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酒吧邂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章 酒吧邂逅

    降头是一种流行于东南亚的邪术,跟许多人一样我对降头的了解也源于影视,据说降头师只要有你的毛发、血液、物品等任意一样就能杀人于千里,非常神奇,我一度认为肚子里长出玻璃、脑子被虫子吃掉这些桥段是影视搞的噱头,因为太扯了,完全不符合科学,然而当我真正接触降头的时候,才发现这世上还有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了。

    这个故事要从我在泰国芭提雅的酒吧艳遇说起。

    我叫罗辉,浙江温州人,虽然温州人很会做生意,但我却不是那块料,早些年我一直在深圳打工,后来学人做生意开了家灯具店,不过因为竞争激烈和经营不善,不到三个月就撑不下去了,不仅赔了多年的血汗钱,还欠了十多万的外债没法还,最后落得跟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一样的下场,跑路。

    我有个大学同学叫吴添,是我的老乡,上大学那会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只是毕业后大家各自忙碌事业鲜有联系,听说他在泰国芭提雅卖情趣用品发了财,我寻思找他借点钱解燃眉之急,有些话不好在电话里开口,于是我买了些家乡特产跑去芭提雅找他去了。

    到了芭提雅后吴添热情的招待了我,不仅带我参观了景点,还带我去浴场马杀鸡、看人妖秀,不过当我提到借钱的时候他就开始打太极,顾左右而言他,我不禁感慨,学生时代的情谊早被世俗冲击的荡然无存了。

    在芭提雅玩了几天吴添始终没正面回复,我也不想为难他,打算回国了。

    在回国前的那个晚上,我心情低落,独自跑去海边酒吧买醉,几杯烈酒下肚我抛开了烦恼,走进迷乱的舞池,放肆摇晃宣泄情绪。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身边多了一个身材火辣的泰国妞,酒精的作用让我胆子大了不少,我上手搂她贴身热舞,她没拒绝,几番试探后我拿出房卡暗示了下,没想到这妞比我还主动,勾魂一笑,拉起我就跑出了酒吧,我心中暗爽,没想到这种地方泡妞这么容易。

    一进房间我们就天雷勾地火,搂抱着就滚到了床上去。

    我们在房间里度过了疯狂的一夜,直到凌晨我才疲惫不堪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泰国妞已经走了,昨晚还真是回味无穷,这泰国妞不仅功夫了得还很懂事,游戏结束自己就走了,什么麻烦也没有,这次泰国之行虽然没借到钱,但也算没白来了。

    我看了看时间,发现睡过头了,离登机没多少时间了,这才赶紧收拾东西赶去机场。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喝多了玩的太疯,头疼欲裂,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了,我强忍着难受上了飞机,在飞机升上天的时候难受的感觉更强烈了,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赶紧拿起呕吐袋一阵狂吐,边上的乘客掩鼻的掩鼻,皱眉的皱眉,对我怨声载道。

    吐完后多少舒服了一点,不过肠子又开始鸣叫了,肠子在打结似的疼得我冷汗直冒,一股气体在肚子发酵,朝着尾端就涌去了,我知道这是要拉了,但飞机正在上升不能离开座位,卫生间也处于关闭状态,没办法只好夹紧双腿忍着了。

    幸好飞机很快就平稳了,我扯开安全带冲向卫生间,不过还没到卫生间我就憋不住了,一个战栗,一泻千里的感觉传来,双眼一黑栽倒在了过道上。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在病房里躺着了,吴添郁闷的坐在边上,我撑着坐起问:“老吴,我这是在?”

    吴添无奈道:“老大,当然是在泰国了,够有面子的啊,整架飞机都因为你返航了,你还把机舱里弄得臭气熏天,这么大人了连泡屎都憋不住,也是没谁了。”

    我有点恍惚,这才想起飞机上的一幕,好在当时晕倒了,不然那场面真是太尴尬了。

    吴添说:“医生检查过了,说你可能是水土不服又或者吃了太多凉性水果,拉肚子虚脱了,我帮你改签了,明早的飞机。”

    我没吭声,只是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吴添以为我还在为借钱的事生气,忙跟我解释,说我来的太不巧了,本来这几年他经营情趣用品赚了些钱,后来野心大了想扩张,于是在罗勇那边投资了家工厂,打算自己生产情趣用品,没想到赔的血本无归被打回了原形,如今只能守着一家小门面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没想到吴添也遇到了难处,真是难兄难弟了,我表示理解就没在提借钱的事了。

    既然医生检查过没什么事,我也没多想,在医院躺了一天就回国了。

    回国后我发了一个星期的烧,打了好几天的吊水才见好,病好后我收拾心情投奔了广州灯具城里的表哥,负责上门安装,打算东山再起。

    两个月后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女人,这女人叫小雯,长的很精致,身材前凸后翘,十分惹火,光是那双黑丝大长腿都足够玩半年了,在给她家安装吊灯的时候她一直找我聊天,罗哥前罗哥短的,叫的我腿都酥了,还殷勤的给我端茶送水。

    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多年什么没见过,虽然小雯没说,但我一眼就看出了她是有钱人包养的情妇,常年独居,这是想勾引我排遣寂寞了。

    我不是坏人但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有的吃从来不浪费,加上血气方刚,哪受得住她言语的暗示,确认可以吃后立即顺水推舟,不消片刻我们就搂抱在一起滚到了床上去,正当我想进入主题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阵眩晕,小雯的脸在我眼前扭曲了起来,被不断的拉长变形,最后连整个房间都扭曲了起来。

    我眨了眨眼视野恢复了正常,美色当前我没想太多,不以为然的趴下继续,哪知呕心感突然袭来,干呕一声就吐了,还把污物直接吐到了小雯雪白的心口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错了,污物里竟然还有蛆在蠕动!

    “啊~~!”小雯花容失色尖叫了起来,当场就吓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