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驱邪生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1章 驱邪生意

    我问什么麻烦,他说制作考刊神阴牌的阿赞帕亚不在住地,阿赞帕亚住在大城府很偏僻的村子里,听村子里的村民讲阿赞帕亚半个月前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黄伟民猜测阿赞帕亚的离开可能跟阴法宝藏的事有关,没准也是去清迈了。

    我很恼火,大吼既然找不到制作的阿赞师傅,那给我发个毛线的图片,黄伟民很不高兴,说他也不想这样,人家不在能有什么办法,他还给我出主意,说可以找别的阿赞师傅请考刊神阴牌,只不过效果没那么好,反正顾客不懂没什么问题。

    我有点火上房,为了那批阴法宝藏,全泰国的阿赞师傅都出动了,估计就算找到了阿赞帕亚人家也没心思制作,做生意讲究诚信,别的阿赞师傅制作出来的效果不强,等于是在拿次货充当好货,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直接就拒绝了黄伟民,他在那抱怨说我太实诚,这时候有个电话进来了,我干脆把黄伟民的电话给挂了,也没看是谁的接起来了。

    “喂,罗老弟,好久没你的消息甚为想念,最近过的怎么样啊?”毛贵利的声音响起。

    “是毛老板啊,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没什么情绪跟他闲扯淡,直接问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吗,你这人啊。”毛贵利笑呵呵道。

    “你这大忙人哪有时间找我聊天,别拐弯抹角了,我心里正烦着呢,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我不耐烦道。

    毛贵利阴阳怪气的笑了两声,说:“罗老弟你可真不厚道啊,自己当了老板都不跟我讲,好歹我给你送个花篮过去表示祝贺啊,我听说朱美娟也在你那上班,老弟,你要人可以直说嘛,何必耍这种手段,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我愣了下毛贵利是怎么知道我开店了?我好像没告诉过他啊,这老小子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我都开在武汉了他居然都知道,听他语气阴阳怪气像是在兴师问罪,责怪我撬走了他的店员朱美娟。

    我开店光明正大,又没有开在广东不算抢他生意,况且他那么对朱美娟,人家是自愿来我这上班的,我也没必要怕毛贵利兴师问罪,于是回道:“毛老板你这话说的,我开家小店不敢惊动你老人家啊,你可是大忙人,至于朱美娟去哪上班是她的自由,我店里那么巧差人,她主动提出要来我也没办法啊。”

    毛贵利没有吭声了,我仿佛看到了他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默默咒骂我的一幕了。

    我有些好奇他是怎么知道我在武汉开店的,于是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毛贵利说:“朱美娟跟我店里的店员小芳挺熟的,昨天小芳拿手机刷微博,我无意中看到了,朱美娟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自己在佛牌店里的自拍和大量佛牌照片,在那推销佛牌呢。”

    我这才明白怎么回事,昨晚吃东西的时候朱美娟好像确实提过这事,她说前两天看店里的生意不好,就把自己的新浪微博改成了佛牌店的名字,还发了好多佛牌图片上去,想帮我通过网络招揽顾客,她说以后还要帮我搞个淘宝店铺,我还夸她有办法,这年头网络上的生意比实体店好做多了,吴添线下她线上,算是双管齐下了。

    “哦,原来是这样,让毛老板费心了,还惦记着老弟。”我挖苦道。

    毛贵利迟疑了下说:“罗老弟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不是找你兴师问罪的,你在哪开店找谁当店员都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再说了你在武汉开店是件好事,老哥也替你高兴啊,这么一来我们的联系也能加强,有合作的机会还能彼此有个照应,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找你是有个生意想介绍给你做。”

    “你会这么好,有生意不自己做介绍给我?”我没好气道。

    “看你说的,咱兄弟谁做都不是一样,你别老是把我当坏人好吗,情况是这样的,本来我接了一个生意在湖北麻城,要亲自过去一趟,但这两天我实在抽不开身,刚巧看到你武汉佛牌店的消息,所以就想把这生意介绍给你,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毛贵利顿了顿说:“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你吃亏的。”

    “什么事,多少钱?”我问道。

    “一个很小的驱邪法事应该不费劲,在麻城农村,谈妥是三万五解决问题,不管你是怎么解决的我只抽三成,你觉得怎么样?”毛贵利说。

    我算了算,三成就是一万零五百了,这老小子想得倒挺美,把活转给我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轻轻松松赚万把块,不过话又说回来,麻城离武汉并不远,如果不用去泰国请阿赞师傅来解决,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我没有直接答复,而是含糊其辞说最近也挺忙,没时间接其他的活,毛贵利说不用急着答复他,可以给我两天时间考虑,要是我真的不接他就只能亲自去了。

    挂了电话后吴添凑过来问什么事,我就把这事说了,吴添说这生意有得做,麻城这么近,路费也便宜,要是能解决应该有得赚。

    我摇头说:“没那么简单,老毛说是驱邪法事,也就是涉及阴灵的法事,这方面的能力我还没学会,要是接了恐怕要找泰国的阿赞师傅来解决,费用太大了,你以为毛贵利是什么好鸟,有得赚他会不赚?他可精明着呢,肯定是有什么棘手的难题才想转给我,再说了咱们刚刚接了周老师的请牌生意,又有林总的下降生意等着做,哪还有时间接毛贵利的活?”

    吴添鄙视的白了我一眼说:“哪有人嫌生意多的,苍蝇也是肉,只要有得赚就得赚,毛贵利也不是笨的人,如果真是赔钱生意他怎么会接,我看是嫌大老远跑来湖北麻烦吧。”

    吴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给毛贵利回了电话。

    毛贵利接起电话哈哈大笑:“老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接了啊?”

    “这个等下再说,对了,我记得你认识的阿赞吉布是不是有制作姻缘牌的?”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