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五面梵天-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45章 五面梵天

    杜勇给龙婆披带了一份泰式菠萝饭,龙婆披完全不顾形象直接上手抓,吃的津津有味还吧唧嘴,估计也是饿了,吃完后他抹了把油嘴,告诉我们可以开始了。

    进房后龙婆披直接爬上床,摘掉淑媛的氧气罩,掀开被子,取出白色经线,绑在淑媛的手脚腕上,将经线另一头绕到了自己的左手掌上,跟着从包里取出一串念珠,右脚撑起,仰头把脸对着天花板,这才闭眼开始诵经。

    不管是龙婆僧和阿赞师傅都会用经线诵经,我倒不觉得奇怪,但龙婆披的诵经姿势好独特,一般的龙婆都是盘坐,可他却把右脚撑起,还把头仰天对着天花板,姿势古古怪怪。

    我小声问杜勇这是什么法门,杜勇嗤笑了下说:“这下显出你没文化了吧,不过也不怪你,这是泰国比较少见的一种结跏跌坐,叫大梵天结跏趺坐。”

    结跏趺坐就是佛像的坐姿,龙婆和阿赞师傅都会按照自己的信仰或修行法门模仿对应的神佛法相坐姿,就像阿赞贴娜曼模仿湿婆神是一个道理,她的密宗瑜伽实际上也是一种结跏趺坐,根据信仰和修行的法门有很多种坐姿,最常见的就是正跏趺坐,就是我们称的盘坐,除此之外还有半跏趺坐、跪坐、倚坐、箕坐、蹲居坐、降魔坐、吉祥坐等等,这是我看过阿赞贴娜曼那古怪的姿势后看书获得的知识。

    龙婆披这种诵经坐姿我从来没见过,杜勇刚把四面佛拉走,龙婆披肯定拜的是四面佛,四面佛在泰国很常见,但却是一尊外来神祇,是从印度流传过来的,原是印度教、婆罗门教三主神之一的梵天,也称大梵天,顾名思义四面佛当然是四张脸,分别朝向四个方向,龙婆披既然拜四面佛,模仿坐姿的话肯定是四面中的一个朝向,可他却把头朝上仰,对着天花板,所以我才觉得好奇。

    “大梵天结跏趺坐怎么是朝天上的?”我纳闷道。

    杜勇解释说:“那是因为这不是普通的大梵天结跏趺坐,龙婆披修的是古印度五面梵天法门,是有五个面的,除了我们平常看到的四个面外,还有一个面是对着天的,这种法门基本失传了,龙婆披是唯一传人,泰国也只有龙婆披一人修这个法门,法本完整,法力强悍,他要是强行驱除小阴灵,小阴灵根本扛不住,分分钟被秒杀,你还以为他没什么能力吧?他不过是宅心仁厚,不想让淑媛出事罢了。”

    “这么强悍?”我吃惊道。

    杜勇说:“本来我是不太愿意请他的,杀鸡用不着宰牛的刀,太浪费了,但他是距离这最近的龙婆,我又正好帮他换了新佛像,多少有点面子,就顺便请他来接这生意了。”

    我若有所思点着头说:“那他的寺庙怎么这么破败,不像有些寺庙香火那么鼎盛。”

    杜勇苦笑道:“泰国人见惯了四面佛,对于五面梵天造像接受程度不高,龙婆披诵经姿势又这么古怪,所以没什么人找他,也只有那些付不起钱的乡巴佬找他了,毕竟也是个龙婆,你估计还没看到我给龙婆披拉来的那尊佛像的头顶吧,头顶也是有张脸孔的。”

    原来是这样。

    我们正聊着淑媛出现了症状,李敏成夫妇发出了惊呼声,我回过神一看,只见经线都绷直了,淑媛整个人被经线扯的飘起来了,这一幕确实让人很震惊,就好像悬浮魔术似的。

    我很清楚经线根本不可能把一个小女孩拉的悬浮起来,这应该是淑媛体内的阴灵在起作用,只见淑媛表情痛苦,惨白的小脸上全是汗珠,并且发出了虚弱的呻、吟,身子时不时弹动一下。

    李敏成紧张的靠到了我身边来,问我这是什么情况,我示意他别多问看着就行。

    李敏成咽了口唾沫,只好呆呆的看着了。

    淑媛悬浮在空中后龙婆披加快了诵经频率,声调也高了不少,突然绑在淑媛左脚上的经线绷断了,左脚顿时耷拉了下来,紧接着其他经线也都绷断了,淑媛猛的掉落背部着床,她这一摔,我看到她身上有黑气四散,就像是摔在了面粉里激起了粉尘一样,只不过这粉尘是黑色的。

    淑媛在床上挣扎了起来,双脚乱蹬,双手死死掐着自己的喉咙,掐的都翻白眼吐舌头了,喉咙里还发出高分贝的刺耳嘶叫,让人耳膜的生疼。

    淑媛的状态看着很恐怖,李敏成跟我和杜勇一样都看愣住了,金允善看到淑媛这样心疼的不行,撕心裂肺的哭着,大叫淑媛名字,最后控制不住情绪还打算扑过去。

    龙婆披发现了金允善的举动,朝我们瞪了下眼,杜勇一个惊颤回过神,冲上去把金允善给拽住了,金允善痛哭流涕,不断呼唤淑媛,挣脱不开杜勇只好无奈的瘫坐在地上捂脸痛哭。

    眼看淑媛要把自己掐窒息了,我的心都揪起来了,这时候龙婆披从包里取出一个手柄上带着佛头的铜铃,我认得这法器,是金刚铃。

    龙婆披拿金刚铃在淑媛的脸上晃起来,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与此同时龙婆披也在不断诵经。

    渐渐的淑媛安静了下来,把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松开了,躺在那一动不动了,就像是睡着了。

    屋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只能听到龙婆披摇铃和诵经的声音,我们几个都看呆了,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反应这么强烈的驱邪法事。

    金允善也停止了哭泣,愣愣盯着淑媛,在龙婆披停止诵经和摇铃的同时,淑媛也睁开了眼睛,她转动眼睛环视着我们,似乎有些害怕,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金允善身上,小嘴动了动,叫了声“哦妈”。

    金允善似乎太激动了,只是发抖,居然没反应,直到我提醒她淑媛清醒了,她才一下反应过来扑上去,抱着淑媛就痛哭了起来。

    李敏成见状也慢慢走过去,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这一幕很感人,我的鼻子都有点泛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