平虽并没有把这件事告知我们,可是我们中却有人发现他动用了人手去往江西。因为管船只的都是我们的人,因此这些事是瞒不过我们的。他虽然是总督,可是我父亲却是族长”

    刘老太爷也不会把所有刘家的事都取决于刘必平,自然是会留一手的。

    沈琛微笑倾听,嗯了一声,示意他们接着往下说。

    停了一会儿,刘老爷又继续说:“我们截获了一封信,这封信我们当然不敢不送出去,可是却也都知道了内容,现在给钦差您自己看”

    沈琛伸手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内容。

    这封信比之前他们交过来的东西比起来,分量轻的多了,基本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也没有什么能给刘必平定罪的。

    可是却也很值得一看。

    沈琛嘲讽的牵了牵嘴角,一时分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什么心情。

    这上面,是临江王妃写给刘必平的回信,临江王妃清清楚楚的写了,要刘必平取他的性命。还承诺,刘必平只要能杀了他以绝后患,就一定会答应刘必平想要投靠临江王的请求,一定会说服临江王。

    真是

    沈琛扬手,将这封信扔在地上,眉头紧皱,目光冷淡,显然是动了真怒。

    可是这其中能让他动怒的,真不是临江王妃毫不掩饰的对他的杀心,而是其中对卫安的恶意-----她竟然要刘必平不杀卫安,而将卫老太太和明家的那个孩子的事呈告圣上。

    真是又蠢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