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女阿赞师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17章 女阿赞师傅

    我下山回了屋里把门合上,刚打算躺下睡觉,屋里却突然传出了很奇怪的动静,就好像大量核桃在一起晃动发出的声响,等我意识到是什么声音后顿时僵在那了,吞咽唾沫,警觉的四下环顾,这分明是响尾蛇特有的动静!

    响尾蛇可是剧毒,被咬一口分分钟毙命,这让我很害怕,不过我找遍了屋子也没发现有响尾蛇,突然我明白了过来,将耳朵贴到了墙上,声音果然是从张金玲那屋里传出来的!

    张家的土屋年头不短了,墙面都有缝隙,我把缝隙里的泥土掏掉,把眼睛凑了上去,那屋的窗户有月光照进来,勉强能看到屋里的情况,只见一条小孩胳膊粗细的响尾蛇正缠在床架上,头部已经垂到了张金玲的脑门上,吐着分叉的蛇信子,尾巴末端的一串角质环正在高频晃动发出清脆声响。

    张金玲好像处在半醒半睡的朦胧状态,双手捂着耳朵,痛苦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我心惊不已,这时候那条响尾蛇突然缠到了张金玲的身上去,将她缠的很紧,就像绳索勒在张金玲身上,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好一会它才松开了,停止了摆动角质环,慵懒的爬下床,顺着门缝游曳了出去。

    我回过神立即打开门跟了出去,但这条响尾蛇很快就钻进了树林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奈我只得作罢了。

    因为蚊虫叮咬和看到怪事的缘故,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好不容易熬到公鸡打鸣,天色蒙蒙亮,我赶紧起床了。

    张叔和芬姨也已经起床,张叔在院子里砍柴,芬姨在柴房里忙着做早饭,锅里的油在炸响,好像在油炸什么东西,见我起来问我睡得怎么样,我只能说睡得很香了。

    我问张叔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张叔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只好把半夜看到的事说给他听,张叔惊的张大嘴巴,半天没说出话来,芬姨将早饭送了过来,她做了糍粑,可能是没睡好的缘故,我没什么胃口,但芬姨盛情款待我勉强吃了点。

    我将黄伟民的说法告诉了张叔和芬姨,两人并没有显得多吃惊,看来他们心里早有数了,只不过他们认为是被蛇精害了,其实两者是有本质差别的,蛇精有实体,蛇阴灵是没实体的,但跟张叔和芬姨解释这些有点多余,在他们眼中不管是被蛇精和蛇阴灵害了都差不多,他们要的只是解决问题。

    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告诉张叔要先回武汉了,等过两天会来帮他解决问题,张叔很郁闷,芬姨拽住我,哭说我是不是跟以前请的那些法师一样,看到棘手就不想管了,我安慰了她几句,告诉她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了解情况,要回去准备施法工具,还要找帮手。

    张叔显然是生气了,说毛贵利不靠谱,还说什么泰国的法师一定能解决问题,现在看来也是胡说八道,一气之下张叔回了屋。

    我能理解张叔和芬姨现在的心情,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匆匆告辞回了武汉。

    我将张金玲的情况告诉了吴添和朱美娟,两人都震惊不已,根本不相信有这种事,老实说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事。

    我问了两人弄蔡彪贴身物品的进展,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说有些眉目了让我别操心,看他们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也没多问,毕竟眼下张金玲的事已经迫在眉睫了。

    下午的时候黄伟民给我打来了电话,说经过他软磨硬泡那阿赞师傅总算答应了,明天早上就启程飞过来,让我到时候接一下,不过他说这个阿赞师傅是个女的,让我留点神,注意性别差异,不要得罪了女阿赞。

    这让我很意外,泰国这个佛教大国对女性修法者的限制强度很大,几乎没女人修此类法门,倒是有几个被商业操作出来的女阿赞,专门赚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的钱财,基本是假把式,没半点法力。

    张金玲的事看着挺棘手,在加上还要操作蔡彪的事,我还真有点担心,问黄伟民到底靠谱不靠谱。

    黄伟民说:“安啦,这也是我的生意,我怎么会坑自己人,本来我也不想找女阿赞,但这段时间泰国形势复杂,稍微有点法力的阿赞师傅都不愿出国了,也只能找女阿赞了,放心吧,这个女阿赞是有法力的,绝不是假把式,她叫阿赞贴娜曼,常年呆在印度,也是最近几年才回的泰国,一直在泰北山区修法,修的是印度灵修法门,能与湿婆神沟通,她对阴法宝藏不感兴趣,收费也便宜,不过只收泰铢,到时候你去机场兑换了给她就行,两个活只收三万泰铢。”

    “那还确实挺便宜。”我嘀咕道。

    “人家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价钱当然便宜了,女阿赞在泰国地位很低,很少有这种生意。”黄伟民说。

    “那就是说没什么经验了?”我诧异的打断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之人家确实有法力,这么说吧是阿赞峰介绍我去找她的,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阿赞峰吧?”黄伟民无奈道。

    既然是阿赞峰介绍的我就放心了,阿赞峰绝不会把没本事的阿赞师傅介绍过来,上次介绍的阿赞苏纳三两下就把对手弄死了,在挂电话前我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了黄伟民,黄伟民苦笑说:“张金玲被蛇阴灵缠上了,能吸引附近的蛇不奇怪,我又不研究蛇的习性,你问我也问不着啊。”

    这时候有个电话进来了,一看是周老师的,我只好先挂了黄伟民的电话接了起来。

    我问周老师有什么事,周老师说他按照纸上写的做了入门,也按照要求供奉了,还说这两天连着做梦,梦见自己在树林里,那个“牛魔王”考刊神就守在自己身边,树林里出现了很多女人,什么类型的都有,不过基本都是他认识的人又或者看过眼的,就连他家附近的居委会赵大妈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