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神遗派降头-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54章 神遗派降头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和吴添商量了下,觉得这事不能在瞒着林总老婆了。

    到了医院后我们找到了林总住的单人病房,还没进去就听到了震天的鼾声,我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个护工,我们以林总朋友的身份得以进去了。

    只见林总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跟普通人睡着了没什么两样,吴添问了护工两句,护工说她做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林总这样长眠不醒的病人,除了大小便失禁外跟睡着了没什么两样,说是植物人也不算是植物人,太奇怪了。

    我凑过去撑开林总的眼皮看了下,只见眼珠里全是一道道红色的血线,就跟蜘蛛网似的,看着很吓人,果然中了很严重的降头。

    林总的手机现在都是他老婆拿着,我打了过去,林总老婆接起电话有点不耐烦,我说我知道林总为什么会这样了,她这才说马上来医院找我。

    半个小时候林总老婆赶来了,我把具体情况告诉了她,她有点不相信的坐在那愣神,逐渐愤怒了起来,大骂蔡彪不是人,居然对曾经的兄弟下这么重的毒手,说着她就要去找蔡彪理论,但被我给劝住了。

    吴添冷笑说这也不能完全怪蔡彪,毕竟是林总先对蔡彪下手的,天天让人家吃狗屎,人家不火才奇怪。

    林总老婆不高兴的瞪着吴添,说这也赖我们这些歪门邪道,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帮他丈夫下什么降头,现在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回来。

    吴添不痛快了,说什么叫不择手段歪门邪道,我们只是按照客户要求办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做买卖罢了,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好心来提醒反倒被当成了坏人,说着他就气愤的表示要走,我只好给劝住了,然后跟林总老婆晓以利害,让她以林总的性命为重。

    林总老婆这才冷静了下来,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我得知这情况后已经从泰国请了法师过来,法师现在酒店里住着,只要她同意立马就能进行化解,但不保证一定能救回林总,因为蔡彪找的高手下的是死降,想解并不容易。

    林总老婆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质问我是不是想通过这事再赚一笔钱,吴添气的不行,在我的提醒下他只好出去抽烟了。

    我苦笑有些无语,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我告诉林总老婆,这事我们其实完全不用管,因为我们的生意做完了,之后林总发生什么变故跟我们没太大关系,我们要是不说,相信她也不会想到是中降头了。

    林总老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我为什么又管了,我没说具体原因,只说林总是刘胖子的朋友,一起吃过饭,觉得林总为人不错拿他当朋友,既然知道了怎么回事,总不能见死不救,而且我们这次是免费解降,不会收取一分钱。

    林总老婆吁了口气,没好气的说我还算是个有良心的商人。

    总算取得了林总老婆的信任,我建议她带林总回家,在医院住着也没用,林总老婆答应了,还说他们夫妻在汤逊湖有套独立别墅,让我们可以去那里找她,留下具体地址后她就去给林总办出院手续了,我从病房出来跟吴添碰上头,去了酒店找鲁士卡迪。

    吴添对林总老婆很不满,说这女人疑心太重,我们做事要小心点,不然准被这女人气炸了,我苦笑说是你脾气太急了,耐心点就没事了。

    我们接上了鲁士卡迪和匹拉旺,打车前往了汤逊湖。

    林总家的别墅位于汤逊湖东南边的江夏区,在一个叫保利十二橡树庄园里,那里全是独门独户的临湖别墅,环境非常舒适,别墅嘚瑟的叫人羡慕,估计每栋别墅不会低于六七百万。

    在快要达到的时候我联系了林总老婆,她已经开车到小区门口接我们了。

    见到林总后鲁士卡迪先是查看了下林总的状态,主要还是看他的眼睛,看完后也是皱起了眉头,说情况确实很严重,对方是个神遗派降头师,所下的降头相当强悍,一般的降头师真没办法。

    我问什么是神遗派降头师,鲁士卡迪解释说降头是需要神鬼力量驱动才能完成的,根据驱动法门的不同,主要分为两大派,一种是利用鬼的力量,也是最常见的死降,利用鬼的力量下降头最厉害的无疑就是槟城鬼王门下的鬼王派降头,基本无人可解;另外一种就是利用神的力量,所谓神的力量就是高僧的遗物或者骨灰、舍利等等,神遗就是神明遗物的意思,比如释迦牟尼的骨舍利,就有很强的法力,用来下降也很牛逼,也是无人可解,相当强悍。

    我不解的问既然是用神明的遗物来驱动降头,被奉为神明的大多是正派高僧,用他们的遗物下的降头怎么会这么邪门。

    匹拉旺插话说,虽然是正派神明的法力,但神明的遗物可分辨不清复杂的人心,心术不正的人下的降自然也会邪恶,只要驱动法门正确,就会被驱动去害人,不过神遗派的降头虽然是死降,但相对来说柔和点,否则林总也不会只是昏睡的状态了,换做鬼王派降头可就没这么悠闲的睡觉了,反应很大,会更痛苦。

    我懂匹拉旺是什么意思了,神明的遗物就像一把刀,好人可以用刀救人,坏人可以用刀杀人。

    鲁士卡迪站在床头眉头拧在一起,盯着林总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凑到匹拉旺身边小声问鲁士卡迪在干什么,匹拉旺也神情凝重,说鲁士卡迪应该在想是谁下的手吧,能下神遗派降头的人不多,可以说基本绝迹了,据他所知目前整个泰国没有哪个法师能下神遗派降头的,这次他们面临的挑战不小,能不能解还真不好说了。

    我咽了口唾沫,心说这个方中华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请的这么厉害的人物,被他挑衅还真不是好事,也不知道我到底哪里惹了他,不就是开了家佛牌店嘛,商业竞争是很正常的事,有必要请这么猛的降头师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