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双管齐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4章 双管齐下

    回到店里后我把这事说给吴添和朱美娟听,两人也吃惊的不行,朱美娟说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人,真是太奇葩了,吴添说那是你见识太少了,周老师这样的都不算奇葩,他以前卖情趣用品的时候见过更奇葩的客人,朱美娟追问怎么个奇葩法,吴添神秘的笑笑,可能是涉及两性问题他没有解释,转移话题问我是不是可以接林总的下降生意了,我同意了。

    朱美娟有点不同看法,她担心这么做会不会太缺德了,我说缺德不缺德要看是什么人,于是就把蔡彪和林总两人的发迹史说给了她听,朱美娟有些咂舌,马上就转变了看法,说对这种人下降还真是不缺德,反而有为民除害的意思。

    我们商量了下,林总的要求主要是基于两个仇,一个是想报旧恨,以泄当年被设圈套夺走女朋友的恨,一个是新仇,就是蔡彪在他对面开酒吧抢他生意的仇,不管是新仇旧恨,一个降头就能搞定,把蔡彪弄疯自然会发生连锁反应。

    这生意看似简单,但麻烦就麻烦在我还没有能力进行下降,在泰国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以至于我都没有跟阿赞峰学到有价值的东西,顶多只了解了各种阴物以及用途,要想下降还早得很。

    看来这活只能从泰国请阿赞师傅了,可问题是现在泰国邪术界形势复杂,许多阿赞师傅都为了那批阴法宝藏蠢蠢欲动,很难把人请到国内来,阿赞鲁迪肯定不行,他是尸油鬼王古路柴去泰国要接触的人,我不能把他搞来以免错过机会,阿赞峰估计也不行,他下降的法器头骨还没有真正的磨合成功,看来只能求助黄伟民了。

    吴添说其实从泰国请个阿赞师傅也划算,林总这笔生意能赚不少,还可以顺带让这个阿赞师傅把麻城农村的那件事给解决了,一举两得,我同意了他的说法。

    我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他接起电话不高兴的问我什么事,我把事情一说,黄伟民不快道:“你不是翅膀硬了吗,都知道自己找渠道请牌了,这么本事还找我干什么,自己请一个啊!”

    这小子还为周老师的生意怪我,我只好说:“我也是无奈之举,谁叫你找的阿赞师傅不在家啊。”

    黄伟民生气道:“我不是说过了可以找找别的阿赞师傅,照样可以加持考刊神阴牌,法力低点也没什么问题,又不是没效果,效果这东西是无形的,你说它强就强弱就弱,而且效果强弱确实是因人而异的,你长着一张嘴也不知道干嘛,人家要是嫌效果差你难道不会狡辩啊,非要肥水流进外人田,白白便宜那姓毛的。”

    我被他絮叨的有些烦了,说:“本来我也不想提了,但你要这么说那我们可得说道说道了,这生意是店里的本来你就有分润,你却还要在货源上偷偷赚上一点,黄老邪,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了?”

    黄伟民可能有点心虚了,说话磕巴,犟嘴道:“你别胡说,我怎么不厚道了?我是按照成本价算的,我丢下自己店里的生意不管,大老远跑去大城的犄角旮旯找阿赞师傅,汽油不要钱吗、吃喝不要钱吗、浪费的精力不要钱吗,你总不能让我自己掏腰包啊,适当加点钱也合情合理,再说了我去请的牌姓毛的怎么跟我比,武汉店我也有股份,我肯定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姓毛的就不好说了,谁知道那块阴牌是不是有问题,到时候出了问题你可别找我,哼。”

    我竟然被他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黄老邪能把死的都说活了,我也是服了,这算是他的一项特殊技能了,跟他争辩我是从来都占不着便宜,我不想跟他在这件事上纠缠了说:“算了不提这事了,反正这牌请都请了也不能怎么样了,下次麻烦你先搞清楚状况在给我发图片,免得又发生这样的事,其实这活我们也没亏,毛贵利还给我们介绍了一桩生意,请一次阿赞师傅就能解决两件事,还是有得赚的,你就说有没有人选吧,不行我找找杜勇吧。”

    黄伟民估计是看有钱赚也就消气了,说:“找他干什么钱多烧得慌啊,这样吧我先打听打听,看看哪个阿赞师傅有空去国内,到时候我安排一下,你到机场接人就行,不过泰国邪术界局势这么紧张,就算请到人了也不会呆太久,我建议你先把前期工作做好,比如先收集到下降人的毛发、贴身衣物、血液、照片和生辰八字,还有去麻城把驱什么邪也搞搞清楚,这样能节约不少时间。”

    他这点倒是说的没错,挂了电话后我先给林总回了电话,给他报了个价,我和吴添商议的结果是十二万,林总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让他帮我搞蔡彪的毛发、血液等物品,林总似乎有些为难,说:“老弟,这个就有点难了,我跟他现在是水火不容,别说拿到这些东西了,两个人碰到面都会绕道走,你没发现那晚我都穿成那样才敢进他的酒吧吗,还不是为了不被他酒吧里的保安和服务员发现,他们全都得到了蔡彪的授意,全都认识我啊,再说了。”

    林总压低了声音接着说:“再说了这事我要彻底避嫌啊,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他和他老婆第一时间就会想到是我害他,到时候警察查到我头上来很麻烦的,找别人我也不放心,要不然我干嘛请你出手,还不是为了既能害他又能置身事外,你说对吧?”

    我吁了口气,林总说的也没错,既然这样就只能由我们亲自去弄了,赚他这么多钱做点事也应该,我跟吴添和朱美娟说了下,吴添说:“这笔大生意可不能黄了,我看这样,我和小美留在这边找机会弄到这些东西,你去麻城农村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们两个行吗,别出什么事喽。”我担心道。

    “放心吧,老吴出手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吴添笑道。

    以吴添的精明程度相信问题不是太大,我也放心的买了车票,联系了毛贵利问了对方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当天下去就坐大巴去了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