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哈曼奴猴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21章 哈曼奴猴神

    毛贵利似乎知道怎么回事了,我问:“毛老板,你已经明白了?”

    毛贵利深吸了口气说:“老弟,不是我说你,其实牌商最好还是别做这种售后服务,越做越麻烦,虽然这一行没有明文规定,但不做售后服务几乎是行内不成文的规矩,你这么做是在破坏规矩,但我也了解你的为人,从汤媛媛的事开始你就一直喜欢这么干,罢了,我该提醒的也提醒了。”

    他说了一大堆也没说到点子上,我只好说:“多谢毛老板的提醒,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式,提供售后服务就是我做生意的方式,你放心,这牌虽然是你请的,但只要你给的货货真价实我保证不会找你麻烦,至于惹来什么麻烦那是我自己的事了。”

    毛贵利轻叹口气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唉算了,该说的我说了,说回这件事上吧,你入行浅可能还没意识到,从周老师形容的那只猴子形象来看,应该是哈奴曼神猴,是印度佛教当中十分常见的神灵,传入泰国后被制成神像供奉,同时也可制成正牌佩戴,具有扶持功效,强力助事业,还能挡险、挡煞、辟邪,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周老师之所以在梦里看不到孙玉梅,是因为孙玉梅也佩戴了佛牌,还是哈奴曼神猴佛牌,所以把挡了考刊神的功效?”

    毛贵利说:“十有**是这么回事了,孙玉梅也是个佛牌佩戴者,但她戴的是正牌,所谓邪不压正,别看正牌见效慢,但只要一个人的福报深厚,便能发挥很强的效果,这种效果是细水长流的,这件事已经很清晰了,孙玉梅肯定戴哈奴曼猴神佛牌不是一两天了,两者有了很好的感应沟通,孙玉梅的运数慢慢见效了,很多东西都是连锁反应,她精神头好了,不管是事业还是爱情都会得到一定的扶持,她能认识建材商人,找到中意的对象也很正常,如果阴牌阴神想要从中作梗,自然需要过哈奴曼猴神这关了,因为哈奴曼猴神的关系,所以周老师看不到孙玉梅,桃花邪神无法他心通周老师,产生震怒,连鬼都能吸引来,周老师看到自己死去的老婆不奇怪,到时候桃花邪神乱点鸳鸯谱,周老师要是被居委会大妈缠上倒好了,好歹是个人,要是被鬼缠上,嘿嘿,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心惊不已,一个戴阴牌的遇上了一个戴正牌的,这概率只能让我呵呵了,周老师可真倒霉,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得知真相后我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甚至替孙玉梅庆幸,不过我也知道周老师才是我的客户,我始终还是要站在他这边。

    “现在你知道真相了,是他自己运气不好,你还打算帮周老师吗?”毛贵利问。

    “尽力吧,毕竟是我的客户,我要让他满意才行,不然他三天两头的打我电话我也吃不消啊。”我苦笑道:“对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毛贵利想了想说:“趁考刊神和哈奴曼还没打起来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周老师移情别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等两神干起来,那就来不及选择了,阴神盛怒之下随时乱点鸳鸯谱,不管是赵大妈还是死去的老婆,我估计周老师都吃不消。”

    “大概还有多长时间?”我皱眉问。

    “按照周老师的梦境来看,也就在这一两天了,抓紧时间吧,我不多说了,这都是躲厕所跟你说话,我老婆好像醒了,先这么说啊,下次有事白天联系,挂了。”毛贵利说完就挂了。

    我拿着手机恍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明天那个女阿赞师傅都要来了,到时候可没时间处理周老师的事了,周老师性格那么固执,如果不是认定了孙玉梅,他绝不会花这么多钱请阴牌了,想让他移情别恋我用屁股想也知道有多难了,但我总不能明知道有危险也无动于衷,这跟见死不救有什么区别?

    唉,卖阴牌真是太麻烦了,还要操心顾客的人身安全,难怪牌商都不做售后服务了,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因为我出事,但阴牌的利润又很大,要不是卖了这几块阴牌,这店估计都撑不下去,真是让人很矛盾啊。

    我拿起手机给周老师回了过去,问他现在能不能出来,我需要跟他面谈,周老师很诧异,说这都几点了,我说出了一点小状况跟孙玉梅有关,周老师想了想说那行吧,可以在他家小区楼下24小时的慕臣便利店见面。

    挂了电话后我就套上衣服准备出门,我来到客厅刚打算出门碰上了吴添睡眼惺忪的出来上厕所,因为没开灯他被我吓一跳,以为进贼了,我赶紧把灯打开,吴添才松了口气,他问我这大半夜的去哪,我只好把这事给说了,吴添震惊不已,不过他跟毛贵利的说法一样,也不想我管这件事。

    我们俩在客厅的动静惊动了朱美娟,朱美娟得知情况后也很吃惊,她选择站在了我这边,还想跟我一起去,我自然没有答应了,跟两人简单交待了几句,我就匆匆出门了。

    到了跟周老师约好的24小时便利店后,我发现周老师已经坐在便利店里了,还泡了两个方便面,我过去坐下后周老师尴尬道:“本来我不想买东西的,但占用人家的地方总要意思意思,这是给你泡的。”

    周老师把方便面推了过来,打开自己那盒边吃边含糊的说:“买了就别浪费啊,边吃边聊,到底什么事这么急啊。”

    周老师的胃口倒是挺好,反而我因为他的事操心的没半点胃口,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了,直接把这情况给说了,周老师听我说完一口泡面就喷出来了,还呛的咳嗽起来了,边咳嗽还边说:“你说什么,孙玉梅老师也戴了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