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章·恐怖-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章·恐怖

    现在好不容易才能勉强喘口气,楚景谙也渐渐的夺回了一些临江王的欢心,却又出了这样的事!

    她是知道沈琛这个人是死心眼的。

    当初临江王妃那么对他,冷淡着他不把他当回事,她伸出手想要拉一拉他,他都拒绝了。后来更是一门心思的向着楚景行跟楚景吾。

    出了楚景行要他性命的事都没有改变,只是被迫转向了楚景吾而已。

    可是现在却对临江王妃忽然赶尽杀绝了。

    如果他对临江王妃都能这么狠得下心了,那她呢?

    她这个瑜侧妃,可是对他没有半点恩惠,甚至险些借着王妃的手,杀了他啊!

    沈琛把易二送回来,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知道了幕后指使是谁。

    她也以为这就是沈琛的报复了。

    可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

    她是不知道临江王妃竟还跟刘必平有勾结的事的,这种事临江王也不可能会光明正大的拿出来说,哪怕是受宠的侧妃也不可能,这又不是多光彩的事。

    涉及到朝政,女人们当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何况瑜侧妃的底子也就如同临江王妃所说,并没有多么干净,她可也是朝沈琛下过手的,临江王更是忌惮。

    可是很多恐惧都是源于未知。

    瑜侧妃不知道临江王惩治临江王妃的原因,就更是觉得临江王妃的下场让人心惊-----如果真的是因为算计了沈琛的缘故,那么她自己呢?!

    她之前在东昌府,可是也插过手且不止一次,沈琛会这么对临江王妃,又会怎么对付她?

    只要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心里难安,整颗心就好像是浸在了冰水里,冷的近乎麻木。

    方嬷嬷看出她的失态,很是体贴的在她身上加盖了一床薄毯,轻声劝解:“侧妃不必慌张,就算是真的跟侯爷有关对您也没什么影响。”她将声音压得愈发的低:“您现在可是唯一能在彭德妃面前说的上话的人,纵然是为了这个,王爷也不会怎么样您的。”

    瑜侧妃却不能在心里安心。

    临江王对沈琛的看重没人比她更清楚了,现在纵然是因为顾忌着彭德妃娘娘那里,他或许不会立即把她怎么样。

    可是以后呢?

    要是以后事情真的按照预期的那样发展,临江王得势,彭德妃还算什么?她这个能在彭德妃面前说的上话的就更不算什么了。

    一刻废棋罢了。

    沈琛要是真的要临江王对她怎样,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哪怕临江王顾忌儿子不对她这个侧妃怎么样,光是把她迁出去清修,这就让她无法忍受了。

    她苦心孤诣的经营这么多年,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和风光,怎么能容许被别人一朝夺去?

    她觉得小腹微痛,捂着肚子好一会儿才松开了眉头,轻声吩咐方嬷嬷旁边的紫薇:“去倒杯热茶来。”

    她肚子痛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方嬷嬷看着她很是叹息:“侧妃也该好好保养身子,这些有的没的,暂时不必去想。”

    可是局势哪里能容的人真正不想?

    瑜侧妃摇头:“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说不定停一停,就该休息一辈子了。”

    以后的日子还长久的很,要是一辈子都长伴青灯古佛,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意思?

    她低声吩咐了方嬷嬷好好去查探临江王妃出府的详细原因,一面又趁着儿子回来将儿子叫了进来问话。

    楚景谙因为之前的事原本是被临江王迁怒而打发去了救灾的,他在救灾的时候身先士卒,甚至亲自跳下冰冷的河水堵住决口的地方,让百姓们都称赞不已,临江王才原谅了他。

    儿子都在拿命搏前程了,她这个当母亲的更不可能在关键的时候出什么差错。瑜侧妃目光闪烁,拉了他在身边坐下,缓缓的问:“王妃出府修行的事情,你知道了?”

    楚景谙也是一脸疑惑的点头:“听说了,我以为是您”

    瑜侧妃就讥讽的笑了笑:“我哪里有这个本事,是你那个好表哥。只有他才能让王爷下这样的决心。”

    楚景谙眉头紧皱,目光显得愈发的冷淡和深沉:“可是怎么会这个时候无缘无故的开始算旧账?之前王妃不是跟您一同被处罚了的吗?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没道理如今才来秋后算账除非,除非是王妃又做了什么事,逼得沈琛不得不找父王给予王妃重惩”

    瑜侧妃的眉头也不自觉的跟着皱起来,叹了口气心情很是不好:“就算是如此,沈琛对于王爷的影响力也高的太吓人了,他对王妃如今都不留情面,更别提是对我了。我们之前对沈琛做下的那些事,我们跟沈琛都心知肚明。彼此之间再想拉拢是不可能了,现在我们也没有别的路可走,要是留着沈琛回京城,到时候让他在京城再立下大功,那你就一辈子也别想越过楚景吾去了。”

    这是实话。

    因为沈琛绝不可能跟他们合作的。

    他们之间根本没得选择,已经是注定了的仇敌,既然如此,难道要他们等死吗?

    楚景谙沉思了半响,才闭上眼睛:“母妃,现在父王刚对我有了些好脸色,若是我们沉不住气,再对沈琛做些什么事被父王发现了,那咱们的处境,可未必会比王妃好到哪里。”

    他见瑜侧妃眉头紧皱,话锋一转又道:“不过,咱们自己不沾上这种事,让别人沾,别人对沈琛究竟怎么样,却不是我们可以插手左右得了的了。”

    话说到这里,瑜侧妃眉宇之间的烦躁就削减了许多,她知道自己儿子说话向来都是有根据的,一定是思虑周详了才会出声。

    现在楚景谙这么说,她便问:“你有什么好法子?”

    “彭德妃正跟林淑妃缠斗不休。”楚景谙手指敲在桌面上,有节奏的敲了一会儿,方道:“沈琛跟林淑妃的胞弟林三少关系匪浅,未来或者可能成为林淑妃的助力。要是彭德妃知道了”

    彭德妃现在就是个恐怖的疯子,惹怒了她,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