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学习下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3章 学习下降

    事情有了眉目让我很高兴,刚才运动太卖力这会饥肠辘辘的,我四下观望发现有家江西小炒店便过去了。

    由于是饭点小餐馆里人满为患,只能跟人家拼桌了,我刚坐下这桌上的三个人就朝我投来异样目光,他们快速扒拉了几口饭菜就买单走人了,看样子是被我身上的纹身吓到了,准以为我是道上混的,这样倒好了,不用跟人家挤一桌吃了。

    我叫来老板点菜,老板不敢怠慢,撇下其他正在点菜的人先来应付我,我心中苦笑,没想到纹身还给我带来了特权。

    吃过饭后我回到了住处,这里是在表哥店里上班时候租的单间,交了三个月房租,还能住十多天,小雯的事有了眉目,我还不能离开广州,就暂时在这先住着了。

    在出租屋里等到晚上十点左右黄伟民才给我回了电话,我迫不及待的接了,不过黄伟民第一句话便说:“阿辉,这生意恐怕要黄了。”

    我愣道:“你什么意思,当初不是说好我给你找客户,你负责办事吗?怎么临时变卦了,嫌钱不够多,还是。”

    黄伟民忙解释道:“你别误会,不是钱的问题,我刚从阿赞峰那回来,他说这种小降头是个降头师都会,他不做,而且客户还身在国内,做起来很困难,我想想也是,这生意确实不好做啊。”

    好不容易才有了眉目,就这么黄了我很不甘心,问:“你的意思是就这么放弃了?”

    黄伟民说:“主要看你怎么想了。”

    我想了想说:“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如果第一笔生意就因为遇到困难退缩,那我们以后的合作很难继续下去了,不管怎么说,这生意我觉得还是得做,只有做顺了第一笔,以后才能顺利。”

    黄伟民说:“你们温州人做生意还挺迷信,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好吧,我全力支持你,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怕你不愿意。”

    我好奇道:“什么办法?”

    黄伟民说:“你亲自下降。”

    我吃了一惊:“我是个外行这行吗?”

    黄伟民不以为然的说:“情降没什么技术含量,属于药降的一种,说白了就是下药,顶多在念段经咒,就能达到效果,谁都能干,只要流程不出错就没问题。”

    我咽了唾沫追问:“那怎么操作?”

    黄伟民想了想说:“这样吧,反正是个小降头就不用去麻烦阿赞峰了,你给我个电子邮箱,我在罗勇随便找个会下降的降头师录段情降视频,给你发过去,需要什么工具和物品我给你标注起来,你按照视频操作就行,这都是小事,最麻烦的是你不懂泰语,念经咒是个难题,发音不准就达不到效果。”

    我插话说:“只要不是太大段应该不是问题,记得上学那会刚接触英语,我都是用拼音标注来朗读的,泰语应该也能这么做。”

    黄伟民笑说:“你小子鬼点子还挺多,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不过发音一定要标注啊,这生意你要是能做成,我只收个顾问费,你看着给点就行,大头你拿吧,公道不?”

    我嗤笑道:“只要你录的视频声音够清晰就行。”

    黄伟民笑道:“安啦,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在来泰国之前我在国内可是学影视播音专业的,这是我的强项,那段视频剪辑的漂亮吧,哈哈。”

    我打趣道:“就你这带胡建口音的塑料普通话,还影视播音专业?”

    黄伟民大笑不止挂了电话,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就给我发来了邮件,邮件里除了一段降头师下降的视频外,还有一段音频,以及备注了需要的物品。

    我打开视频看了看,视频清晰度很一般,看着就像**十代香港电影录像带的感觉,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拍的,而且画面还是无声的,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黄伟民居然配上了中英文字幕,详解降头师下降的动作和意图,这么一来降头师的每个举动在干什么就很清晰了。

    看完视频后我打开了音频,这音频应该是从视频里单独分离出来的,黄伟民还标注了戴耳机听,我找出耳机插上播放了音频,顿时就被震撼了,简直就是3d环绕立体音效果嘛,降头师低沉念经咒的声音被放大了很多倍,清晰的连呼吸声都听的很清楚,整段音频只有一分多钟,我听了一遍发现这一分多钟的经咒实际上只有二十多秒,只不过被反复念了三遍,这么一来只要学二十多秒的经咒就行了,倒也不是太复杂。

    我摘下耳机看了下最后的备注,所用的物品很基本,需要被下降者也就是老郭郭万达的毛发、血液以及一件衣物,后面还标注着毛发最好是带毛囊的,效果更好;对于小雯只有一样需要,经血!对我基本没什么要求,只要领会降头师的动作意图,背熟经咒就可以了,还确实是很简单的一个降头。

    我先把视频里降头师的动作看熟了,然后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经咒,降头师低沉的声音还挺催眠的,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的时候经咒还在循环播放,可能听了一晚上的缘故,耳朵有点疼,脑子一阵嗡嗡作响。

    我出门吃早饭的时候小雯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罗哥罗哥,那降头师到底什么时候答复嘛,我好急啊。”小雯焦急道。

    “怎么了这是?”我好奇道。

    “我也是刚刚才从老郭秘书那里打听到的,原来老郭这两天带那个**去看恒大楼盘了,老郭居然要为那**买房,我住的房子还只是老郭租的,呜呜呜。”小雯说着就呜咽了起来。

    我安慰了老半天她才不哭了,我说:“你别急,罗哥一定会帮你的,那边的降头师暂时请不过来,不过你放心,这种小降头罗哥也能搞定,妹妹受了这么大的欺负,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不等了,罗哥亲自出马帮你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