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夺命信-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01章 夺命信

    不用说也知道这个孩子就是王济民了!

    经过多次打探王济民总算查到廖师傅在曼谷的情况了,他开始制定连环的报仇计划。

    第一步是折磨廖师傅身边的亲人,让他也感受失去亲人的痛苦第二步是让廖师傅身败名裂,让他生不如死,在失去儿子和失去最看重的名誉后,第三步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廖师傅可能会选择走绝路,而王济民又可以置身事外,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为了能顺利的实施计划,王济民吃了很多苦头,为的就是赚到足够的钱,这些年来他什么事都干过了,贩毒、倒卖枪支、拐卖人口、骗术,什么来钱快他就干什么,等攒够了足够的钱后,他就开始实施计划,他打听到泰国邪术横行,觉得是个不错的手法,于是千方百计的搭上阿赞力,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王济民扬起了嘴角:“我这个计划算到了任何一环,唯独把你们给算漏了,不过也没所谓了,因为你们的出现反倒让我有了更好的灵感,只是可惜了奈娜这个好姑娘,如果廖顺昌有忏悔之心,势必会选择自杀,就算没有忏悔之心也没关系,他的杀人罪是洗脱不了了,听说泰国没有死刑,那就让他在牢里慢慢忏悔,生不如死的度过晚年,哈哈哈。”

    这话听上去很歹毒,可我却对王济民恨不起来,我的内心甚至开始偏向王济民了,我在心里试问自己,如果这事发生在我身上我会怎么做,也许我也会选择这么做。

    王济民的故事一说就说了个把小时,阿赞峰有些不耐烦了,问我们到底想怎么解决这个人,要杀就快点,他可以帮我们动手,不杀就赶紧走,省得浪费时间。

    正当我们迟疑不定的时候赖拉给我们打来了电话,哭着说她现在去了医院,女儿在家有阿赞鲁迪看着她也放心,廖师傅在医院用床单上吊了,警察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气绝身亡了。

    我拿着手机呆呆的看着王济民,他似乎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他想要的结果发生了!

    赖拉说他公公还留下了一封信,但这封信没有署名,也不知道写给谁的,不是泰文,但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因为用词用字根本没有语法可言,赖拉懂一点所以看得出来。

    我意识到了什么,畲族是没有自己文字的,用的是汉字,但音调和读法却截然不同,这封信很可能是用畲族人的读法来写的!

    我让赖拉把信的内容拍下来发给我,然后当着王济民的面念了起来,因为不是连贯的语句,读起来卡顿很多,好在字我都认识,还是顺利的把它念了下来,我想这封信应该是廖师傅临终前的忏悔了。

    哪知道王济民听完信的内容后浑身发抖,双手紧紧握拳,脸部肌肉抽动,眼神里充满了杀气,突然他毫无征兆的扑向了我,掐着我的脖子就龇牙叫道:“我杀了你,杀了你!”

    我被掐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黄伟民完全没有反应,阿赞峰也像是看热闹似的站在那一动不动,直到我被掐的吐了舌头,阿赞峰突然过来勒住王济民的脖子,面无表情,冷酷无比,手起刀落,只见冷光一闪,王济民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线,血慢慢渗了出来,突然就花洒似的喷射状,喷溅了我一脸。

    “我的妈呀。”黄伟民被吓坏了,一下靠到了墙上惊慌失措,嘴里嘟囔着我听不懂的福建话。

    我都懵住了,站在那没有反应,只是大口的喘气。

    王济民双手捂着脖子,死死瞪着我,仿佛把我当成廖师傅了,他的双眼充血,眼神复杂,仿佛夹杂着怨恨、痛苦还有绝望,很快他就支撑不住了,连嘴里也开始冒血,踉跄了一下就跪到了地上,脑袋耷拉了下来,血仍在不停的从脖子上涌出来。

    我慌乱的后退了两步,阿赞峰像是还没过瘾一样,拿着那把他用来割尸体下巴炼尸油的小刀,示意我和黄伟民转过头去,我们两个根本就没反应,阿赞峰见我们没反应也就不管了,直接提拉起王济民的头发,把他的头提的仰面朝天,突然将小刀插进了他的眼窝,刺破了王济民的眼球,跟着开始念动经咒,不知道在干什么。

    “啊。”“干林娘!”

    我和黄伟民几乎同时发出了惊呼,我的腿顿时就软了,踉跄的朝巷外跑去,黄伟民紧紧跟着我跑了出来,直到远离了小巷我们在双手扶膝大口喘着气。

    “妈的,一直听说黑衣阿赞杀人不眨眼,这会总算是长见识了,太残忍太吓人了,我的小心肝啊,我差点都吐了。”黄伟民脸色惨白喘着大气说。

    刚才那一幕震撼的我都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阿赞峰杀起人来这么残忍,我这是跟了一个变态的杀人狂啊,即便王济民该死也用不着这么对待他吧,我浑身颤抖的靠到了墙上。

    “喂,你没事吧,该不是吓傻了吧?”黄伟民推着我问。

    我机械的摇摇头,拿起手机看了下,这封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为什么王济民听完后突然就发了狂,甚至都把我当成了廖师傅,如果不是这封信王济民也不会死了。

    这时候阿赞峰从巷子里走出来了,只见他从衣服上撕下一块碎布,擦拭着双手的鲜血,表情淡定自若,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我迎上前去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阿赞峰无动于衷,黄伟民又用泰语问了一次,阿赞峰回答的很简单,我也听懂了,他说:“这个人感觉该杀。”

    我怒道:“他的确该死,我也不怪你杀了他,可就算你要杀也不能这么残忍啊,人都死了你还插他眼珠。”

    阿赞峰皱了下眉头,黄伟民把我的话翻译了过去,阿赞峰说王济民临死前把我当成廖师傅了,怨念极重,他要是不这么做我很容易被王济民的阴灵缠上。

    听到这话我的怒气也消了,原来阿赞峰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