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九·利用-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六十九·利用

    当初这位年纪小小的荣昌侯可是在地动的时候,不顾性命的救了隆庆帝的。

    只这一件事,就能看出这个人不是个蠢货了。

    否则怎么能凭借这件事翻了身,还成了隆庆帝跟前的得意人?

    既然不是蠢人,就更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公主的意愿来折损自己的腿,还冒着得罪卫家和沈琛的危险了。

    除非他是疯了。

    那么,就是说,这件事很可能只是冯淑媛自己的意思。

    她年纪越来越大了,哪怕只怕荣昌侯大了两岁,可是父孝母孝终究是耽搁了她太多时光,她现在已经十八岁了,十八岁,很多贵女连孩子都有了一个了。

    她却仍旧还待字闺中。

    她怎么能不急?

    十八岁了,很可能是想借着永和公主,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可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她却连亲弟弟的腿都能舍弃。

    她年纪大了,脑子却没跟着长,恐怕还一直以为现在的荣昌侯还是从前那个幼小无助的荣昌侯,可以任由她随意拿捏。

    当然,若是卫家不反击的话,荣昌侯恐怕也就忍了这口气了。

    可是卫家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卫安笑出了声,可是眼里却极尽冷淡的道:“她这是自寻死路。她想背上这欺君之罪,也得问问荣昌侯和荣昌侯夫人的意思啊。”

    卫老太太会意,忍不住便有些诧异,又对冯淑媛更加厌恶:“这样狼心狗肺的人,永和公主竟也能用,真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了。”

    这些人原本便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回事的,高高在上的人当然不知道别人的性命也是性命这个道理。

    卫安原本心情便不好,听见永和公主和冯淑媛便更加没什么耐心,她直截了当的吩咐林海:“城门此刻已经关了,你再进去已经来不及。明天你一早便进城去,替我送封信给林三少。务必亲自送到他手里。”

    林海已经被卫安的应对速度惊得有些呆住了,听见卫安吩咐才急忙应了一声是。

    卫安便又道:“府里上上下下,都谨守规矩,不许四处走动打听消息,你回去了,让三伯母她们尽管安心。”

    林海心里便有底了,一扫之前的担忧和不安,朗声应了下来,便跟着花嬷嬷去外院休息了。

    卫老太太便转头看了卫安一眼:“你心里已经想好法子了?”

    卫安嗯了一声,手指在黑漆桌面上闲闲的敲了两下才停下来,冷静的道:“荣昌侯跟荣昌侯夫人是少年夫妻,之前我去荣昌侯府上赴约的时候,曾见过夫人。她们家她竟不能作主,什么事都是由冯淑媛拿主意,我不信她真的是个活菩萨,能容忍一个烦人的大姑子这样掣肘,就从她身上下手吧。”

    卫老太太自然知道自古以来姑嫂之间就多嫌隙的道理,尤其是这种未出嫁的小姑子,自来是很容易给新媳妇儿气受的。

    没机会的时候自然是能忍便忍了,省的闹的家宅不宁。

    可是机会要是送上门了,能有几个新媳妇能眼睁睁的放过到手的能当家的机会?

    冯淑媛为人尖酸刻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跟她那个贵妃姑姑像了个十成十,对待弟弟的控制欲又强,没少给荣昌侯夫人难堪和小鞋穿。

    卫安想的这个切入点也实在算得上不错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些疲倦和厌烦的道:“冯淑媛也蹦达的够久了,德妃娘娘之前的申饬,恐怕还是没让她记住教训。你做的对,既然人家如此不仁,我们又何必对她留情?她近几年嚣张的也够了。”

    还有永和公主。

    总要让她们知道,卫家不是好欺负的。

    一个教训不够的话,那就两次,三次,再不够,那就让她们付出的代价再大一些,大到她们付不起这个代价了,她们大约也就懂了。

    她拿了簪子挑了烛花,轻描淡写的道:“这次回京,这么巧就碰上了永和公主回宫,你觉得,她会不会跟荆西的事情也有关系?”

    否则的话怎么会这么巧,接二连三的有麻烦找来?

    可是永和公主好像没有那个本事

    她虽然是个公主,可是是个没有出嫁的公主,连公主府都没有,不比之前的长缨和长安长公主,没有那个本事。

    卫安也摇头:“应当不是她,若是方皇后还在,或许还有可能,方皇后不在了,永和公主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公主罢了。我想了想,若是说真的有关系,那最有可能的,反而可能是彭德妃。”

    说起这个,她的声音便格外的冷:“这回永和公主回宫,必定是得了她的准许的------淑妃娘娘跟我们的关系,不可能会主动去把永和公主给弄回来,说到底,是德妃娘娘想要让永和公主出来。”

    卫老太太点头:“她是想利用永和公主来对付我们,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能值得她出手的”

    “有的、”卫安却心知肚明:“我们很快便跟临江王府是亲家了,当然这也不要紧,毕竟临江王侧妃还是德妃娘娘的妹妹,可是要紧的是,我们还跟林淑妃的关系不错,跟林三少的关系格外的好。”

    卫老太太立即就明白了,神色变得复杂而凝重:“若是这么说,那就是有人让彭德妃觉得沈琛是站在林淑妃那边的”

    否则的话,怎么算沈琛也该是临江王府这边的人。

    是谁想利用彭德妃来对付沈琛?

    是临江王妃,还是瑜侧妃?

    还是说,本来就是彭德妃自己将沈琛看成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可不管到底是谁,是临江王妃还是别人,现在她们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见招拆招了。

    “林三少那里会做的妥帖的。”卫老太太闭上眼睛:“现在先不想这么多,把眼前这一关给过了再说,至于谢家的事,你也先不要太过担心,人家抓了他,不会白白花费这三十万两银子的。”

    卫安嗯了一声,她沉得住气,她会等着这些狐狸们一个个的露出尾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