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公路鬼影-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47章 公路鬼影

    杜勇好像比我还嫉恶如仇,怒气未消还要动手,但我把他拦住了。

    这时候淑媛从床上爬了下来,抱住李敏成,奶声奶气的用韩语说了什么,还用手抚去李敏成的泪水,她在以自己的方式安慰父亲。

    淑媛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变成这样,罪魁祸首就是她父亲,李敏成哭的更厉害了,紧紧搂住了淑媛。

    虽然我很生气,但看到这一幕气也有点消了,只是在心里感慨人性到底是什么,李敏成在女儿面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是一个天使,但又是个为了一己私欲可以把一个孩子活埋的魔鬼,人性这东西真是太复杂了。

    我正想着淑媛忽然瘫倒在地陷入了昏迷,李敏成惊慌失措摇晃着淑媛,金允善一把推开李敏成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抱着淑媛放到了床上去,跟着跪到了我们和龙婆披面前,双手合十虔诚的让我们一定要救她女儿。

    龙婆披把接下来要做的事说了下,大概意思是要带着淑媛去小男孩的出事点和埋尸点,他要做法进行驱邪和超度。

    李敏成跪行到我们面前,说要带我们去,尽量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冷笑说你当然要去了,你不去谁知道出事点和埋尸点在哪,小男孩都死了还弥补个屁,怎么弥补,能让他活过来吗?

    李敏成内疚的低下了头。

    龙婆披怕金允善去了现场,情绪控制不住影响了他施法,所以让我转告金允善不要去了,金允善不同意,我说一定把一个活蹦乱跳的淑媛给她带回来,她这才答应了。

    我们一路驱车朝曼谷方向开,由于事发地点是曼谷朝暖武里开的对向车道,中间又有隔离带,加上当晚李敏成吓的六神无主,根本不记得是那段路了,车子又不能逆行,没办法我们只好把车停在差不多的路段,到公路对面去,开始步行。

    我回头看了李敏成一眼,他背着淑媛,眼泪就没停过,我心说现在知道后悔和内疚了,早干什么了,我一点都不同情他,同情的只有淑媛这个无辜可怜的孩子。

    龙婆披在前面打头阵,右手一直握着念珠,似乎在默默诵经,走出了将近三公里龙婆披才停住了,回头告诉我们他感应到了阴气,让我们四下找找看。

    我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这里离那达邦的村子很近,附近只有这一个村子,搞不好小男孩也是这个村里的人。

    同时我还想起了一件事,记得那晚乘查潘的榴莲车也经过了这里,当时查潘昏昏欲睡,车子开的左右摇摆,在经过这路段的时候突然踩了一脚急刹车,我因为惯性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我怪他刹车踩的太急,他说有个小男孩跑了过去,好像还撞到了,所以踩了刹车,他怕有事下车检查,结果发现是榴莲从车上掉下来卷进了车轮,我还说了他两句,让他白天这么累晚上就不要去暖武里卖榴莲了,搞的疲劳驾驶还恍神出现了幻觉,当时我压根没在意,把这事抛在脑后了,现在想起来让我不寒而栗,查潘看到的不是幻觉!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半点了,这个时间的公路上没有一辆车经过,我和杜勇跑上公路寻找,没多久我就找到了一摊干涸发黑的血迹,没想到两个多月过去了血迹还在。

    龙婆披示意我们都退到公路边上去,还让我们帮他盯着车辆,以免有车子经过发生意外,他盘坐在那诵经。

    我知道龙婆披来这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化解小男孩残留在这的怨念,以免发生类似查潘那晚看到的事一样,查潘比较幸运没出什么事,要是别的司机一个不小心,为了躲小男孩阴灵发生意外,就得不偿失了,龙婆披干活考虑的还真深入。

    大约十分钟后龙婆披告诉我们这里的怨念化解了,过往的车辆不会看到幻象了。

    跟着李敏成又带我们去了埋尸点,时隔多天在回来这个地方,李敏成显然还有些后怕,不住的吞咽唾沫,十分紧张。

    在龙婆披的示意下李敏成亲自动手把大袋子挖出来了,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小男孩的尸体早已经腐烂发臭,尸臭味极浓,熏的人难以忍受,土里还有大量的食腐性虫子在蠕动,看着很恶心,我们只能捂着口鼻退了开去。

    龙婆披打开了袋子,把尸骨取出来,小男孩的尸骨还没完全白骨化,上面甚至还粘着黑色腐肉,李敏成被吓的抖如糠筛,龙婆披冲他喊了一声,他顿时一颤。

    我提醒李敏成,龙婆披示意他把淑媛抱过去了,他这才反应过来走了过去。

    淑媛躺在了地上,手脚腕上再次被绑上了经线,但这次另一头没有绑在龙婆披的手上,而是小男孩的尸骨上。

    做好准备工作后龙婆披在小男孩尸骨和淑媛之间坐下,从中间把经线扯了起来握在手中,这才开始以五面梵天跏趺坐的姿势进行诵经,随着他的诵经,我看到淑媛身上的黑气都顺着经线蔓延到了小男孩的尸骨上,淑媛的气色当场就好了很多。

    龙婆披诵经的过程持续了将近一夜,在他结束诵经的时候天都快亮了,龙婆披浑身大汗,额头也渗出了细密汗珠,看来消耗了不少法力。

    龙婆披告诉我们基本搞定了,但没有彻底化解超度小阴灵,还有最后一步要做,不过这一步是选择性的,说完他就看向了李敏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敏成连忙向龙婆披行礼,问是什么事,只要他做得到的一定会做。

    龙婆披说尸骨不能一直埋在这里,没人供奉的话会滋生怨念重新聚集,不过对淑媛已经没有影响了,他给了李敏成两个选择,要么让他带回寺庙由他夜以继日的诵经进行供奉,要么送到父母那里由父母供奉,只有这两种方式才能彻底超度小阴灵。

    我懂龙婆披的意思了,事实上这两个选择跟李敏成无关了,龙婆披这是给了李敏成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我不禁向龙婆披投去了尊敬的目光。

    李敏成愣住了,也不知道他会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