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阴料黑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03章 阴料黑市

    曼谷虽然是泰国的首都,也是国际都市,表面看上去很光鲜,但背后却是满目疮痍。

    由于泰国政府允许私人拥有土地,因此经常能看到有些地方被莫名其妙的用铁丝网隔离开来,到处都能看到繁华的高楼和木屋铁皮房紧邻的奇景,整个曼谷的贫富差距巨大。

    曼谷是以大皇宫为中心向外扩散,第一圈是寺庙和官方建筑,第二圈是商业圈,第三圈是住宅区,最外面紧邻湄南河的则是贫民区。

    阿赞鲁迪带我们去的黑市就位于湄南河沿岸,那里有大量贫民的简陋棚屋,这些棚屋大多是木质结构,从河岸延伸出来建在水上,以几根木桩打进河道淤泥里架着,大大小小规格不一的棚屋紧邻河岸两侧,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一景。

    阿赞鲁迪通过黄伟民向我介绍,黑市只在夜幕降临才开市,白天那一带就是贫民居住的房屋,我心说这倒也符合字面的意思,很多阿赞师傅都会租下棚屋前的那块门廊,作为自己的摊位,在门廊上点一盏油灯,又或者在木柱上悬挂一个骷髅头灯笼。

    车子在湄南河沿岸的贫民区停了下来,进入黑市需要走水路,在一个渡口上停着专门供阿赞师傅搭乘的小船,船家大多是这一带的贫民,靠送阿赞师傅进黑市赚取微薄的收入。

    我问是不是只有阿赞师傅才去黑市购买东西,黄伟民笑说我太想当然了,黑市卖阴料没错,但很多龙婆也会加持阴料,也会来黑市,龙婆修的是正统小乘佛法,经咒属于白法,可以让阴料里的阴灵得到超度和解脱,有时候龙婆为了救人也会进入黑市购买阴料。

    黄伟民根本就不想去黑市,觉得那地方晦气,想在河岸上等我们,不过我硬拽着他上了船,因为我需要一个翻译。

    小船划行在河道上,深夜的河道上很寂静,只能听到小船划水的声音和一些虫鸣声,两侧全是延伸出地面悬空架在河道上的棚屋,把河道挤的很窄,由于这个点居民都睡觉了,看不到一丝灯火,安静的有些过分,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随着小船深入水上棚屋区,我逐渐看到了火光。

    只见这一带的棚屋门廊里大多坐着阿赞师傅,他们基本上都是一个状态,闭着眼睛盘坐在那,像是修法又像是国内道士在打坐,在他们的身边摆着一盏油灯,前面铺着毯子,摊位上罗列了各种各样的阴料,有装着不同种类的尸油小**,以及各种漆色的古曼童,骷髅头更是常见,几乎在每个摊位上都能看到。

    环顾河道两侧,到处都点着油灯,气氛森幽,我看到了阿赞鲁迪说的骷髅头灯笼,就是在中空的骷髅头里点上一根蜡烛,烛火从骷髅头的眼窝和嘴巴里透出来,跟美国人万圣节玩的南瓜灯很像,可能是因为这些骷髅头全是真人的,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黄伟民抚着双臂,估计是起鸡皮疙瘩了。

    小船在河道上划了一阵子,阿赞鲁迪示意船家朝边上的棚屋靠去,这棚屋门柱上的骷髅头烛火已经熄灭了,应该是象征不做生意的意思,登上棚屋门廊后阿赞鲁迪又把烛火给点上了。

    我看到了他的摊位,只见一块毯子上罗列的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棺材钉、脏兮兮的裹尸布和卷曲捆扎的裹尸线,还有各种标注a、b、c型号的尸油小**,还有一个跟痰盂似的坛子,上面盖着盖子,有点像国内腌制泡菜的坛子。

    我好奇心很重打开坛子看了眼,顿时吓一跳,只见里面是一具黑色的孩童尸体,尸体好像还被切割成了好几块,就这么诡异的泡在油腻腻的黑水里,别提有多瘆人了,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国内用动物泡酒的习惯,跟这很像,一问阿赞鲁迪才知道差不多就是一个意思,只不过他这坛子里泡得不是酒,而是陈年尸水,是一种下降常用的辅助材料,一些能力低的阿赞师傅嫌加持麻烦不愿制作,就会来购买,就像打散装酒一样,需要的时候来打个二两。

    黄伟民也看到了这一幕,脸色惨白,骂我手贱让他看到这些东西,说非做恶梦不可,我说我又没让你看,是你自己眼贱还赖我。

    我们平复了半天才慢慢适应了,盘坐下来认真看起摊位上的东西,阿赞鲁迪卖的东西很杂,除了正常理解的尸油、头骨、婴尸水、裹尸布这些阴料外,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比如鱼钩、泥土、碎玻璃等东西,我甚至还看到了一个被压扁的可口可乐易拉罐,这些东西让人难以理解,黄伟民也感到好奇,主动发问。

    阿赞鲁迪告诉我们这些东西全是杀死横死之人的凶器,鱼钩是一名被鱼钩钩破喉咙的泰国妇女的凶器,是鱼钩降绝佳的材料,中降者会产生被鱼钩钩住喉咙的效果,非常痛苦,碎玻璃、锋利的易拉罐都是一个道理,那些泥土是埋过横死之人的,这些东西的价格从几百泰铢到几万泰铢不等。

    我和黄伟民直咋舌,黄伟民不禁感慨:“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卖假佛牌了,专门搜罗这些乱七八糟的阴料,成本这么低,拿到黑市又能卖高价。”

    我冷笑说:“那可未必,没准成本更高,你想啊有几个人会被易拉罐杀死的,想要找这种阴料,估计你得亲自杀人,阿赞师傅们找这些阴料肯定没少花时间。”

    黄伟民若有所思点点头,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在摊位上呆了大半个小时,还真有不少身上有纹刺的阿赞师傅上来看东西,询问价格,那枚鱼钩很快就以两万泰铢的价格卖出去了,这枚看似普通的鱼钩没想到能卖到这么高的价格,让我很吃惊。

    “你说这些东西怎么分辨是不是阴料?”我嘀咕道。

    “这还不简单啊,但凡是阿赞师傅都有法力,拿着一念经就能感觉出来了,刚才那人其实在看鱼钩的时候就已经进行了分辨,你以为随便找枚鱼钩就能卖两万泰铢,别做梦了。”黄伟民说。

    可能是这里聚集了太多阴料,阴气特重,我们在黑市呆了半个小时就有点不舒服了,我们打算离开,在临走前阿赞鲁迪告诉了我一个消息,他说最近一段时间尸油鬼王古路柴可能会来泰国。

    我激动不已,这说明我有机会接近尸油鬼王古路柴了,或许我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