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阴料宝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04章 阴料宝藏

    我问阿赞鲁迪,尸油鬼王古路柴一直隐居在柬埔寨深山修法,怎么突然要来泰国了?阿赞鲁迪说是因为那个人眼琥珀。

    这事怎么跟人眼琥珀扯上关系了,我有点没明白过来。

    阿赞峰这时候插话了,他说通过他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了那个丝罗**为什么会有人眼琥珀,这个丝罗**叫乃密,是泰国本土不入流的黑衣阿赞,要不是有人眼琥珀的帮助他根本无法修炼飞头降。

    当天乃密之所以匆忙去邮局网点还撞上李娇,是因为要到邮局网点收清迈发来的阴料,这块阴料能让他的反噬没那么快发作,但李娇这个替死鬼的出现让他放弃了这块阴料,因为替死鬼能让他直接保命。

    “既然乃密没拿这块阴料,那邮局网点那个阴料包裹呢?”黄伟民追问道。

    阿赞峰说被别的阿赞师傅感应到,并想办法偷走了,根据调查得知这块阴料已经落入了阿赞湿手中。

    “阿赞湿?!”黄伟民吃惊道。

    我看黄伟民这么吃惊,估计听说过这人,问他这个阿赞湿是什么来路。

    黄伟民说:“这家伙最近几年在泰国邪术界很红,还被奉为泰国最新一代的鬼王,香港的《怪谈》节目都对他进行过探秘,我记得杜勇跟我说过这个人,说这人酷爱揭人短,嘴巴很贱,爆了不少邪术界的黑幕出来,并以此炒作自己,在泰国邪术界树敌无数,偏偏这家伙黑法修为极高,等闲之辈与他斗法都会败下阵来,泰国的阿赞比、阿赞苏斌在泰国也算是响当当的黑衣阿赞了,都斗不过他,成了他的手下败将,还有个古巴师傅叫古巴塔姆尼,因为斗法输给他,现在到处找阿赞湿想报复他,网上很多卖佛牌的论坛里都有古巴塔姆尼出的悬赏令,古巴塔姆尼苦于没有能力对付阿赞湿,最后不得不求助黑势力,黑势力把阿赞湿的驻地都给炸了,也没找到人,这事闹的很大,据说连柬埔寨边境山里的鲁士师傅都知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对阿赞湿有了一些了解,可这跟尸油鬼王古路柴来泰国也没关系啊。

    阿赞峰继续说,他说这包裹里的阴料跟人眼琥珀差不多,据他打听到的可靠消息得知,这是一个琥珀手指,也是属于十三世纪宫廷古巴加持出来的阴料,有人在以高价贩卖这些东西,消息传开来后,许多黑衣阿赞都想得到这种古老的阴料,以助自己修法,于是到处寻找这个人,不过这个贩卖的人藏的极深,除了卖给丝罗**乃密这种阴料外,没有卖给过其他的黑衣阿赞,至于乃密是怎么搭上这个人的不得而知。

    我想起了杜勇说过的话,他说这种黑法阴料早就被集中销毁了,流传到现在几乎没有了,怎么现在一下出了这么多,这个人又是从哪里搞来的?

    阿赞峰说消息可能都传到了柬埔寨去,这就是尸油鬼王古路柴要来泰国的原因了,因为他意识到这种十三世纪的黑法阴料很可能并没有像传说的那样被集中销毁,而是被秘密保存了下来,有人发现了这批黑法阴料秘密保存的地点了,而且数量巨大,这对于黑衣阿赞来说无疑是个宝藏。

    阿赞峰还说十三世纪孟莱王兰纳王朝的宫廷地点就是现如今的清迈,所以这段时间有很多黑衣阿赞往那边秘密聚集,这当中甚至还包括白衣阿赞和正统的龙婆僧!

    清迈现在很不太平,经常出现死法离奇的杀人案,警方怎么查都查不到凶手,但邪术界的人都知道这是黑衣阿赞斗法的结果,邪术界人士为了这批宝藏已经蠢蠢欲动了,腥风血雨即将来临,不单只是泰国邪术界,连周边的什么尼泊尔、印度、柬埔寨、不丹、老挝、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地的邪术人士也都在活动,甚至连中国的蛊师都出现在了清迈,邪术界很可能会掀起一次前所未有的斗法大战,而这一切的关键却在一个未知的卖家身上,谁能率先找到这个人,或许就会成为这批宝藏的主人!

    “靠,阿赞力来泰国不仅仅只是接了王济民的活,他应该没有回澳门,而是。”我皱眉道,黄伟民插话说:“他应该是去清迈了。”

    我看向了阿赞峰和阿赞鲁迪,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去,黄伟民也想到了这点直接发问了,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们也会去,没想到一个人眼琥珀居然牵出了这么大的事来!

    “你个法力值零的家伙不会也想去吧,那地方现在可是风头浪尖,陷进去怎么死都不知道了,还是趁早打消这念头。”黄伟民提醒道。

    我叹了口气说:“既然尸油鬼王古路柴要去,我自然也要去,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阿赞峰估计听懂了我在说什么,点点头说了几句,意思是要带我一起去,如果能接触到尸油鬼王古路柴,比我去找那不靠谱的完整法本化解尸油降来的更好,阿赞鲁迪作为尸油鬼王古路柴的挂名徒弟,如果他能从旁协助机会还是有。

    阿赞鲁迪这时候说他愿意帮助我,但能不能行他不敢保证,不过这事才刚刚开始,目前去清迈的大多都是一些能力很低的法师,阿赞鲁迪说先让他们为了找那个卖家自相残杀一阵子,高手一个都没出现,还都隐藏在暗中观察情况,尸油鬼王古路柴什么时候来还不确定,等他到了泰国肯定会跟阿赞鲁迪接触,到时候阿赞鲁迪在想办法帮我。

    阿赞鲁迪还说现在泰国很不平静,不光只是清迈,我全身都是阴法刺符,最好想办法掩饰起来,否则很容易变成活靶子。

    我有些发慌,阿赞峰拍拍我肩膀示意不要害怕,有他在我不会有事。

    从黑市离开后我跟阿赞峰回了驻地,我暂时抛开了这事,白天去学校学泰语,晚上就跟着阿赞峰出去办事,又或者替他找阴料。

    吴添这段时间也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店里的装修结束了,我发过去的货也都铺上了,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