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喉咙里的头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55章 喉咙里的头发

    林总老婆见我们一直在嘀咕,有些耐不住性子了,问到底怎么样了,实在不行把人送到美国去看了,她就不信有钱还怕治不了病,什么降头病美国人看不了,要不是看在免费的份上,她才不愿相信什么泰国大师,还说泰国这种穷地方怎么能跟发达的美国比。

    幸亏鲁士卡迪和匹拉旺听不懂,否则林总老婆这么诋毁,他们非生气了不可。

    我对林总老婆也有点反感了,话里话外透着金钱至上和崇洋媚外的价值观,吴添说的倒是没错,这女人不仅疑心重,还三观有问题,要不是看在林总这事跟佛牌店的生死存亡有关,我还真有点不想管了。

    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不可能这么说,我说:“林太太,话也不能这么说,这就像对症下药,既然林总惹了东南亚一带的邪术,就只能请东南亚一带的法师进行驱邪,美国虽然医学发达,但也不见得能看这种邪病,鲁士卡迪也是慎重起见,要先搞清楚是什么降头才能动手化解,就算去医院也要先拍个片、照个ct不是,你说对吧?”

    听我这么说林总太太才稍微安静了些,双手叉在胸前,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十分不屑的看着我们。

    话又说回来,听匹拉旺的意思这事很棘手,我也确实有点担心,于是询问了下,匹拉旺说虽然有难度,但既然接了这个活他们肯定会尽力。

    匹拉旺应该是感觉到林总老婆的不高兴了,问我客户是不是对他们不信任。

    我很尴尬,说客户不太懂这些数术,所以多少有点怀疑,希望他别介意,匹拉旺笑笑说没事,这种事他见得多了,别说是中国人了,就连有些泰国人都无法理解。

    我问他是不是经常跟鲁士卡迪外出干活,他说一年能有个两三次吧,不过大多时间都是在深山里,日子比较枯燥,所以这次能出国干活让他很高兴,还说中国真大,比老挝和泰国繁华多了。

    我们正聊着鲁士卡迪喊起了匹拉旺,匹拉旺赶紧跟我告歉,跑过去听后吩咐。

    匹拉旺把背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把一尊尊的古墓拍婴取出来,这些古墓拍婴大小不一,最小的只有吊坠那么大,大的有婴儿头部那么大,其他的基本都是拳头那么大的,不过无一例外全都残破不堪,双眼被涂成了红色,有些拍婴身上还有红色的咒文。

    林总老婆看到这些瘆人的拍婴石像顿时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屑,我心说她要是知道这些东西是死人墓里挖出来的,肯定更反感了。

    这些古墓拍婴在曼谷登机的时候还遭到了安检人员的检查,又是拿射线照,又是用探测器检验是否有病菌,还被当文物惊动了警察,弄得差点登不了机,幸好匹拉旺早有准备,提供了私有以及出国商业展览的证明,这才得以放行办理了托运。

    我很好奇的问匹拉旺这种从墓里盗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有证书,匹拉旺说泰国跟中国制度不同,谁发现的就是谁的,只要没抓现形文物就是你的,掏点钱到相关部门打个证明就可以了,至于怎么处理,是卖钱还是展览都随便,因为他们出来干活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所以都是早有准备的,但外国人就不好说了,没准会被抓起来。

    我说你不也是外国人吗,匹拉旺笑笑说他为了跟鲁士卡迪修法,早拿了泰国护照,也算是个泰国人。

    匹拉旺示意我去把窗帘拉上,别让白天的光线照进来,然后按照鲁士卡迪的要求,把拍婴在床边的地上围了一圈,在每尊拍婴的头上都点了黄蜡,鲁士卡迪手持那尊他跟阿赞峰对峙时候的拍婴盘坐了下来,看来这尊古墓拍婴法力最强,是他施法的工具。

    鲁士卡迪将拍婴放在自己身前,左手按在拍婴头顶,闭眼开始了诵经,他念的并不是泰语,好像是印度的巴利语又或者梵语,语气十分低沉,声音很磁性,就像人声低音炮似的,经咒听着让人昏昏欲睡。

    林总老婆不知道为什么抚起了双臂,眼神在房里四下乱看,就好像很冷似的。

    我跟她说要是不舒服可以到外面等候,林总老婆赶紧跑了出去,她出去了也好,免得看到她那态度我们都不舒服,眼不见为净了。

    随着鲁士卡迪诵经那些拍婴头顶的烛火开始摇曳,火苗诡异的指向了床上的林总。

    林总开始觉得不舒服了,就像做恶梦了似的,时不时抽动一下,额头全是汗珠,鲁士卡迪见状直接迎到床边,端着拍婴在林总的面门打转,同时加快了诵经的频率,这时候更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林总的脸上像是变成了透明似的,脸部的毛细血管全都显现在了脸上,密密麻麻相当惊悚。

    林总张开了嘴巴,有了作呕的反应,果不其然,在呕了两下后他突然无意识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喉咙里发出咯痰的动静,就好像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卡着似的。

    鲁士卡迪喊了匹拉旺一声。

    匹拉旺会意立即冲了过去,把手伸进了林总的喉咙,去掏他喉咙里的东西,没一会匹拉旺就从林总的喉咙里扯出了一根很细的黑线,我定睛一看顿时就惊了,这不是什么黑线,而是一根细长的头发丝!

    匹拉旺不停的把头发丝扯出来,这根头发丝长的吓人,起码有两三米长了。

    随着匹拉旺把头发丝扯出来,林总的嘴里也涌出了血水来,整个人开始抽搐弹动,匹拉旺示意我帮忙按住林总,我都看傻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上去按住了林总。

    匹拉旺扯着扯着突然扯不动了,好像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他朝鲁士卡迪看了一眼,鲁士卡迪点点头,单手拍在林总的额头,提高了诵经的声调,匹拉旺趁机猛的一扯,终于把喉咙里的东西给扯出来了。

    当我看到从林总喉咙里扯出来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