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一笔生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章 第一笔生意

    我想了很久才想明白怎么回事,记得黄伟民跟我普及过一些降头常识,他说中降头后产生幻觉是一种很常见的反应,我记得在看到呕吐物和蛆之前视野画面有过扭曲,这么看来当时我看到的不过是幻觉罢了。

    小雯贴上来撒娇说,她醒来后发现我跑了很生气,以为我当时故意干呕,嫌她恶心,感觉受到了侮辱,越想越不甘心,刚好我掉了项链在她这,于是就打电话到店里找我,一定要用魅力再试一次,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我哑然失笑,原来这一切是这么回事。

    小雯从抽屉里取出项链还给了我,抚着我的纹身问:“对了罗哥,你这十多天都跑哪去了,为什么身上突然多了这么多吓人纹身,还都是扭曲的字符,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泰国刺符,是泰国人用来保平安、催财运的,还具有辟邪的功效。”我说。

    小雯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真的啊,没想到你还了解泰国文化啊?”

    看她一副崇拜的样子,我清了清嗓子就吹起了牛,把黄伟民给我普及的知识添油加醋的说了些,小雯听的如此如醉,一个劲夸我见识多,让我很受用。

    小雯似乎想起了什么问:“罗哥,你这么有见识,又细皮嫩肉的,不像是给人打工装灯干粗活的啊?”

    我只好把自己做生意失败的事给说了遍,说着说着我眼前突然一亮,小雯不就是黄伟民口中所说的精英客户吗?这女人是别人包养的情妇,独自守着一套大房子,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卧室里挂在那的包包随随便便都是上万块的,手上肯定不缺钱,现在我们又有了这层关系,想要从她身上弄点钱还是比较容易的。

    正当我打定主意打算从小雯身上下手做第一笔生意的时候,小雯突然趴在我胸口嘤嘤抽泣了起来,我搂着她问:“怎么了?”

    小雯撅嘴说想起了伤心往事,我问是什么伤心往事小雯犹豫了,我想了想说:“其实我知道你是别人的。”

    “罗哥你这么聪明,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那我就不瞒你了。”小雯黯然神伤的说起了自己的伤心往事。

    小雯是东北人,父母都是地道的山区农民,她是家中老三,上头还有一个哥一个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她家比较重男轻女,她姐刚满十八岁就被父母逼着嫁人了,男方给的彩礼全拿来供养大哥和弟弟读书了,小雯就更惨了,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因为年纪太小只能先在地里帮父母干农活,到了十六岁,父母就开始张罗她嫁人。

    小雯不想走她姐的老路,也不想嫁给不喜欢的人,所以主动提出到外地务工赚钱养家,她父母想想这也不错就答应了,于是她就南下到深圳打工了,先是在蛇口电子厂里当流水线女工,后来辗转到广州给一家大型连锁化妆品公司站门面柜台。

    小雯长得不赖,身材又高挑,打扮起来一点也不输给城里的姑娘,有一次公司老总郭万达巡视到她所在的这家店,一眼就看上她了,没多久小雯就升为了店长,工资翻了几倍,因为店长需要每月到总部开会,老总接触她的机会就多了。

    在老总的精心“呵护”下小雯不知不觉上了老总的船,在一次年会上小雯被老总的人故意给灌醉了,老总借口送小雯回家把她带到了别墅里给侮辱了,事后小雯很难过,但也无可奈何,她一个小人物又能把老总怎么样,想通了后小雯索性做起了老总的情妇,过上了富贵的生活,还有了很多钱寄回家里,她父母都夸小雯能干,时间一长小雯也懒得改变现状了。

    原来小雯也是苦命人,不过这并没有打消我在她身上做第一笔生意的想法,她的钱是老总给的,我要挣的钱说到底是包养她的老总给的,况且我不可能跟这种女人长期厮混,有些事看透不能说透,其实小雯变成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造成的,她要是不贪慕虚荣,没人能强迫她做二奶,所以挣她的钱我一点也不亏心,再说了要是真的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她也不亏。

    我正盘算着怎么挣小雯的钱,小雯突然问:“罗哥,刚才听你说有个什么降头可以让男人回心转意回到自己身边来,是不是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了,叫情降,你问这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我好奇道。

    小雯说:“老郭已经有小半年没来我这了,每个月只是定期给我打一笔钱,而且越来越少,最近这个月只有七八千块,都不够我上两次美容院的,我听他的秘书说老郭在荔湾分店那边认识了一个女店员,还是老一套把人家提拔成了店长,听说关系打的火热,最近好像还打算把她调到总部所在的白云区,气死我了。”

    我想了想问:“这老郭倒是挺风流啊,难道他老婆都没听到点风声吗,这么肆无忌惮?”

    “她老婆自己在外头玩二爷都玩疯了还管他?他们两口子病态的很,只要不离婚,谁也不干预谁在外面玩,只要别太过分就行,感情早就名存实亡了,有时候我真搞不懂有钱人的世界。”小雯冷笑说,跟着她落寞道:“其实我也没别的要求,趁还年轻多在老郭身上捞点,然后回老家县城买套房子,开家化妆品店过日子,能遇到合适的老实男人最好,遇不到合适的自己一个人也挺好,我不欠家里人什么了,以后的日子我自己做主。”

    “很显然我不是你说的老实男人对吧?”我搂过小雯笑道。

    小雯白了我一眼说:“你要是老实母猪都会上树了,唉,老郭小半年没来我也是太寂寞了,不说这个了说回正事吧,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帮我?”

    我马上拍胸口说:“当然有了,不过这个价钱不便宜啊,就看你怎么想了。”

    “要多少,总不至于贵的比老郭回到我身边给我的还多吧?如果是这样那就算了。”小雯瘪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