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开门迎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05章 开门迎客

    佛牌店开张是头等大事,身为投资人不能坐视不理,尸油鬼王古路柴来泰国没这么快,我决定回一趟国,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在培训中心的系统学习,我的泰语大有长进,跟阿赞峰交流已经没问题了,我把国内的情况说了下,阿赞峰表示了理解。

    在回国之前我给朱美娟打了个电话,问了她的近况,她说在家里都休息够了,还胖了好几斤,也想尽快参加工作,我把店里的情况告诉了她,她很激动,表示可以马上启程去武汉。

    几天后佛牌店顺利的开张了,因为这个行业跟迷信有关,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搞什么庆典吸引顾客,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开张了,倒是刘胖子给我们送来了花篮,刘胖子对我在泰国救他的事很感激,还特地请我们吃了顿饭。

    从刘胖子嘴里我得知了赵威的最终结果,赵威被抓进去判了五年,刘胖子去探望过一次,赵威的情况不太好,变得很神经质,每天都说自己听到婴儿哭声,晚上不睡觉,吵得狱友经常暴揍他,经过精神病专家的会诊,断定赵威得了精神分裂症,警方决定监外执行,将他转到了武汉六角亭精神病院里羁押。

    刘胖子有点自责,还说早知道阴牌有这么吓人的副作用,当初就不让赵威请阴牌了,好歹也是亲戚,现在看着赵威这样,刘胖子心里也不太舒服。

    这种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了,我也不能为赵威做什么了,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

    经过泰国遇险和赵威的事后刘胖子看到了降头和阴牌的副作用,再也不敢乱来了,对我他更是信任,我们因此也成了朋友,在刘胖子的照顾下,我们在市场里站稳了脚跟,不过佛牌店毕竟是冷门行业,刚开张那几天虽然有很多顾客因为好奇而进店,但却没有一个人购买,这让吴添很焦急,我让吴添别急但他还是坐不住,决定在武汉三镇跑跑业务,去各大人流密集的商业圈发名片和小广告。

    朱美娟对各种类型的正牌很熟悉,也用不着培训,一个人看店没问题,我看已经上了轨道就决定去泰国。

    这天我坐在店里摆弄手机,打算订机票,这时候店里进来了个人,我抬头打量了一眼,是个中年男人,约有四十多岁,这男人戴着黑框眼镜,镜片很厚,从我坐的角度都能看到镜片上一圈圈的纹路,近视度数不低,他上穿一件已经发黄的白衬衫,下穿一条灰色西装裤,衬衫紧紧的掖在裤子里,脚上穿着一双凉鞋,手上拎着个款式很老的黑色公事包,他的打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为人师表的人民教师,我爸以前就跟这人的打扮差不多。

    朱美娟见来了顾客,连忙迎上去招待,问他想请什么类型的佛牌,男人并不说话,只是含笑低着头,仔细打量着柜台里的佛牌,朱美娟跟在他身边,准备见缝插针的介绍佛牌。

    男人把几个柜台里的佛牌全都看了个遍,想问什么但没开口,迟疑了下还是出去了,朱美娟有点丧气,撅着嘴坐到了我身边来说:“这都开张几天了,一笔生意都没做成,连进门询问的人都没几个,好不容易来个顾客却连问都不问就走了,好歹给我个介绍机会啊,我感觉自己的语言沟通能力都快退化了。”

    我笑说:“你这不是挺能说的嘛,别急啊,这行毕竟是冷门了解的人不多,有这情况也很正常,我本来就没对实体店的生意寄予厚望,主要还是靠人脉关系,就像隔壁的刘胖子,店里做的第一笔生意都是他介绍的。”

    朱美娟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有实体店会增加客户的信任度,以前我在毛贵利那上班的时候情况其实也差不多,来的顾客大多都是熟人介绍的。”

    我说:“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嘛。”

    朱美娟这才笑了说:“我也知道这个理,可毕竟店里没生意我也急,不能白拿工资啊。”

    我想了想问:“你知道刚才那个人为什么进来看了一圈又走了吗?”

    朱美娟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打趣说:“你这是业务不精啊,要学会看人,你看他的打扮古板守旧,跟社会有点脱节,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我敢保证这人不是为人师表的学校老师,就是整天关在家里又或者实验室沉浸在自己领域内的人,他能进佛牌店肯定下了很大决心,说不定早就了解过佛牌的功效了,就是冲着咱们店来的,可能是想要那种增强桃花运或者女人缘的佛牌,但面对你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你信不信他肯定还会在回来?”

    “你这都把人心里想什么看穿了,有没有这么准啊?”朱美娟一副娇嗔模样侧目看我,将信将疑。

    就在她的话音刚落那中年男人果然返回了店里,朱美娟有些吃惊,正打算起身去招呼,我给她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去忙别的,这个客人我亲自招呼。

    这男人有些紧张的抓裤线,发出很小的声音:“请问罗大师是在这家店吗?”

    我迎了过去说:“我就是。”

    得到确认后男人从公事包里取出名片递过来,说:“我在电**车上发现了这张名片,以前听人说过泰国佛牌,有点好奇,我的家就住在汉正街附近,所以下班顺路过来看看,希望罗大师能给我介绍介绍。”

    原来是吴添发名片、小广告吸引来的客人,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

    这人也太有意思了,我们打开店做生意就是明买明卖,他又何必这么拐弯抹角死要面子,要真只是好奇来看看,就不会走了又来还直接找我介绍了,他的表现明显是想请佛牌了。

    我很清楚有些人性格天生就这样,我也不好揭穿,于是把他请到了会客区坐下,他坐下后双手本能的放在了腿上,显得很拘谨。

    朱美娟泡了茶端过来,俯身将茶放下,男人的目光下意识朝朱美娟翘起的臀部和穿着丝光袜的大长腿上打量了眼,然后慌乱的目光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