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危机四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53章 危机四伏

    阿赞峰气呼呼的把域耶收了起来,因为的存在,鲁士卡迪也看出了什么,问阿赞峰大晚上跑到他的修法场所来干什么。

    阿赞峰面子上挂不住,选择了背过身去,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自己跟他说。

    我只好主动迎了过去跟鲁士卡迪行了个礼,然后把想找他解决危机的事给说了,鲁士卡迪听完后微微皱眉,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返回了木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我看向阿赞峰,但他不搭理我,没一会鲁士卡迪的助手出来了,来到我面前跟我商谈价格,看来这事有门了。

    鲁士卡迪的助手提出了八万泰铢的价格,但只是解个降,其他的一概不管。

    我有些犹豫,八万泰铢相当于一万六人民币,还只是解个降,感觉有点不值,方中华现在都踩到我们头上来了,如果不还以颜色,恐怕无法起到震慑作用,到时候他可能还会在下手,我想了想问他能不能对付落降的降头师。

    鲁士卡迪的助手迟疑了下才点点头,不过要求再加七万泰铢,一共十五万泰铢,折合人民币三万块,价格稍微有点高,但如果真能化解危机,值倒是挺值,不过鲁士卡迪的助手突然补充说他们只能保证尽最大努力,但不保证一定能斗赢那个降头师,不管输赢收的钱他们肯定是不会退的。

    虽然我理解鲁士卡迪助手的意思,但花了钱还化解不了危机,就会变的很被动。

    我陷入了李敏成当时找我驱邪一样的局面,不同的是李敏成是因为信任和钱的问题,而我是怕化解不了危机,到时候麻烦会更大。

    我有些犹豫了,本来打算跟黄伟民、吴添商量商量,可这鬼地方手机完全没信号,没办法我只能找阿赞峰求助,想听听他的意见,我只能厚着脸皮凑过去了。

    阿赞峰还在生气我刚才下他面子,并不搭理我,我有些没辙,急的原地打转,最终我还是打定主意了,决定赌一把,因为我看得出来阿赞峰是欣赏鲁士卡迪的,否则也不会大老远带我来找他了,而且刚才他们对峙的时候阿赞峰也颇为忌惮鲁士卡迪,这说明鲁士卡迪能力确实不低,至少跟阿赞峰不相上下。

    打听主意后我便告诉了鲁士卡迪的助手,他点点头说他和鲁士卡迪要收拾下,让我等下。

    十多分钟后鲁士卡迪和助手一起出来了,鲁士卡迪换了一套白色衣服,看着多少正常点了,估计也怕自己刚才的打扮上不了飞机,助手则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看样子是要两个人一起去中国了。

    我们四人一起出了山,路上我也知道了鲁士卡迪的助手叫匹拉旺,是个老挝人,给鲁士卡迪当助手已经有两年了,也能下降头,只是能力很低,上不了台面。

    出了山后匹拉旺联系了一辆车过来,我们又连夜去了曼谷。

    回到曼谷后阿赞峰自行回了驻地,临走前连招呼也不跟我打,看来真的是生我的气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他这人这么要面子。

    我把找了鲁士卡迪解决问题的消息发到了群里,并汇报了价格,黄伟民和吴添纷纷嫌贵,不过他们也只是发了几句牢骚,并没有表示反对,他们知道这事关乎到佛牌店的生死存亡,贵点也没办法,只是希望鲁士卡迪能起作用。

    安排鲁士卡迪和匹拉旺在曼谷酒店住下后我返回了驻地,阿赞峰盘坐在外屋,眼睛瞪得如牛眼,我自知惹他生气不对,跪到了他面前去道歉,解释说因为太着急了才那么做,谁知道会让他没面子了。

    德猜像是他心通了我的心意似的,爬上阿赞峰的肩头,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舐,帮我一起哄阿赞峰高兴,在德猜的帮助下阿赞峰的火气渐渐消了,他说如果下次还出现这样的情况,就马上把我逐出他的门下,更别指望他会帮我解降,我连忙点头,他这才回了内堂休息。

    我总算松了口气,颇为感激的抱起德猜抚了抚它的背。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带上鲁士卡迪和匹拉旺回过了。

    吴添赶来机场接我们了,接上我们后我们就打出租回汉口,安排鲁士卡迪和匹拉旺在酒店住下后,我问了吴添店里生意的情况。

    吴添得意洋洋的说生意有了起色,前段时间疯狂发名片、广告开始出效果了,这几天有好多人都拿着名片来请佛牌,朱美娟要不断的向客人介绍佛牌,一个人都应付不过来了,这几天平均下来每天都能卖掉十来条,比隔壁刘胖子的珠宝店生意还好,吴添只能暂时不出去发名片了,回店里帮忙了。

    我皱了下眉头,感觉有点奇怪,前几天跟吴添通电话他还说店里没生意,怎么这几天生意突然好起来了,我说这事会不会有问题。

    吴添摆手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觉得在这节骨眼上生意好转,有点不对劲?”

    我点点头。

    吴添说:“老实说一开始我也有这样的怀疑,生怕是方中华搞得鬼,但那些人全都是拿着名片来的,我还特地问了他们是在哪里拿到的名片,他们说的地方我都去发过,有几个美女我看着还挺眼熟,还是我亲自把名片发到她们手上的,因为长的漂亮多看了几眼,所以有印象,没什么问题,再说了卖得都是正牌,也不可能出什么乱子,你别杞人忧天了,我做事还是挺小心的。”

    吴添这么说我稍微放心了点,但心里始终有那么点不对劲的感觉。

    我去店里看了下,并且在店里坐了一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拿着名片进店咨询,并且爽快的买下需要的佛牌,朱美娟忙的都没空搭理我了,我观察了这些顾客,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什么阶层的人都有,可能真是吴添的发的广告起作用了,再说了即便真是方中华搞的鬼,在不知道他的意图前也没办法,总不能把客户赶出去吧?

    因为林总的事比较急,我暂时抛开了这事,让吴添带我去医院看看林总,这事要尽快解决了先。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