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七·钟爱-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八十七·钟爱

    小÷说◎网 】,♂小÷说◎网 】,

    日暮,太阳西斜,远处的喇叭花随着太阳渐渐落下而枯萎凋零,连附着的树干都显得毫无生机。

    已经该是春天了,可是这一切好像都还值隆冬,丝毫没有春天的温暖。

    永和公主拢了拢衣襟,看着面前带着浅笑,眼里却殊无笑意的少年,一时心里堵得想哭,她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便真的落泪了。

    眼前的这个人,她纠缠了好几年,她曾经以为这便该是她的良人,就该是她的。可是她最后还是没有能抓得紧他。

    而他也把她当成陌路人,甚至比陌路人还不如的敌人。

    为什么走到这一步呢?

    她在心里问自己,也想问问沈琛。

    面前的男人看着她哭,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因为不为她动心,所以她的喜怒哀乐都影响不了他,他不会有半点同理心。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她的心好像也渐渐的冷下来了,在寒风里立了许久终于出声:“我以为你不会来见我了。”

    沈琛负着手立在她面前不远处,周身都似乎有寒气笼罩,面上半分多余的情绪都没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永和公主便咬了咬唇,想将手底下这些碍事的宫娥和太监们使唤得离得更远一些。

    可是沈琛却伸手止住了,他看着永和公主,并没有半分的动摇,径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公主有话,还是直说罢。”

    他不知道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还是对她真的太绝情了,永和公主翘了翘嘴角,有些讥讽的问:“真的事无不可对人言吗?你要把关中侯一事的详情,说给这么多人听吗?”

    沈琛便诧异挑眉:“关中侯的事情?关中侯有什么事情?”

    都到现在了,沈琛还是连一句实话都不肯对她说,对着她永远带着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具,她便这么惹沈琛嫌弃。

    永和公主心里觉得悲哀,可是想要生气都不知道该如何气,半响才忍着怒气抬头看向他问他:“关中侯到底为什么会拿着我的贴身的玉佩给父皇,你真的不知道吗?!”

    说起这等宫闱秘闻,永和公主身边那个最亲近的嬷嬷早就已经对下头的人使了个眼色,纷纷退的离得远远的,能够看得见沈琛和永和公主的举止动作,却又听不见她们说话。

    这种事,知道的多一些,危险就多不知多少,久在深宫里浸淫的人,是再清楚不过的,趋利避害的本能也早就练出来了。

    沈琛没有在意她们,他看了看永和公主,镇定的理了理自己腰间的玉佩,一掀袍子冷静的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是我,又怎么样?”

    又怎么样

    眼前的这个人分明还是当年初见的模样,鼻子眼睛都是那样好看,眼睛里也仍旧带着光,可是脸上的笑却半点都没有到眼底,对着她冷漠得可怕。

    永和公主忽然便歇斯底里的哭起来:“为什么?!又怎么样?你说又怎么样啊?!关中侯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他的前任妻子是怎么死的吗?!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她气急了,说的话便半点条理也没有,只顾着歇斯底里的宣泄情绪。

    好一会儿,她揪着自己的衣襟看着仍旧冷漠的沈琛,终于濒临崩溃:“你到底有没有心?你明知道我喜欢你”

    沈琛终于正眼看她,他看着她,眼里有不解有冷漠还有一丝厌烦,最后他只是轻声问:“你喜欢我,所以我便要喜欢你,若是不喜欢你,这便是我的罪过,所有我喜欢的,你都要毁掉,是吗?”

    是吗?

    永和公主被她问的怔住,退后了好几步才扶着石桌勉强站稳,忽然间她面色雪白,如同一瞬间顿悟:“你是为了卫安?为了那个贱丫头,为了替她出头,所以这样对我?”

    卫安卫安卫安,自从她人生中遇见这个人开始,便好像总没有什么好事,所有该是她的都不是她的了。

    可是卫安到底有什么好?

    她控制不住自己,撑在石桌上双眼紧紧盯着沈琛,似乎不得到这个答案就不肯罢休,她冷冷的又带着些绝望和倔强的问:“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对卫安从来都轻言细语,她喜欢的你便都要替她办到,她不喜欢的,就譬如我,你就非得铲除不可?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难道的心意对你来说,就真的一文不值吗?”

    “真的一文不值。”沈琛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她说:“我只觉得你这样毁天灭地的喜欢是一种深得不能再深重的负担。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你了解我什么?就算你了解我,可是难道你喜欢我,我便一定要喜欢你,不能去喜欢别人?我并没有欺骗你什么,更没有许诺过你什么,我从头至尾都清清楚楚的告诉了你,我只要一个卫安。”

    “可你并不能听进去。不仅不听,而且还做了许多让我不能容忍的事。”沈琛看着她,似是觉得遗憾:“什么事都不是一天就到了这个地步的,公主,今时今日,您想一想,您到底做过多少的错事,又对卫安做了些什么或许对您来说,这不过是铲除碍脚的石头,可是对我来说,你却是在杀我心爱的人,我无法容忍。”

    无法容忍,所以宁愿把她这个麻烦给除掉吗?

    永和公主哭出声来:“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有哪里不好?!卫安到底又比我好在哪里啊?!”

    就算是到了现在,她纠结的也是卫安到底是有哪里好的,她又有哪里不好的,而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惹祸过了头。

    沈琛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客气:“公主,不管好不好,我喜欢的都只有她一个。她喜欢什么,我便喜欢什么,她讨厌什么,我便也讨厌什么,这些都是不需要理由的,若是实在需要找一个理由的话,那没有法子只能说,大约是我天生便是为了娶她而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