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三·余地-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三·余地

    沈琛原本就没打算给永和公主再留余地,因此做起事情来,也很是果断干脆。

    这些谣言很快甚嚣尘上,传的有鼻子有眼。

    谣言猛如虎,很快便传的街知巷闻,连御史们也都知道了。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关中侯上书给隆庆帝,听说还附上了一样东西。

    这件事还是林淑妃无意之中跟隆庆帝提起来的,说是现在京城中盛行一个故事,隆庆帝当时听完还曾笑着摇头,说是若是老天这样容易显灵满足人的愿望,那这世上哪里还有那么多难事和痴男怨女。

    认定这是装神弄鬼,其实就是两人私通。

    他把这当作笑话,并没有当成一回事。

    直到关中侯的折子摆在他面前,内阁的人都神情古怪的看着他,他才意识到,这故事的主角,竟然是自己的女儿。

    普慈庵清修

    加上关中侯送进宫的那把双面绣凤栖梧桐的洒金团扇,他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那个传闻中的,像极了关中侯亡妻的,跟他一见如故,渐生情愫的女子是永和公主?!

    更别提关中侯还有永和公主的耳环,且只送进来一只。

    他登时暴怒。

    关中侯和永和公主此举,无疑是打了他的脸!让他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一个清修的公主,竟然跟男人私自相会

    他怔怔坐在龙椅上,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立即吩咐安公公派人出宫,去普慈庵查清楚。

    安公公很快便带回了消息,和普慈庵主持的供词,他当即便又宣召了关中侯入宫。

    与此同时,彭德妃和林淑妃处也几乎同时收到了消息。

    彭德妃满面怒容,简直不敢相信,永和公主竟然做得出这样的蠢事,这可是私会男人啊!那个男人还不是普通的男人!

    她气的发抖,结结实实的扇了永和公主一个耳光,指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永和公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她眼里,这件事跟她半分关系也没有。

    直到彭德妃说出关中侯的名号,她才捂着脸震惊的瞪大眼睛:“我在普慈庵的时候,根本不曾出过山门,更别提见过什么男人”

    可是彭德妃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知道关中侯已经进宫的事儿,见永和公主还死鸭子嘴硬,干脆头痛的挥了挥手让人把她带走。

    彭嬷嬷小心的上前来服侍彭德妃净面,一面又劝她:“您别为了她伤了身子,否则才是得不偿失”

    彭德妃仍旧怨恨难消,若是之前就知道永和公主竟然这么不知事,还做下这么不要脸的事,她是怎么都不会把这个麻烦给带回来的。

    想一想,她还打算把永和公主嫁给沈琛,让沈琛接了这个包袱。离间沈琛跟卫安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夫妻不和。

    可是现在看来,怎么还可能把永和公主嫁给沈琛?

    永和公主跟关中侯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连隆庆帝都知道了,沈琛肯定也知道了,谁还敢再提这件事?

    若是再提,岂不是就是在明晃晃的给沈琛带绿帽子?逼反人家吗?

    真是想一想就万分头疼。

    “废物!”彭德妃将茶杯重重的拂落在地:“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她最气的还是永和公主的欺骗,这种事情,永和公主要是早告诉她,她还能帮着描补描补,到时候把关中侯给应付好了,这件事情也闹不起来,造成不了多么严重的后果。

    可是现在说一切都晚了,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彭嬷嬷也跟着叹了口气,小心的收拾了地上的碎片,才跟彭德妃:“娘娘也别太过生气了,咱们虽然没有永和公主了,可是只要圣上动了这个念头就好,也不定非得要永和公主不可,咱们永清公主不也是”

    她顿了顿,见彭德妃若有所思,便又再接再厉的劝道:“何况,永和公主到底是跟您隔了一层的,又不是您带大的,您做成了这门亲事,她也未必就跟咱们亲近。都说女生外向,她可是对平西侯死心塌地的,谁知道到时候她是不是一门心思的向着平西侯呢?”

    想到这里,彭德妃觉得也不那么难受了,哼了一声,让彭嬷嬷替自己按捏太阳穴,一面叹气一面道:“只是可惜了这次对付沈琛的机会,这个蠢货倒是不要紧!”

    “那您就更不必担心了。”彭嬷嬷笑了笑:“说到底您要对付的是那边儿那位不是?她亲弟弟可也喜欢卫七小姐的紧呢,听说前几天卫家那边刚回来,他就迫不及待上门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还没死心,咱们也未必就只能朝沈琛这边下手,多想想林三少跟寿宁郡主这边的法子不也一样吗?”

    彭德妃便眼前一亮。

    至于永和公主怎么样,她已经是不关心了的,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棋,没了也就没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林淑妃却还是很关心。

    这件事毕竟涉及到了卫安,涉及到了卫安的话,林三少便向来都是很在意的,她自然也跟着关注这件事。

    郑王妃自然同样关心,郑王现在不在京城,她便是卫安的长辈,等听说宣了关中侯进宫,她便忍不住开始紧张,等了许久没等到消息,忍不住问林淑妃:“娘娘,这件事会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按理来说是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隆庆帝既然宣了关中侯进宫,就说明这件事他是相信了的,现在京城传这件事又传的沸沸扬扬有鼻子有眼,满城的人都信了,也由不得隆庆帝不信。

    关中侯只要稍微表现的好一些,隆庆帝会信的。

    她同郑王妃笑了笑:“信不信的,等一会儿就该有消息了,你先不要太过着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十有**,是能成的。”

    隆庆帝的性格她很了解,一旦动了疑心,想要打消他的念头很难,现在证据又摆在了眼前,哪怕是永和公主仍旧梗着脖子不肯认,那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当事人也不止她一个,还有普慈庵的尼姑和关中侯可以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