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六·受罪-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七十六·受罪

    “既然知道,那就省了许多事了。”应凯背着手,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整个人显得既冷酷又阴森:“荣昌侯说,王供奉说他如今的药又被人换了。”

    冯淑媛觉得应凯的语气有些不对,可是转念一想,这些锦衣卫一个个的都是这样,说话显得阴森又鬼气,便忍着听完了,才做出惊讶的样子:“又被人换了?”

    等到一句话说完,她才意识到了真的不对。

    什么叫做药又被人换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荣昌侯的病情加重,王供奉说他的病严重不好治愈而已,现在说什么又被换药了,那事情就不对了。

    孔供奉可已经被抓进牢里去了,那现在还能在侯府换药的是谁啊?

    她皱起了眉头,心里恼怒又烦躁。

    是不是荣昌侯夫人闹的鬼?

    真是太不知事了,可见是这些日子眼里没人了。

    应凯没心思管她这些小心思,挑了挑眉微笑道:“是啊,药被人换了。现在孔供奉在牢里呢,他总不能隔空给侯爷把药给掉包了的,侯爷刚才也说,他并没有用过别人给的药,只有大小姐您,下午的时候给他送了份药,说是王供奉开的,是不是这样?”

    冯淑媛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荣昌侯这么说?

    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他分明知道,这么说的话,一切矛头都会指向她身上,那之前做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她一下子没想明白,可是身体却先脑子一步做出了反应,她疾步朝外走,一面还扬声反驳:“这可不可能!我弟弟不会这样说!我难道是疯了吗?你们的意思是,是我给我弟弟用了不对的药,要他的腿废掉吗?!”

    “这可是说不定的事啊。”应凯看着她,仍旧还是笑了一声:“现在这年头,太医都敢给病患用毒药了,什么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您说是不是?”

    这话已经说的很不客气了,只差明着说冯淑媛就是有谋害荣昌侯的嫌疑。

    冯淑媛怒气冲冲的冲了出去,到了隔间看见了弟弟和弟媳,便忽然又冷静下来了,站定了脚冷声问她们:“你们什么意思?”

    荣昌侯垂下头没有说话,荣昌侯夫人已经嘤嘤的哭了起来:“大姐,我们什么事情对不住您,您要对侯爷下这样的手?”

    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那就没有回头的余地。

    反正都已经撕破了脸,又有荣昌侯的默许,荣昌侯夫人便哭的更加严重:“之前的毒药说是孔供奉怀恨在心,可是孔供奉都被抓起来了,哪里还来的毒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孔供奉下毒,而是大姐你存心不良”

    她坐在荣昌侯旁边扶着荣昌侯的肩膀,哭的梨花带雨:“可是为什么啊?侯爷待您这样尊敬,我们就算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您也可以教导我们,何必做这样的事?”

    应凯站在一边看戏,等戏看的差不多了,知道也是时候该做事了,才吆喝了一声:“既然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事,那免不得是得请大小姐回去一趟的了”

    女孩子进诏狱,自来便没听说过。

    不,也是听说过的,之前扬州贪腐案,许多受了牵连的贵女们也有送进诏狱的,可是那些女孩子们出来以后都成什么样了?

    冯淑媛就算是没亲眼看见过,也听别人说过,曾几何时还因为这事做过几天噩梦。

    她尖锐的哭喊起来:“我不去!你这个贱人!”她指着荣昌侯夫人:“我杀了你!都是你挑唆的”

    现在这个时候,她不敢扯出永和公主来,知道这样只会死的更快,只好妄图堵住荣昌侯夫人的嘴。

    荣昌侯夫人被她猛地往前一扑差点儿扑倒,急忙闪躲。

    幸好应凯的动作更快,一手探出如同鹰爪一般紧紧的钉在了冯淑媛的肩上,将她往后一提,便冷声道:“冯大小姐还是先跟我们走一趟罢,至于家里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荣昌侯却又迟疑的叫住了应凯,等应凯回过头来,便陪着笑脸:“大人,能不能这件事,恐怕是家姐一时糊涂”

    他愧疚的叹气:“我姐姐自来跟夫人便不和睦,这些日子更是时常有些口舌之争,想必是这个缘故”

    他看了一脸震惊的冯淑媛一眼,压低声音:“这件事,稍后我会亲自去回禀圣上,毕竟是家事,便不劳动各位大人了,也不让各位大人操劳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他一面说,一面便咳嗽了一声,立即便有管家凑上来,送上几个荷包。

    用荷包装着,里头却轻飘飘的,应当是面额不小的银票。

    应凯本来就是心里有数的,现在见他这么说,便顺水推舟,收下了荷包挑眉:“既然侯爷都这么说了,我们自然没有不听的,只是侯爷还是要同圣上说清楚还好,毕竟我们镇抚司可还押着孔供奉呢,王供奉他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保不得别人不知道,到时候若是有那好事的御史参上一本,咱们大家都麻烦,您说是不是?”

    当然是这个道理,荣昌侯也正是为了府里考虑,才不把这件事宣扬出去,不把冯淑媛交出去-----冯淑媛那张嘴巴就是惹祸的根本,谁知道她到时候会嚷嚷出什么来。

    不管是永和公主还是到时候她会说出这些事他本来就知道的,都不是能攀扯出来的、

    留在府里才是最安全的。

    他急忙答应了下来:“您放心,冤枉了孔供奉,还牵扯上了卫家,我心里万分愧疚和不安,正是要去圣上替她们分说清楚,到时候也该亲自上门去赔罪道歉的。”

    这些事儿应凯可就管不着了,他笑了一声,挥了挥手,便领着一众锦衣卫走了。

    剩下一个冯淑媛,几乎目眦欲裂的看着自己陪着长大的弟弟,咬牙切齿的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要把她陷入这样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似乎快哭出来。

    荣昌侯却只是吩咐管家:“带大小姐回房好好休息。”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