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执念太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22章 执念太强

    我点点头掏出纸巾递给他,周老师有些恼火的挥开了我递过去的纸巾,说:“罗先生,当初你可。”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就打断道:“周老师,这事你不能怪我,邪桃花神可是实打实的发挥了效果,谁知道那么巧孙玉梅也佩戴了佛牌,两种佛牌是相克的,产生了反作用我也没办法啊。”

    周老师可能受到了刺激,人有点站不稳,踉跄了下靠到了货架上,手中的桶装方便面一下摔在了地上,营业员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扶着周老师说喝多了不太舒服,连连道歉,这才带周老师出来了。

    周老师就跟行尸走肉一样被我拖着走,走到马路上,他才回过神奋力甩开我的手,坐在了马路沿上痛苦的抱着头,哽咽道:“怎么会这样,我喜欢孙玉梅好长时间了,本来以为请块佛牌会有作用,没想到没想到孙玉梅没招来,反倒把居委会赵大妈和我那短命的老婆招来了,我这是请的什么佛牌啊。”

    周老师说着就呜呜哭了起来,幸好这大半夜的路上没人,否则一个大男人坐在马路沿上痛哭流涕,非引人围观不可。

    我走过去说:“有些事是注定了,强求是求不来的,你不会想跟赵大妈在一起吧?你过世的老婆就更不可能了,还是赶紧移情别恋。”

    我的话没说完周老师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就冲我过来了,一下掐住我的喉咙,把我推到了墙边,周老师瞪起双眼,透过高度近视眼镜看到他的眼睛,还真恐怖,周老师狰狞的吼道:“都是你们这些人,在我电**车上发什么名片,要不是你们我也不会请佛牌了,要不是你们也不会走到这地步,孙老师她她兴许也不会对我这么反感了,都是你,都是你们!”

    周老师的狰狞表情让我不寒而栗,没想到文质彬彬的老师发起火来这么恐怖,也不知道是不是供奉阴神佛牌的关系,让他脾气变得这么暴躁,还是说周老师平时就是这样的人,隐藏着自己真实的一面。

    我都快被他掐的闯不过气来了,艰难的扯着他的手,说:“周老师你冷静点,我能大半夜出来告诉你这事,已经够良心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没有做售后服务的,你要是在这样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要把你这奸商送到派出所去法办,骗我这么多钱,把我害得这么惨!”周老师怒不可遏,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我都快喘不上气来了,没想到周老师这么瘦弱,却能爆发出这么惊人的力量,我算是知道正常人和疯子的区别了。

    我们的动静把便利店的营业员惊动了,他有些慌张的跑了出来,问我们在干什么,不要在门口打架,不然就报警了。

    周老师扭头就吼道:“妈卖批,你报啊!”

    营业员被吓的哆嗦了下,只好退进了店里,报没报警我是不知道,但周老师这时候突然松开了手,我扶着墙弯腰剧烈咳嗽了起来,一口气总算喘上来了,周老师简直是疯了,就他刚才冲营业员骂的那句脏话,我觉得他根本不配做一名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

    事情到了这份上,我算是看清楚周老师的为人了,这家伙根本就不值得我放弃睡觉大半夜出来帮他,还是毛贵利说的对,做他妈的什么售后服务,我狠狠瞪了周老师一眼,调头就走。

    周老师站在原地愣神,等我打算过马路了他突然冲上来,一下抱住我,扑通跪到我面前,哽咽道:“罗大师,你可要帮帮我啊,我想要孙玉梅,我想要孙老师啊。”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做白日梦,我他妈也是服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固执的家伙。

    我开始讨厌周老师了,使劲甩着腿想把他弄开,可这家伙就像狗皮膏药似的抱着我的腿不撒手,我有些没辙了,只好喘气道:“周老师,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卖佛牌的商人,不是神仙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怎么还冥顽不灵,孙玉梅到底有什么好的啊,让你迷恋到这种地步。”

    周老师说:“你知道我老婆死后这些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辗转难眠睡不着,只有意、淫孙玉梅才能睡着,可当时我的孩子还小,孙玉梅的男人也没去世,我也不能做什么,只能这样压抑的过着,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好的时机,我不想错过啊。”

    我愣了下问:“这么说你喜欢孙玉梅老师很长时间了?”

    周老师摘下眼镜,抹了把泪说:“快五六年了吧,那种感觉已经深入骨髓,你让我突然移情别恋我做不到啊。”

    我稍微有点理解周老师了,可眼下这事根本没有机会实现了,只能叹息一声,什么也不说了。

    周老师问:“罗大师,你说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把孙玉梅的佛牌毁掉就可以了?又或者我把牛魔王佛牌毁掉,就会失效?既然有入门心咒,是不是也有出门心咒?”

    我仰天打了个哈哈,冷笑道:“你太天真了,要是真那么简单你觉得我会三更半夜跑出来找你?阴牌里的阴神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说到底也是鬼,是一种有了一定修为、死的年限很长的大鬼,你既然求了鬼,做了它的宿主,他就一定会帮你完成心愿,至死方休,不然它是不会离开的,损毁佛牌根本没用,也不是念段出门经咒就能了事的,你以为鬼是那么好拜的,你说入门就入门,说出门就出门,你耍鬼玩呢啊?”

    周老师愣住了,我说的兴起,继续说:“你到店里的时候我不是一直给你推荐正牌了,可你偏不听,这能怪谁?孙玉梅请的是正牌正神,她跟正神感应沟通,在加上她平时的福报,所产生的结果都是好的,如果你愿意听我的请正牌,过个一年半载后没准孙玉梅会跟你在一起,可惜现在一切都太晚了,我真怀疑你以前是不是干过什么缺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