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韩国人的请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40章 韩国人的请求

    杜勇听完后笑我是冤大头,阿赞峰检验头骨法力我跟着擦屁股付钱,我说这也没办法,谁叫我想跟人家学本事。

    杜勇想了想说:“在荒郊野外的小寺庙都能碰上,咱俩还挺有缘的,这个面子总要给你,我跟龙婆披说道说道,收费低一点,我也少赚点。”

    说罢他就大摇大摆的进了寺庙,有了杜勇的关系,最后以两千泰铢的价格成交了,我把达邦的头骨交给了龙婆披,他说这两天会日夜诵经超度达邦,这我就放心了。

    我没急着离开,因为我打算让杜勇开车送我一程。

    杜勇打了个电话,过了没多久大批的村民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大家一起把新佛像抬了下来,又把旧佛像抬到了车上,进行了一个交换。

    我好奇问:“你还回收旧佛像?”

    杜勇说:“当然啊,这叫以旧换新,实话跟你讲新佛像我根本不赚钱,相当于免费送了。”

    我有些吃惊,说:“那你不是赔死了,这尊新佛像看起来造价不菲啊。”

    杜勇嘿嘿一笑说:“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真正有价值的是旧佛像,旧佛像因为常年在寺庙里,每天有龙婆对着诵经,还有信徒的虔诚供奉,越旧灵力越强,是正牌绝佳的材料,你想想这么大一尊佛像,要是打碎了能制造多少块正牌?新佛像反而没这种效果。”

    我恍然大悟,杜勇这小子还真是有生意头脑,想想还真是如此,龙婆制造的正牌通常都会加入庙土、经灰,连寺庙里的土都能有灵力,更何况是每天被信徒、龙婆供奉的佛像,灵气肯定比庙土强,这笔生意确实划算,难怪他愿意降价卖新佛像了,没想到这个行当里赚钱的门路还挺多的。

    将新旧佛像换好后龙婆披带领村民向杜勇行礼道谢,杜勇哈哈笑着回礼,这生意做的皆大欢喜。

    我让杜勇送我去曼谷,他答应的很爽快,还说要请我吃饭、马杀鸡。

    杜勇一路驱车开往曼谷,做成了一笔划算的买卖让他十分得意,将音乐声开的很大,我熬了一夜困得不行,说想睡觉让他消停点,他只好悻悻的把音乐关了。

    我打着呵欠正想靠椅背上眯一小会,手机突然响起来了,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有点不想接,但手机一直响,没办法只好给接了。

    一听居然是昨晚送我来暖武里的韩国人李敏成,这让我颇为意外。

    李敏成的情绪十分低落,声音都有点沙哑,我问他找我什么事,李敏成说他女儿快不行了,医生都让回家准备后事了,他和他老婆昨晚难过了一夜,他老婆更是哭晕过去了,李敏成想起了昨晚跟我的聊天内容,想找我看看能不能让阿赞师傅的法力延续他女儿的命。

    我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是病急乱投医了,只好告诉他阿赞师傅不是万能的,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阿赞师傅法力再强也无法对抗自然规律啊。

    李敏成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发出了抽泣声,我很理解他的悲伤,只是这事我也没办法,李敏成说其实他知道这个道理,但总要在女儿临终前做点什么心里才踏实,主要也是想给老婆个安慰,让老婆看到一丝希望,他老婆在国内也是个虔诚佛教徒,如果由法师宣布死亡会比医生宣布来的有温情,也更容易让他老婆接受。

    老实说我已经累的不行了,很想拒绝这种请求,但又不忍心,要是拒绝的话就显得太没人情味了,我跟李敏成只是萍水相逢,他能想到我对我是一种信任,何况他现在正是难过的时候,拒绝就等于在人家伤口上撒盐,更会让他留下中国人冷漠的坏印象。

    我想了想就问他在哪家医院,李敏成说医生已经让他女儿出院了,他们夫妻把女儿带到了暖武里临时租住的公寓楼里,他女儿经不起折腾了,所以暂时没回曼谷,他今天向公司请了家留在暖武里陪女儿,告诉我地址后他便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有些恍神,杜勇问我什么事,我只好把昨晚搭车遇到韩国人的事告诉了他。

    杜勇表情像便秘了似的,说:“说真的,你跟这韩国人又不熟,只不过搭了下人家的顺风车,没必要答应这种请求吧?”

    我无奈道:“人家主动打电话了,你让我怎么拒绝嘛。”

    杜勇笑了下说:“谁让你拒绝了,你直接屏蔽他电话,然后当他没打过电话就行了。”

    我说:“这样是不是太没人情味了?”

    杜勇叹了口气说:“确实有点没人情味,不过那也没办法,做好人也要有个限度,做烂好人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我坐在那看着延伸的公路发呆,没有屏蔽李敏成的电话也没有多说什么,当车子经过隔离带间隔人行道的时候,杜勇突然猛打方向盘调头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他看了我一眼笑说:“看你这样子是没听进去了,与其把你送回曼谷你又偷偷回来,还不如就在这调头呢。”

    我感激的看了杜勇一眼,也确实如他所说,就算我回了曼谷心里也会一直记挂这件事,到时候没准真像他说的那样会偷偷折返,现在他帮我下定了决心,我也不在犹豫了,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送女孩最后一程也算是给自己积德积福报吧。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暖武里府直辖县,找到了李敏成在这边的住址,李敏成租的公寓楼附近环境还不错,有小公园和绿化区。

    我给李敏成打电话,让他下来接我。

    李敏成下来带我们去了他家,刚进他家我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的消毒水味道,就好像到了医院似的,客厅角落里一台加湿器正在安静的冒水汽,屋里很凌乱,很长时间没收拾了,茶几上摆着泡浮囊了的泡面,只是泡了却没有吃,可见这家人现在根本没心情吃饭了。

    李敏成带我们来到了卧室前,还没敲门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鼻子一痒就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