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阿赞吉布的阴牌-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2章 阿赞吉布的阴牌

    毛贵利疑惑道:“对啊,怎么了?”

    “他能不能制作考刊神阴牌?”我追问道。

    毛贵利得意道:“邪桃花的阴牌可是阿赞吉布最拿手的,考刊神阴牌自然不在话下,不是我吹牛,整个泰国除了阿赞帕亚制作的考刊神阴牌效果能跟阿赞吉布制作的相提并论外,其他阿赞师傅制作的都不行,效果很差。”

    毛贵利也提到了阿赞帕亚,看来他并没有吹牛,阿赞吉布确实能制作功效较强的考刊神阴牌,我说:“你那活我接了,不过我也有个活想交给你,帮我找阿赞吉布请块考刊神阴牌,价格多少?”

    毛贵利突然爆发出爽朗大笑:“哈哈哈,我都说要加强联络了,你看看,咱们的合作关系一下就紧密了起来,这就叫互惠互利,没问题,阿赞吉布最近刚好在家,这种阴牌我以前也卖过,一般都是卖三万泰铢,不过我们兄弟这么熟了,给你打个折扣两万五泰铢。”

    居然跟黄伟民开一样的价格,毛贵利肯定要从中赚钱,这价格他有利润在里面了,这间接说明黄伟民在报给我的价格里加过价了,这个奸商也太过分了,店里赚的想分一笔,在供货源头上又想赚一笔,真是气死我了。

    我不想跟毛贵利讨价还价了,总要让他有赚头他才会帮我请,于是干脆的答应了,毛贵利很高兴,说跟我合作真爽快。

    我也把话说开了,问他麻城农村的那桩生意为什么不自己做,毛贵利起初还有些支吾不愿说,在我的追问下他才说了实话。

    原来这生意是他老婆介绍的,他老婆有个表姨是麻城的,好像是这个表姨的女儿出了事,他老婆表姨家里挺困难的,拿不出太多的钱,能拿出三万五已经是极限了,据说还是借来的,毛贵利觉得从泰国请阿赞师傅过来,光是路费就要花不少,算了一笔账觉得不划算,压根就不想接,但这是他老婆亲戚他实在推不开,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那天他突然看到我的佛牌店在武汉,一下就想到了我,武汉离麻城这么近,他认为我有“驱邪”本事,如果我能接就省去了让泰国的阿赞师傅过来,不仅我有得赚,他也能从中赚到一笔,双赢局面。

    搞清楚怎么回事后我也放心了,提醒他考刊神阴牌别坑我后就挂了电话。

    朱美娟得知又接了一笔生意非常高兴,还问我是不是在店里偷偷供奉了什么招财的泰国神佛,不然怎么一下就接了三笔生意,我哑然失笑,说她想象力太丰富了。

    三天后有个陌生女孩给我打来电话,自称是动车乘务员,说广东的毛老板托她带了一个小包裹给我,让我去动车站取一下,没想到毛贵利还有这种带货路子,真是佩服。

    我去动车站拿到了包裹,打开一看,跟黄伟民发给我的图片区别不是太大,上面压制图案略有些差别,但是“牛魔王”考刊神无疑,外壳不是黄伟民发给我的玻璃壳而是透明亚克力,里面的泥土颜色也更深一点,还带着混浊的油状物,应该是尸油,毕竟是不同人制作的,有细节上的差别不奇怪,只要效果别差太多就行了。

    包裹里还放着入门心咒和供奉注意事项的纸条,看来毛贵利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轻车熟路的,这让我更加放心了,毕竟卖假货坑我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黄伟民给我发了微信,问我这活到底还做不做怎么没动静了,我拍了阿赞吉布制作的阴牌照片发过去给他,他发来了一连串省略号,我懒得搭理他给周老师打去电话。

    我说佛牌到货了,问他是自己来取还是我送过去给他,周老师说下午他有公开课,不方便离开学校让我最好送过去,顺便把尾款给我,还抱怨说都花了一万八,享受个送货上门也应该,我没说什么,这生意赚了他不少,他说的也有理,于是我拦了辆出租车朝学校过去。

    到了学校后我给周老师打了电话,但他没接还给按了,我只好给他发微信说到校门口了,周老师这才给我回复了,说在上课还有二十分钟下课,学校监管的严,不让在上课时间接打电话,让我在校门口等一会。

    我在校门口找了家小卖部,买了**可乐坐在那边喝边等,这时候一辆白色宝马五系在小卖部停了下来,车里下来了个穿ck短袖和休闲西裤的男人,手腕上戴着一块高档的江诗丹顿格外亮眼,皮鞋锃亮,这男人大概有五十岁的样子,看着很有气质风度。

    男人从车上下来后,很自然的跟小卖部老板打招呼,好像很熟了,他买了包软中华,顺手从店里拿出一张塑料凳坐到了我边上。

    “郑总今天来早了啊,孙老师还要十分钟才下课呢。”小卖部老板笑道。

    这叫郑总的男人撕开烟的包装,弹出一根扔给小卖部老板,尴尬道:“让李师傅见笑了。”

    小卖部老板感慨道:“孙老师能认识郑总这么好的男人,我也替她感到高兴,我在xx中学开了十几年的小卖部,孙老师丈夫车祸去世后就没见她有过笑容,可自从认识了郑总我发现她天天笑如春风,气色红润,这爱情的力量啊真是伟大不好意思我多嘴了,人老了话就是多,希望郑总不要见怪。”

    郑总腼腆的笑了:“李师傅说哪里话,我怎么会怪您,我还要感谢您平时对孙老师的照顾呢,听孙老师说以前她女儿来学校找她,都是在您的小卖部里等着,您对她女儿格外照顾,不仅帮着看管,还免费给她汽水喝呢。”

    小卖部老板谦虚的说只是举手之劳,两人说说笑笑,送货面包车在门口停下的时候,郑总还主动撸起袖子帮着老板搬纸箱,完全没有架子。

    我猜到这个郑总是谁了,就是周老师口中说的满身铜臭的建材商人,郑总浑身名牌不假,但他没有炫耀,名牌在他身上穿出的是一种低调沉稳的气质,言语谈吐谦虚得体大方,根本没有周老师说的满身铜臭,相反我还觉得郑总的素质很高,绝对是个好男人。

    这时候郑总似乎看到了什么,赶紧打开车后座,捧出一束玫瑰花迎到了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