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供奉狗屎-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30章 供奉狗屎

    没想到我无心问阿赞贴娜曼的话变成了现实,林总竟然真的供奉了狗屎?!

    林总大笑不止,说:“我派去的人跟我说蔡彪现在吃什么都是屎味,在路上看到狗屎都会驻足,忍不住咽唾沫,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美味佳肴,想想就好笑,他家还养了好几条狗,每天都能给他提供食物,我的人从他家保姆那打听到,蔡彪老婆半夜发现老公在狗窝里吃狗屎,吓的尖叫,哈哈,医生检查不是说精神有问题就说是异食癖,两人因为这事还吵架,都要离婚了,哈哈哈。”

    林总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翻,可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意识到了什么,眼下才过了一个星期林总就开始这么玩蔡彪,人的**是没有尽头的,这降头还有二十多天才会失效,在剩下的时间里林总不知道还会怎么玩弄蔡彪,来满足自己变态的报复心。

    林总拍拍我的肩膀问:“这不好笑吗,你怎么都不笑?”

    我勉强挤出笑容干笑了两声,林总这才收了笑声说:“不说了,吃饭前说这个好像有点倒胃口,走,蔡彪吃狗屎我们吃人饭去。”

    整顿饭我都吃的心不在焉,吃完饭顺利拿到钱后林总要留我做桑拿,还暗示有特殊服务,我没什么兴趣,找了个借口赶紧开溜了。

    钱已经收到我也抛开了这件事,店里交给了吴添和朱美娟打理,我启程去了泰国。

    我先去了黄伟民那把这几笔生意的情况告诉了他,黄伟民压根不在乎客户发生了什么,只关心赚到了多少钱,得知赚了十多万相当高兴,大方说要请我吃饭,他把李娇也带上了。

    我们在一家海鲜大排档吃东西,李娇的情绪好像不太好,我问她怎么了她也没说,只是摇摇头说有点不舒服,然后去了厕所。

    李娇去厕所后黄伟民才激动的说:“老罗,八年抗战算是熬到头了,我终于要解放了。”

    我好奇的问什么意思,黄伟民说:“李娇这个瘟神就快回国了啊,她到了婚嫁年纪,家里人给她介绍了相亲对象,让她回去相亲呢,这次的这个男人好像是她爹妈很看重的,成的可能性很大。”

    我若有所思点着头,李娇一走他就放了鸭子,没人盯着他了,原来是为了庆祝李娇要走,我还以为他真这么大方请我吃饭呢。

    黄伟民还告诉了我一件事,他说他把廖师傅临终前的那封信做成电子文档,发给了国内一个研究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的同学,这同学回复说信上的内容很简单,是一个人在颂自己这辈子做的好事,否认做过缺德事,还说当年在畲寨是被畲女使计勾引,入赘后还被王老强迫学医药,他根本没兴趣,总之全盘否定当年对王家做过的一切。

    难怪王济民那么愤怒了,廖师傅临死都不愿承认当年做过的事,还倒打一耙,换做是我恐怕也要气的跳脚了。

    可能吃的太撑了,黄伟民说肚子不舒服就先回去了,留下我和李娇散步回去。

    李娇的情绪始终不好,我主动问她是不是要回去相亲了,李娇愣了下问:“是黄老幺告诉你的?”

    我点点头。

    李娇低着头,小声问:“罗哥,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我知道李娇对我有意思,所以不太愿意回去相亲,老实说这也怪我,那个时候我跟朱美娟还没确定关系心没定下来,因为一己私欲跟李娇暧昧,导致她对我有了想法,现在还真有点进退两难了,直说怕伤她自尊心,不说又感觉在耽误她。

    见我不吭声李娇苦笑说:“算了,这事罗哥你也没法给建议,先回国应付应付在说吧。”

    我还是不做声,李娇有些失落,借口说要去夜市买东西,我想陪她一起去但被拒绝了,李娇应该是察觉到我跟前两次的不同了,既然这样也好,省得我解释了,希望她能想通吧。

    我给黄伟民打电话打了声招呼就乘坐巴士去了曼谷,回到阿赞峰驻地的时候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人,只见一个泰国女孩正跪在阿赞峰跟前,双手合十虔诚的闭着眼睛,阿赞峰的左手按在骷髅头上,右手放在女孩的头顶,好像正在施法,角落里还盘坐着一对相互依偎的中年男女,紧张的看着女孩,看两人的状态只能是这女孩的父母了。

    我不敢打扰阿赞峰施法,进去后在另一个角落里盘坐了下来,德猜悄无声息的爬到了我的肩头来,我逗它玩了一会,突然那泰国女孩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让人耳膜生疼,跟着瘫软在地,不停的抽搐,最后陷入了昏迷。

    那对泰国夫妇赶紧问阿赞峰他们女儿怎么样了,阿赞峰说阴灵已经驱除了,还提醒这对泰国夫妇,说他们女儿体制天生就比较阴,很容易吸引阴灵上身,不要带她参加葬礼,尤其是一些横死人的葬礼。

    泰国夫妇噤若寒蝉,不停的跪谢,说以后肯定不会带女儿去参加葬礼了。

    泰国夫妇背上女儿撑小船离开了,阿赞峰端起骷髅头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他的新法器磨合成功了。

    我问阿赞峰在我回国的这段时间尸油鬼王古路柴有什么动静,阿赞峰摇头说不清楚,说清迈还很平静,让我先别操心这事,他示意我帮他把背包收起来,说要去一趟暖武里府,那边有个活需要连夜解决。

    这才刚做完法事又要连夜出去,我问为什么这么急,他说骷髅头虽然磨合成功了,但还要经过不断的实践才能达到最佳效果,所以他通过黑市的中介商找了好几个有挑战性的活来干,收费很低,有的还是免费,刚才那个驱邪法事就是免费的。

    既然这样我也只能跟他一起去了,有活总是好事,我也能从中学到东西。

    暖武里府离曼谷不远,只有二十多公里,阿赞峰说他跟水上集市的一个小贩联系好了,有车可以去暖武里,这小贩以前找他请过佛牌,算是老客户了。

    没多久一股浓浓的榴莲臭味飘来,只见一辆满载榴莲的小货车在我们跟前停了下来,车主下车跟阿赞峰行礼,不断道歉说自己来晚了,阿赞峰没多说什么,带我爬上敞篷车厢,直接就盘坐在大堆的榴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