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八·来问-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九十八·来问

    明明家里烧了地龙,屋子里温暖如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平安侯夫人在平安侯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只觉得透心凉,好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他们平安侯府早就因为上次求助定北侯府卫老太太的事情跟临江王府暗地里有了某种默契,之间虽然没有过多明面上的往来,可是该有的关键的联系还是有。

    如果一旦出事,那么,临江王府肯定是会要求他们做些什么的,要是他们什么都不做,临江王府还不彻底毁了他们?

    可是要是做了,那么德妃这里又绝不会放过他们。

    这样想来,他们现在竟然就好像是被架在了火上烤,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平安侯夫人虽然没有上火,可是现在也觉得从喉咙痛到了牙根了,呆坐在椅子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只说到这里,还来不及再说些其他的私房话来彼此安慰,便听见外头的门被敲响了。

    这么晚了,恐怕又是那样通家之好仗着关系一定要过来探问消息的了,平安侯夫人也烦得厉害,面色不大好的看了平安侯一眼。

    平安侯冷冷的摆了摆手,极为不耐烦:“让大儿媳妇出面打发了吧,就说你病了,以后就拿这个借口,闭门谢客。阁老们一个个都是人精,看出势头不对,都不作声,我们在前头要是当了出头鸟,到时候两边都不讨好,哪里还有活路呢?”

    平安侯夫人知道他说的是正理,答应了一声就想吩咐下去,谁知道管事媳妇儿一进来,开口却是说:“侯爷,夫人,平西侯来了”

    平安侯便立即站了起来,连手边的茶盏被拂落在地了也顾不上,惊疑不定的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

    说曹操曹操到,刚为了到时候到底是帮不帮临江王府的人而烦恼,现在竟然沈琛就来了,这么巧?!

    平安侯夫人转头看着他,也是一脸的惊疑不定:“侯爷,见还是不见?”

    怎么能不见?

    上次欠了卫家和临江王府天大的人情,这个把柄已经握在了人家手里,要是这个时候不见,到时候说不得沈琛和楚景吾就鱼死网破,把他们一起拉下水了,哪里有不见的资本?

    他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理了理衣裳,冷静的吩咐:“带侯爷前往水镜厅。”

    水镜厅是平安侯自己的书房,向来是把守严密的,府里除了他自己跟世子,并没有人能轻易进去。

    平安侯夫人顿了顿,见他要走,急忙也跟着走了几步:“我也跟着一起去,好歹我跟卫老太太有交情,如果到时候沈琛提出我们实在不能帮忙的要求,我也能帮着说上几句话。”

    沈琛中意卫安,这已经是京城众人皆知的事了。

    如果不是隆庆帝忽然身体出了问题昏迷不醒,恐怕赐婚的圣旨都早已经下了,他们也都知道,沈琛肯定是会给卫家的人的面子的。

    平安侯夫人也知道在利益和性命攸关的问题之前,这情谊未必能抵得上什么用处,可是到底是聊胜于无不是?

    平安侯没有反对,两人快步打了灯笼进了水镜厅,就看见了沈琛的下属,急忙冲他点了点头。

    汉帛也恭敬的回了礼,候着他们进去了,才在外面寸步不离的守着。

    一进了花厅,看着站在水晶灯前的沈琛,平安侯便急忙笑了一声,喊了一声平西侯,便急忙上前见礼。

    虽然他辈分和年纪都比沈琛大的多,可是按照爵位,两人却都是一样的侯爵,他自己道士没什么放不下脸面的。

    沈琛也不失礼数的回了礼,便开门见山的道:“我听说,圣上出事当晚,是侯爷当值?”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平安侯顿了顿,迟疑了一瞬才点了点头:“虽然是我当值,可是当时我正在巡逻,并不驻守太极殿,等我听见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圣上已经昏迷了,身边的安公公惊慌失措的去请了彭德妃来主持大局接下来的事情,我也插不上手”

    这是在跟沈琛说,他什么都不知道,而后来的事情,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都是人精,他相信沈琛听得懂,他已经老了,其他的事力所能及的当然也可以帮,可是现在这样的大事,他是连念头都不敢动。

    沈琛果然听懂了,他似笑非笑的看了平安侯一眼,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轻声道:“侯爷,我只是有些事情想来问问您,至于其他的事,咱们过会儿再谈,您看怎么样?”

    他不说目的,也不说帮忙,只是说有问题要问,平安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若是我知道的,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侯爷尽管问吧。”

    沈琛点了点头,笑道:“侯爷也别太紧张,我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想问问侯爷,您是不是也察觉出来事情不对劲了?”

    平安侯跟平安侯夫人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

    好一会儿,平安侯才带着些恼怒的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只是掌管宫内禁军的”

    沈琛没在乎他的怒火,他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平安侯,冷静的道:“侯爷!”打断了平西侯推诿的话,他才不紧不慢的道:“侯爷,您要想清楚了,我知道,事不关己,大家都想各扫门前雪。可是您是聪明人,应当也知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吧?想想看那些真人们,当初圣上多看重他们,可是现在呢?圣上一旦出事,他们立即便被戴上了妖言惑众的帽子,在诏狱里受尽折磨”

    平安侯额头渐渐渗出了冷汗。

    沈琛见状笑了一声,便又继续道:“还不止是这些,林三少也出事了,他手底下的人贪污受贿,供出了三少来,说是三少跟那些真人有勾结,是收了那些真人的银子,把那些真人的供词都给改了”

    锦衣卫竟也受到了影响,要换血了?!

    平安侯更加确定心里的猜测,不由得震惊的看向了沈琛,心里纠结的厉害,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