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撒旦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34章 撒旦教

    本来以为只是驱邪,现在看来不仅是抓鬼,都扯上谋杀案了,搞不好还要当义务警察,真是有够麻烦的。

    阿赞峰让女人好生照顾萨西旺,不要让其他人靠近,跟着就带着我出门朝橡胶园过去,因为差不多到了工人们上班的时间,村里挨家挨户都亮起了油灯,有些木屋里还冒起了炊烟,估摸着都是老婆想让丈夫吃顿饱饭在去上班,这种无奈的生活方式也是迫于生计,真让人唏嘘。

    我有些感慨,橡胶制品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常见,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人想过我们所用的橡胶原材料是怎么来的,更没想到会来的这么艰辛。

    自从张金玲的事后我已经对杀生产生了反感,不过我不可能拒绝吃肉,但吃东西尽量开始吃素了,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文明,都是建立在一些人的痛苦上换来的,要懂得珍惜。

    在工人们进入橡胶园前我和阿赞峰偷摸进去了,穿过橡胶林后就是一片原始森林,我们找到了发现萨西旺的那条山溪,阿赞峰盘坐了下来,取出罐子抓出一只蜈蚣,递到趴在他肩头上的德猜,德猜伸出长舌头一下将蜈蚣卷入口中吃掉了。

    阿赞峰抱下德猜轻轻抚摸,然后将它放到发现萨西旺的那块大石头上,这是要利用德猜对阴气的敏感来寻找那个阴灵了,这个我倒是知道,但凡是阴灵逗留过的地方都会留下阴气,一般人很难感觉得到,但嗅觉极为发达的狗或是被阴法培养出来的动物就能感觉的出来,德猜就属于后者。

    只见德猜趴在大石头上,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原地打转,灵动的双眼三百六十度的转动,突然它朝着山溪的上游就蹿了出去,我和阿赞峰赶紧跟了上去。

    跟了不到两百米,我们就听到了溪水的冲击声,仔细一看不远处出现了一条小瀑布,在小瀑布边上还有一片林子,林子里的树木明显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荆棘和藤蔓很多,阿赞峰钻进林子看了下,回来的时候手上还拿了一串发黑的项链,项链上挂着一块薄铁片,我凑过去看了看,这薄铁片上还有钢印数字,阿赞峰说这应该是当年工人们佩戴的,英国人可能给每个工人都发了这样的项链,数字可能是工人的编号。

    看来这片林子就是当年那小楼废墟的遗址了。

    我心说这英国人也真是会享受,把小楼建在小瀑布边上,依山傍水好不自在。

    这时候德猜已经顺着小瀑布边上的滑石,攀爬到了瀑布的中段位置,不知道想干什么,我和阿赞峰就这么看着它,只见德猜在一块滑石上原地盘转了下,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它跃向了瀑布,只见穿过了水帘不见了!

    我愣了下,原来这瀑布后面是空的,敢情还有个水帘洞!

    我和阿赞峰马上爬了上去,小心翼翼的穿过水帘,里面出现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洞口,这洞好像是天然形成的。

    这洞起初只能容人猫腰穿过,大概走了十来米左右就能直起身子了,还能听到水流的空旷声响,四周很黑压根看不到什么情况,我呼唤了下德猜,差点被自己的回声吓一跳,这里的空间好像很大。

    我打算掏手机照明,但阿赞峰示意别用手机,跟着取出蜡烛点燃,当烛火慢慢亮起,照亮洞穴里的情况后我也跟着张大了嘴巴,这洞穴里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

    只见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台子,台子是用十多根粗壮的圆木搭起来的,以韧性十足的藤蔓捆扎固定成台子,台子上堆着很多黄黑相间污秽不堪的骷髅头,有些骷髅头上还有干涸发黑的血迹,看着无比瘆人,看骷髅头堆放的形式,应该是堆成了金字塔形,只不过坍塌了,德猜这会就趴在一个骷髅头上,很不安的打转。

    在这个台子的正上方洞壁上还悬挂着一个很大的铁质十字架,十字架锈迹斑斑,上面还附着一层青苔,这十字架看着像是基督教的标志,但又不太像,因为这个十字架是倒置的,信仰基督教的人都知道,在基督教的十字架上还有耶稣受难法相,但这上面并没有耶稣受难被钉十字架的法相,取而代之的是圆形里头有五角星的一个标志,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阿赞峰召回了德猜,眉头紧锁的盯着那些骷髅头,似乎有所领悟。

    我小声问他看出了什么,阿赞峰说这个洞穴算是个教会的祈祷室了,不出意外应该是属于那个英国商人约瑟夫的,那个时期也只有他有权拥有这么私人的空间了。

    我问这是不是基督教,阿赞峰摇摇头,说这个英国商人约瑟夫不是普通的商人,而是个撒旦教的教徒,倒置十字架五芒星是撒旦教的标志。

    虽然我对西方教派不怎么了解,但撒旦还是听说过的,撒旦是《圣经》里的人物,曾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但他不甘屈居于上帝之下,妄图跟上帝同等,最终反叛上帝成了堕天使,被基督教徒视为魔鬼,这是个邪、教!

    阿赞峰说撒旦是西方教派里的阴神,存在于黑暗世界,撒旦教教义极端,是绝对的利己主义,信奉撒旦教的教徒行为自然极端出格,这些骷髅头多半是生前就被砍下了头,是约瑟夫用来供奉撒旦的供品,这个洞穴不仅仅是祈祷室,还是个充满血腥杀戮的刑场!

    我环视了下洞穴,周边确实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跟中国古代的刑具很类似,虽然已经腐烂,但上面全都有尖刺,留着大量发黑血迹,看着让人不寒而栗,我有点明白萨西旺是怎么被吓失魂了,他准是发现了这个洞穴,进来参观,结果不知道在这里碰了什么东西,释放了被禁锢的阴灵,然后被吓的逃命摔下瀑布,被冲到了瀑布边上的石头上。

    想到这里我一下紧张了起来,躲到了阿赞峰的身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