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人产蛇子-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25章 人产蛇子

    我有些咂舌,居然能分辨出阴灵的公母和年龄。

    我把阿赞贴娜曼说的翻译给张叔听,张叔很震惊,问阿赞贴娜曼这老母蛇为什么要缠着她女儿。

    我翻译过去后阿赞贴娜曼摇摇头,说这个她不清楚,没有感应到,不过她说张金玲肯定对这条老母蛇做过什么了,否则老母蛇阴灵不会缠上她,人的魂魄灵力很强,动物灵比较弱势,一般情况下很难缠上人,发生的概率极低,张金玲被动物阴灵缠上也让她很意外。

    本来我还想告诉她那晚隔墙看到的情况,想听听她的意见,不过她没搭理我们了,舒展身姿,做起了动作夸张的密宗瑜伽动作。

    “好厉害,这女伢的骨头真软,脚都掰到头顶了。”张叔吃惊道。

    阿赞贴娜曼不停的变换姿态,一连做了七八个不同难度的瑜伽姿势,有些姿势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我联想到敦煌莫高窟的飞天仕女壁画,两者之间不知道有什么联系。

    阿赞贴娜曼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就保持不动了,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串紫檀色的佛珠,她捻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念了什么根本听不懂,因为不是泰语,不过我怀疑是梵语,她是在印度修的法,念梵语也很正常。

    随着阿赞贴娜曼念动经咒,我感到有些不舒服了,不过还在可承受的范围内,这种感觉我都快习惯了,扛了一会就适应了,反倒是张叔有点受不了,说头昏脑涨的厉害,还胸闷,跟着就出去透气去了。

    张金玲开始动弹了,好像很不舒服,双手不停的在身上抓来抓去,“蛇皮”就像墙皮一样脱落,正常的皮肤露了出来,我震惊不已,阿赞贴娜曼果然有真本事!

    阿赞贴娜曼的念经声越来越大,屋里突然变得阴冷了起来,张金玲在床上像蛇一样伸缩蠕动,痛苦大叫。

    芬姨的哭声传来,我隔着门安慰她不要担心,张叔说自己听到念经声不舒服,也不忍心看到女儿受罪就不进来了,我说那你们等在门外好了,有最新情况我给他们汇报。

    我站到了阿赞贴娜曼身边去,这时候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事,张金玲突然大声惨叫,瞪起双眼,眼睛里充满了血,看着相当吓人,舌头探出悬在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好像僵住了似的,我注意到她的腹部还在上下起伏,没一会下体竟然流出了一大滩的血来,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张金玲穿着一条短裤衩,大量犹如筷子粗细的金黄色小蛇从裤管里爬出,就跟泥鳅似的,这些金黄色小蛇粘着血,密密麻麻爬满了床,有些从床上爬到了地上,我被吓的连连后退,一下靠到了门上。

    “罗师傅,我女儿怎么样了啊?”张叔战战兢兢的问。

    “没、没事,别担心,阿赞师傅还在做法,千万不要进来。”我颤声道。

    可能是张金玲的惨叫太牵动张叔的神经了,加上我的语无伦次,张叔克制不住情绪,突然把门给推开了,我踉跄了下,幸好张叔在身后扶了我一把才没摔倒。

    “啊~~。”芬姨看到了屋里的情况,当场就被吓晕了,张叔也被看到的一幕吓懵住了,不住哆嗦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阿赞贴娜曼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回过神赶紧把张叔推了出去,把门关上靠在门上大口喘气,门外传来了张叔的痛苦声,他在哭诉自己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家里怎么会发生这种邪门事。

    等我再次朝床上看去的时候,发现张金玲身上的“蛇皮”悉数脱落了下来,眼睛似乎也恢复了正常颜色,裤管里不在爬出蛇来了,血也止住了,张金玲一动不动,慢慢合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

    阿赞贴娜曼收了架势,示意我去找个大一点的盛放器皿来,说要把这些小蛇全收集起来,我出去看到张叔坐在地上,抱着还没苏醒的芬姨哽咽哭泣,我也顾不上他们了,跑进柴房找器皿,但找来找去也没找到合适的器皿,那些小蛇起码有几十条,太小的器皿根本装不下,无奈我只好拿了一个脸盆。

    阿赞贴娜曼也没说脸盆不行,完全不害怕这些小蛇,直接上手一条条捡起装进脸盆,等全部装进脸盆后就盘坐在边上,双手摊开,掌心对着脸盆,动作就像在搓麻将,嘴里念念有词,本来不停躁动的小蛇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她从包里取出一块布,这块布上画着一个造型奇特的佛像,跟铜制灯座的佛像造型是一样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佛像叫湿婆神,是印度教的主神。

    将小蛇封在脸盆里后阿赞贴娜曼爬上了床,取出另外一个小铁盒,里面是蓝色的膏状物,我也不敢多问了,呆呆的看着。

    阿赞贴娜曼从里面挖出蓝色膏状物,拿油灯烤化后涂抹在张金玲的额头上,然后盘坐下来,右手按在张金玲的小腹上,左手竖在胸前,闭眼开始念经。

    张金玲似乎很难受,像蛇一样弯曲身体动弹着,额头那蓝色膏状物渐渐变黑,直到彻底变黑后阿赞贴娜曼才吁了口气,刮下变黑的膏状物装进一个**子。

    阿赞贴娜曼从床上下来,对我说老母蛇的阴灵被收服了,在这**子里,她说这条老母蛇怨念很强,是不可多得的动物类阴物,她要将这条老母蛇的阴灵带回去加持经咒,制成灵蛇佛牌供善心人士佩戴,希望能化解老母蛇的怨念。

    我知道动物阴物也是一些佛牌的材料,并不觉得奇怪,有些佛牌里就用到了牛骨,效果虽然没人骨那么霸道,但也有效果。

    阿赞贴娜曼说小蛇已经被经咒消除了感染的怨念,可以放归大自然了,让我去把它们放了,这都是小事我答应了下来,不过对于张金玲为什么会生小蛇我很好奇,只好向阿赞贴娜曼发问。

    阿赞贴娜曼告诉了我怎么回事,我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明白那天隔墙看到的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