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阴神拍婴-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4章 阴神拍婴

    小雯高兴了起来说:“那些不认识的泰国降头师长的那么邪恶,看着都瘆人了,要是罗哥你能亲自出马就太好了,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必须的啊,我骗你干啥。”我说。

    小雯激动道:“那我就放心了,对了罗哥,我现在还想加一个降头,我要让那**付出代价泄我心头之恨!”

    我咽了口唾沫,这女人怎么说一出是一出,还这么歹毒,最毒妇人心这话真没错。

    虽然这是赚钱的好事,但我连情降都没弄明白,要是在接一个活恐怕要焦头烂额了,而且报复人的降头一般都很邪恶,还是不碰的好,想到这里我说:“妹妹消消气,没必要跟那种女人一般见识,咱们现在主要是为了让老郭回到你身边,别的事不好节外生枝,等老郭回到你身边就是对那女人最好的惩罚了,你说对吧?”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鄙夷,你自己都是这种女人又有什么资格恨人家,我也是醉了。

    小雯幽怨的叹了口气说:“那好吧,先让老郭回到我身边吧,报复那女人的事先放放,对了,价钱方面。”

    “本来请那边的降头师过来,各种费用加起来最少也要五万块,但为了妹妹考虑,罗哥决定亲自出马,这就省去了机票之类的杂费,不过下降头需要用到一些特殊材料,有些只有泰国当地才有,价格不菲林林总总加起来三万块还是要的,至于我的人工费就算了,毕竟我们关系这么好。”我将想好的说辞说了。

    小雯忙说:“别,我不能让罗哥吃亏,你这么帮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我给你加五千,三万五行吗?”

    没想到小雯这么好说话,我顿时心花怒放,黄伟民给我拍了视频、做了剪辑和音频,这对他来说没什么难度,给他五千块完全足够了,我净赚三万,这钱也太好挣了,我的脑子里仿佛响起了点钞机快速点钞的美妙声音,要是能多几个像小雯这样的客户,不仅可以把债给还了,没准还能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呢!

    我表示了感谢后小雯说:“那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都快等不及了。”

    反正那段经咒我也背的差不多了,说:“随时可以,不过在开始前你要帮我弄点东西来,老郭的毛发、血液和衣服,毛发最好是带毛囊的,这样效果更好,还要你的经血。”

    小雯吃惊道:“啊,要老郭的毛发和血我倒是理解,为什么还要我的我的经血?”

    我故弄玄虚说:“不好意思妹妹,这是行内秘密我没办法告诉你啊,干我们这一行的全都在佛像前发过毒誓,要是泄露了秘密会遭天谴的。”

    小雯赶紧说是她多嘴了,她会想办法去弄这些东西,只是最近她不在生理周期内,还有七八天才到周期,问我普通的血能不能代替,我说这是硬性要求没办法代替,降头是非常严谨的东西马虎不得,小雯想了想说那就只好吃药提前周期了。

    我也懒得管她吃药对身体有什么伤害,既然她要有收获,总要付出点代价。

    挂了电话后我就到市内淘东西去了,开坛用到的物品视频里拍的很清楚,黄伟民的字幕也标的很清楚,甚至连每样东西的详细作用都进行了解释。

    我先去稻草编制工艺品店里让老板给我扎了一个芭比娃娃大小的稻草人,去香烛店买了蜡烛香,又去菜市场买了带血的新鲜牛羊内脏。

    香烛就不用说了,这种仪式必备;稻草人是被下降者的代替品,是用来代替郭万达的,就像当天那条蜈蚣代替我承受灵力一样,最后烧焦了,如果不是那条蜈蚣替我承受了部分灵力,估计我早就挂了;至于新鲜牛羊内脏是用来供奉阴神的,以求借助阴神之力达到降头的效果,虽然情降很简单,属于药降,但无论是什么降头都需要开坛做法,即便是最简单的药降,想要发挥真正的功效,也是要借助阴神之力的,这就是降头为什么这么邪的原因。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上哪去请阴神?

    黄伟民虽然在字幕里解释的很详细,所谓的阴神用中国人的话理解就是阴司之神,什么土地、山神、城隍、判官都属于阴司之神,可问题是这些是中国的阴神,而下降头需要借助的阴神之力是泰国阴神,我只能给黄伟民打电话了。

    黄伟民讪笑说:“这还不简单啊,你身上的纹身里绝大部分面目狰狞的都是阴神,你自己就可作为阴神了。”

    “这么说我要拿香火和牛羊内脏供奉自己,开什么玩笑呢,我不干!”我惊道。

    黄伟民笑说:“哈哈,听我把话说完,你找人临摹一张画像,我给你传一段加持(开光)法门,你对着画像念三遍,香烛、内脏供奉后就能产生简单法力用来下降了,不过最好选拍婴作为下情降的阴神,拍婴主要的功效就是招异性桃花缘的。”

    我脱了衣服一边打量身上的纹身一边问:“哪个是拍婴?”

    “头上有独角看着像螺丝,眼睛是红的,耳朵很大,呈打坐姿态的。”黄伟民说。

    我在身上找了一下,果然在腹部位置有黄伟民说的拍婴纹身,挂了电话后我跑到了公园,在湖边的亭子里找了个专门给游客画素描像的人,花了二十块画了张拍婴画像。

    我将采购回来的东西放回了出租屋,晚上的时候黄伟民给我发来了加持拍婴的法门,只有两句泰语倒也好记,背熟后我就躺下睡觉了。

    现在万事俱备就等小雯弄来东西,就可以进行下降了。

    第二天中午,小雯约我在郊区一家偏僻的咖啡厅见面,她将我要的东西放在一个小铁盒里递给我,我本来要打开检查下,但小雯有些难为情给阻止了,这么简单的东西我想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就只好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