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一·妄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一·妄心

    卫家的晚宴推迟了很长一段时间,沈琛跟楚景吾才姗姗来迟。

    卫老太太见沈琛跟楚景吾虽然面色如常,可是身上却似乎都带着冷意,就微微凝神,看了沈琛一眼,道:“因为是家宴,因此干脆便不设屏风了,都是通家之好,也是常见的,便不拘泥那些规矩了”

    说着招呼了众人入座,见二夫人三夫人忙着吩咐仆妇们上菜,就看向沈琛和楚景吾:“留在宫中住了一晚,怎么今儿又这样迟才出宫?”

    都是自己人,说话便不用那么顾忌。

    楚景吾没有拿起筷子,见沈琛没有说话,便看着卫安和卫老太太道:“一进宫就被圣上留下了,说了福建的许多事,也说了市舶司的事。因为东瀛派了使者来求和,所以圣上下令将此事也一并交给他来管”

    这回倭患被扫除干净,东瀛生怕被报复,因此主动提出求和纳贡,派了使团来京,这是在福建的时候就听说的事,卫老太太知道隆庆帝觉得平了倭寇是不世之功,因此并不觉得意外隆庆帝会这样高兴,见楚景吾还未说完,便微微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楚景吾便又道:“原本留了用晚膳便出宫,可是后来”

    他有些恼怒的停住了话头。

    说起来真的是件很晦气的事,荣昌侯主动进宫,主动替孔供奉洗刷了冤屈,说明了原委,并且求隆庆帝放过冯淑媛。

    隆庆帝大怒,觉得冯淑媛谋害亲弟实在是丧心病狂罪无可恕,就算是因为跟弟媳不和,这样也过分了,原本是要严惩的,可是因为荣昌侯求情,他便答应了荣昌侯圈禁冯淑媛的要求。

    事情到这里发展的还算顺利,楚景吾也知道这件事是卫安和林三少在背后操控,可松了这口气没多久,荣昌侯前脚刚走,后脚永和公主身边的嬷嬷便来了,说是有要事求见隆庆帝。

    永和公主竟上吊了!

    宫里因为这件事折腾了一晚上。

    到底是方皇后养大的,隆庆帝从前又最宠爱这个女儿,对她还是有些感情,加上彭德妃在旁边说了很多她的好话,隆庆帝觉得她经过大半年的磋磨也知错了,对她很是宽容。

    她要上吊寻死,隆庆帝既震惊且怒,等听明白了缘故之后,却又并不那么愤怒了。

    永和公主从前掐尖要强,凡事要争先,喜欢沈琛就要独霸他,对卫安也针锋相对,不肯让步,很是骄横。

    隆庆帝当时也觉得她太不懂事,并不太把她的想法放在心里-----年少女孩子们的喜欢罢了,过一阵就过去了。

    可是他没料到永和公主的喜欢这么长情。

    永和公主这回改变了策略,在隆庆帝跟前哭了一阵,把自己去年对卫安做下的那些事,陷害卫安的缘故也跟隆庆帝坦诚了,末了挽着隆庆帝的胳膊呜呜咽咽的哭的很可怜:“我知道沈琛喜欢卫安,也知道这门婚事父皇金口玉言准许了的,可是我实在是放不下沈琛,若是能放下,这大半年早放下了”

    见隆庆帝听的下去,似乎并没有发怒的样子,她拿方皇后出来说事:“当初母后也说,沈琛是个不错的人,还说父皇替我挑选的驸马很好”

    隆庆帝身体越差就越是想念当初跟方皇后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那段日子是很好的,他年富力强,方皇后鲜嫩如鲜花

    他不免叹了口气,心肠软了几分:“可是沈琛刚刚还跟朕说了,要朕许婚,他好去提亲”

    永和公主豆大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以手掩面,很长一段时间才抬起头来:“父皇,您曾经也提过娥皇女英”

    楚景吾说到这里,连眼角眉梢都带着讥讽:“堂堂公主,竟然说的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让人长了见识。”

    一屋子都安安静静,谁都没料到永和公主这么放得下身段。

    卫老太太也紧紧皱着眉头冷笑:“亏她想得出来,娥皇女英?她也不问问沈琛愿不愿意当这个舜!”

    一个女人,为了个男人不择手段的陷害情敌,又牵扯进这么多无辜的人,她的喜欢早已经不纯粹了,现在还能把自己放低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丢尽了皇室的脸面。

    可是隆庆帝现在越老越糊涂,卫老太太沉着脸看着沈琛和楚景吾,又看看卫安,才问:“圣上答应了?”

    因为当时淑妃和郑王妃也在,因此楚景吾消息知道的很是准确,闻言便脸色凝重的摇头:“倒是没有立即答应,可是永和公主这样能歪缠人”

    隆庆帝没有当场斥责她,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时移世易,现在沈琛已经替隆庆帝办了这么大的事,朝野都知道沈琛现在是隆庆帝跟前的红人,隆庆帝不需要再抬举沈琛来分化临江王府了,反而该想想怎么把沈琛给牢牢绑住。

    一个卫家显然他觉得不够分量。

    要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沈琛总得往他这里再倾斜几分罢?

    他会动心是难免的。

    二老爷跟三老爷对视了一眼,眉头紧皱很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

    永和公主现在得不到目的便这么折腾,要是真的让她得逞了,到时候卫安跟她之间哪里能善罢甘休。

    现在永和公主都能把矛头指向三夫人了,谁知道之后她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三老爷忧心不已,二老爷更是胆战心惊,之前对付的是三房,怎么算恐怕都得轮到他们二房了,真要是这样,真是要了命了。

    卫老太太看着沈琛,见沈琛一直没说话,便问他:“你怎么说?”

    沈琛看了看卫安,才看向卫老太太,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加遮掩的杀意,他顿了顿,才道:“我在想一劳永逸的法子。”

    比如说,让永和公主出些意外。

    这种单方面的疯狂的喜欢,对于不喜欢她的人来说,实在是太沉重的负担了,何况永和公主这个人还总是得不到就要毁掉。

    她明知道嫁给沈琛也不能怎么样,沈琛不会多看他一眼,可是她就是要恶心沈琛,也要恶心卫安,不让他们两个好过,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