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真实意图-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09章 真实意图

    吴添白了我一眼,他是觉得林总是有钱的大客户,这么直接拒绝有点可惜,可有些东西明知道行不通也不能害人家啊,做生意起码的诚信还是要有的,我可不想做黄伟民那样的假佛牌商。

    吴添端起酒杯笑呵呵的敬林总,说这个也不一定,泰国那边神佛多如牛毛,总有适合酒吧供奉的,还让林总到时候真有需要可以找他详谈,说着就把名片递了过去,林总笑着接过名片,眼神却瞟向了我身上的纹身,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林总这个人心机很深,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和蔼可亲,如果只是为了酒吧生意请神佛供奉,完全可以请财神爷啊,财神爷通过和尚和道长的开光,具有同样的功效,干嘛要请泰国的神佛?

    酒过三巡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了,不得不说潜江的油焖大虾味道是真不错,比国内其他地区的小龙虾做的好吃,汤底是拿滋补类的中药熬制的,但中药味又被八角、花椒、桂皮等香料综合了,口感极佳,就是有点太辣了,南方人有点不扛辣,不过我们仍是吃的满嘴流油,朱美娟完全把形象都抛了,撸起袖子抓着大虾吃的无比欢乐。

    林总看了看时间,起身说要去酒吧看看了,盛情邀请我们一同前往,今晚一切的开销他包了。

    我有些累不太想去,主要还是在芭提雅酒吧的遭遇把我搞怕了,现在一听到酒吧就有点后怕,但朱美娟、吴添和刘胖子热情很高,没办法我也只能服从了。

    我们去了江滩的酒吧街,我们都是头一次来这边,很快就被这里的繁华吸引了,沿江大道上有很多历史建筑,风格独特,刘胖子跟我们介绍说这里以前都是租界,所以留下了很多风格不同的建筑,跟上海滩有得一比。

    林总的酒吧位于武汉港附近,就在江滩的进口上,地位位置极佳,不过当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没多少人,粗略一数也就七八桌,二十来人,生意确实很惨淡,气氛就别提了,连dj都懒洋洋的在那搓碟,喊麦都懒得喊了,难怪林总提出想请尊神佛坐镇酒吧了。

    林总把我们安排在了dj台对面的vip卡座里,叫服务生给我们开了**皇家礼炮,一**皇家礼炮在酒吧的标价可不便宜,这让我们受宠若惊,我更怀疑林总是别有所求了。

    可能是刚才吃了太多小龙虾,肚子有点不舒服,我起身去厕所,等我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林总就等在厕所门口,还示意我跟他走,他把我带到了办公室,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喧嚣。

    林总坐在大班椅上点了雪茄,给我扔来了一根,我示意不抽这东西,问他有什么事。

    林总眉头渐渐凝了起来,说:“罗老弟你是个聪明人,我看你玩的不太开心,估计是猜到我有别的想法了,要是不说你恐怕不会放开玩了。”

    我尴尬的笑笑说:“我是做什么的林总也清楚,如果是这方面的事能帮上忙的我还是愿意帮的,只是请泰国神佛。”

    “不是这个事。”林总摆摆手绕过大班椅,又示意我跟他出去。

    林总带我回了大厅,我朝卡座瞟了眼,朱美娟、吴添、刘胖子都嗨得忘了形,估计忘记我从厕所没出来了,吴添和朱美娟这几天也怪累的,让他们放松下也好。

    我和林总出了酒吧,林总让我在酒吧门口等他,他则跑到自己的保时捷车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等他下车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行头,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穿着很普通的短袖和七分裤,他的打扮让我想起了偷拍明星的狗仔队。

    “林总,你这是干什么?”我诧异道。

    林总没多说什么,指了指对面,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对面有一家闪着灯叫“viphouse”的酒吧,林总示意我跟他一起过去,我只好跟着他过去了。

    刚到酒吧门口我就听到里面传出轰隆隆的音乐,人声鼎沸像是地面都跟着震动了,进去一看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里面熙熙攘攘全是人,舞池里人头攒动,高举双手,一个个时尚男女醉生梦死,欢呼声、尖叫声以及震耳欲聋的低音炮,吵的人说话都听不见了,可能是因为人太多了空气混浊,我有点不舒服,只好跟林总打手势示意先出去了。

    从这家酒吧出来后我有点明白林总的意思了,他是想让我感受下这家酒吧的气氛,不出意外的话是想让我对比下他的酒吧和这家酒吧,老实说这家酒吧很一般,装修很土、灯光暧昧,那些钢管舞者还穿的很暴露,甚至给人一种不正经的小发廊感觉,用现在时髦的话来形容就是low,但生意却好的出奇。

    林总这时候出来了,示意我去车里说话。

    上车后林总直接问:“什么感觉?”

    “你是问哪方面的感觉?”我反问。

    “你就谈谈你的感觉,不用管哪方面的。”林总说。

    我把自己的真实感觉给说了,林总点点头说:“没错,我也搞不明白蔡彪的场子为什么就比我生意好,我的酒吧装修是他三倍的钱,请的dj也是国内知名的,音乐也很主流。”

    我想了想说:“他是大俗,你是大雅。”

    林总打了个响指说:“你切中要害了,他把场子搞得跟发廊似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他那的消费也不比我这低啊。”

    我笑笑说:“其实这不难理解,大俗的人比大雅的人多,再加上中国人的从众心理,所以他的场子生意好。”

    林总有些不甘心,握拳砸了下方向盘。

    到了这份上林总应该是要挑明自己的真实意图了。

    “我是做过调查的,来江滩玩的人里白领居多,苏荷酒吧就是以白领为主,他们的生意就挺好,这证明我针对的客户群体是没错的,真想不明白。”林总顿了顿说:“我倒不是眼红蔡彪的场子,就是纯粹的不爽,你知道我和这个场子的老板蔡彪是什么关系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林总真是多此一问,他们什么关系我怎么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