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心中有鬼-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44章 心中有鬼

    杜勇听龙婆披这么说皱起了眉头,估计是嫌太麻烦了。

    请龙婆驱邪就是这样,他们会为事主考虑更多,刚才龙婆披有那样的建议,也是出于对淑媛未来的考虑,要是换了阿赞师傅,肯定不会有这么多顾虑了只要达到目的就行,现在为了淑媛也只能这样做了。

    小孩阴灵有什么诉求、找到葬身之地以及尸骨,三个要求加在一起等于是要搞清楚这小孩是怎么横死的,确实不好弄啊。

    我问龙婆披要怎么做,他说只能跟这小阴灵沟通才能知道,刚才他在给淑媛检查的时候已经试图跟小阴灵沟通了,但小阴灵怨气很大,比较抗拒沟通,有点不好办,但也不是没办法,午夜十二点是阴灵力量最弱的时候,他可以施法压制小阴灵,让淑媛短暂的清醒过来,问问淑媛也是一个办法,因为小阴灵死缠着淑媛肯定有原因,当事人多少会知道点情况。

    龙婆披的言下之意是说淑媛应该做过什么惹怒了小阴灵,才导致被缠上,可问题是淑媛才七八岁,行为能力有限,能做什么惹怒小阴灵?

    杜勇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跟龙婆披交流了下,龙婆披说阴灵缠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这个人跟它的死有关,另外一种就是无差别的发泄怨气,但像这样缠的这么深,肯定属于前者,是报复性的,换句话说淑媛跟这小阴灵的死有关,这让我很震惊。

    龙婆披说晚上施法压制小阴灵,需要耗费不少法力,现在要养精蓄锐,说罢他就自行在客厅里找了个角落盘坐在那闭上了眼睛。

    李敏成见状上来问我龙婆披是什么意思,说看到我们在那嘀嘀咕咕了半天,说了些什么,我只好如实相告了。

    李敏成听完后吃惊的张着嘴巴,眼神游离出了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我问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他回过神忙说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淑媛很乖巧怎么可能得罪阴灵,跟着他看了看手表,说到午饭时间了,他老婆情绪不佳做不了饭,他亲自去给我们准备点午饭。

    我产生了怪怪的感觉,刚才他的神情很不自然,好像有点不想跟我聊这个话题,甚至像是以做饭为借口不想跟我说话了。

    我把李敏成的反应告诉了杜勇,杜勇转头看向厨房,摸着下巴说:“韩国男人都有大男子主义,很少做饭,他老婆都在,他却主动去做饭确实有问题,你等下,我问问龙婆披。”

    杜勇坐到了龙婆披身边去,跟龙婆披耳语了几句,龙婆披睁开眼睛对杜勇说了几句,杜勇回来后说:“龙婆披说还有一种阴灵缠人的报复现象,就是找害人者亲近的人报复。”

    我忽然想起了达邦的事,阿赞峰说过达邦要是过了融魂期,就会找杀他的人以及血亲报复,难不成淑媛也是因为这样被小阴灵缠上的?

    杜勇说:“别想了,是不是这样到了晚上十二点就一清二楚了,反正时间还早我先把佛像送到曼谷去加工成材料,等忙完了在过来。”

    杜勇走后我越想越觉得李敏成有问题,实在忍不住就进了厨房,什么也不说,就站在那盯着他。

    李敏成被我盯的很不自然,一边切菜一边回头看,陪笑说让我在外面等就好。

    我说很少看到韩国男人做饭,进来参观参观,然后盯着他发笑。

    李敏成被我弄的心不在焉了,切菜切的一塌糊涂,终于他不小心切疵了,刀子一滑切到了手指,血流如注,砧板掉到地上,菜洒了一地,李敏成紧锁眉头捏着手指。

    金允善听到动静马上跑了过来,打开橱柜拎出急救箱,拿出创可贴帮李敏成贴上,还用韩语抱怨了什么,然后把李敏成推出了厨房,动作麻利的收拾东西,系上围裙做饭。

    情况很明显了,金允善是可以做饭的,这等于把李敏成的谎言戳穿了。

    我一言不发的盯着李敏成,李敏成眼神躲闪,不敢看我,赶紧去了客厅。

    李敏成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情绪低落,忍不住点上一根烟,但没有抽,只是在那愣神,我跟到客厅在他身边坐下,李敏成终于克制不住了,痛苦的掩面,让我不要在盯着他了,我这样让他很不舒服。

    有时候一个人心里有鬼很怕被人盯,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用犀利眼神盯他,他就受不了了,看样子他绷不住了。

    我拿掉他手上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问他是不是心里藏着什么事。

    李敏成表情木然,双眼布满了血丝,双手握了下拳,突然说没什么事,只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一方面要保住自己的职位,一方面要照顾老婆和女儿,他有点撑不住了,过的很压抑很痛苦。

    我皱了下眉头问只是这样吗,李敏成眼神坚定点了点头,反问我到底在怀疑什么,他一句话把我顶的语塞,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明明已经绷不住快说了,却在话到嘴边的时候突然变卦了。

    我意识到了什么,这可能是李敏成心里的保护机制在起作用,他有很大的顾虑,否则不会这么矛盾了,他对女儿的关心不是装出来的,肯定也不愿女儿出事,这说明这件事至少跟他女儿性命是同等重要的!

    我不知道韩国男人是不是都这么偏执,至少李敏成是这样的,既然他不说我也没办法勉强,只能等龙婆披晚上施法了,希望龙婆披能顺利压制住小阴灵,等淑媛清醒过来什么都清楚了。

    金允善做了紫菜泡饭,配上一小碟泡菜,我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也就没客气,金允善请龙婆披过来吃饭,龙婆披过来看了眼,摇摇头直接坐回去了,看样子是吃不惯了。

    金允善有些为难,我示意她不要在意,然后给杜勇打了个电话,让他忙完回来的时候给龙婆披带份泰国特色的食物。

    吃过饭后我也盘坐到龙婆披身边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杜勇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