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下降的生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0章 下降的生意

    我耐着性子听林总说下去了,只听他说:“我们是从徐州农村一起出来闯码头的,我们一起打工,一起盘下ktv,一起合作搞酒吧,什么都一起,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我们翻脸决裂,没想到这混蛋离开没多久直接在我对面弄了家,抢我生意跟我对着干,真他妈不地道,我听刘胖子说泰国有什么降头术很厉害,能让人发疯,所以我想。”

    林总可算把自己的真实意图挑明了,原来是想用降头来报复蔡彪,我有点不解,两兄弟那么多年在一起合作,按理说感情应该很不错,换个角度看就像我和吴添的关系一样,可能是我想象力有限,我想象不到有什么仇可以让我下手去害吴添的。

    我怀疑林总还是眼红人家的生意好,因为只要给蔡彪下降头,把他弄疯后酒吧自然失去了主心骨,生意也不会那么火爆了。

    林总毕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江湖,好像猜到我在想什么了,问:“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做有点太坏了?”

    我摇头说:“我可没这么说。”

    林总叹了口气说:“唉,就算你这么想我也不怪你,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之间的恩怨,你看过香港的电影古惑仔吧?”

    我点点头说当然。

    林总慢慢说起了两人的恩怨,两人是一个村子的老乡,从小就认识,算是穿开裆裤的发小,当年他们一起从徐州农村出来打拼,相互依靠比亲兄弟还亲。

    刚来武汉那会两人在十八港湾那边混,干过非法勾当,十八港湾早年很混乱,全都是不正规的小ktv,虽然是ktv但唱歌根本不重要,每家小ktv的老板都养着几个小姐,去那边玩的都是为了抱小姐和嗑药,这些ktv也被叫做摇头房,当年他们兄弟俩就在那边卖药丸。

    当年这些软性毒品才刚从港台地区流入内地,并不多见,监管力度不像现在那么严,所以让他们钻了空子,成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林总说他们有了钱后就盘下了一家小ktv,涉黄涉毒,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两人很聪明,趁严打之前套现躲过了一劫,后来酒吧兴起了,他们认识了几个投资人,一起入股了酒吧,成功转型洗白了,当年酒吧生意火爆,他们的财富就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有了钱后两人就自己在外面投资了酒吧,进入了全新的发展时期,因为财富的累积,兄弟俩的初心发生了变化,不像以前那么团结了,意见经常出现分歧,早把一起奋斗的兄弟情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虽然意见开始不合产生嫌隙,但两人表面上并没撕破脸,当时林总谈了个女朋友,是知名体育用品连锁店老总的女儿,家财万贯,是林总在酒吧里认识的,林总虽然很有钱了,但他是从农村打拼出来的,文化程度不高,相比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名门闺秀总觉得低人一等,只能算是个土豪,内心有点自卑,林总跟女朋友在一起后慢慢搭上了上流社会,两人的婚事也得到了首肯,都准备订婚了,哪知道后来出了一档子事,直接把这一切给葬送了。

    林总刚才提到了电影古惑仔我似乎明白了,插话问:“该不会是山鸡睡了浩南的马子吧?”

    林总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他说自己太大意了,完全没注意到蔡彪生了异心,怨恨他抛下自己出入上流社会,所以就设下了圈套,安排女人接近他,在他的酒里下药,他进了圈套被蔡彪捉奸在床,而这个女人是蔡彪的女朋友,这事过了很久林总才发现这女人压根不是蔡彪女朋友,而是蔡彪在外面花钱雇来的,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圈套,但等他如梦初醒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蔡彪把这事告诉了林总的女朋友,他女朋友肯定无法容忍,婚事自然就黄了,蔡彪和林总女朋友那段时间都以受害者的身份自居,经常在一起谈心,日久生情,两人最终走到了一起,林总的前女友就是蔡彪现在的老婆了。

    我有点唏嘘,两人的恩怨就跟电影剧情似的,难怪林总这么恼火,这是新仇加旧恨了。

    “这么说你就明白了吧?”林总问,我点点头,林总说:“那你有没有办法帮我,钱不是问题,尽管开个价来。”

    我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店里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还要跟其他两个股东商量商量,才能答复你。”

    林总扬起阴邪坏笑说:“没关系我不急,我就等着看他还能蹦多久。”

    老实说不管是蔡彪还是林行亮,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白了都是靠贩毒起家,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和家庭,虽然他们成功洗白了,但当年被他们残害过的人恐怕都没有好结果,软性毒品对人的大脑伤害是不可逆的,对这样的人下降头我一点也不会觉得良心过不去,甚至有为民除害的感觉。

    我们玩到凌晨一点才回了住处,朱美娟喝得有些微醉早早回房休息了,我把吴添叫住跟他说了这事。

    吴添激动不已,说我在泰国救刘胖子真是救对了,这家伙现在就是个财神爷,时不时给我们介绍生意,现在还把林总这样的大客户介绍过来,如果能谈下林总这笔生意就发财了。

    我表示了赞同,然后跟吴添商量怎么操作这件事,我们正聊得起劲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周老师发来的,他居然答应请那块考刊神阴牌了,还把三成定金五千四直接转账到了我的微信上,并附言让我尽快发货!

    我朝时间一看,都凌晨两点了,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新情况,迫使周老师这么快做出了决定,否则他绝不会连夜回复我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让他赶紧去请牌,下午的时候黄伟民给我回了电话,说这事还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