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坑了自己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58章 坑了自己人

    蔡彪嘴里的老方只能是方中华了,他请的降头师居然是泰国新一代鬼王阿赞湿!

    上次在黑市的时候黄伟民就提过这个阿赞湿,这家伙是最近几年泰国邪术界的当红炸子鸡,相当出位,丝罗**丢失的包裹就是被他偷走了,没想到他还能下神遗派降头!

    我把这情况告诉了匹拉旺。

    匹拉旺听说下手的是阿赞湿后皱起了眉头,说阿赞湿名声在外,他在山里也有耳闻,阿赞湿落降风格奇诡,很不好搞,但能确定下手的是谁对鲁士卡迪解降也会有帮助。

    我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加速赶回去,到的时候林总老婆还没回来,我们叮嘱了林家的阿姨,让她不要把我们开车出去过的事告诉林总老婆,吴添还塞了几百块钱给阿姨,算是封口费,阿姨见有钱拿点头如捣蒜,说她只是个打工的,也不想管主人家的闲事,我们这才放心了。

    我们回到房间没多久林总老婆回来了,过来跟我们打了声招呼,问还有什么需要,我让她只管去休息就好,到了午夜十二点她如果想参观施法我让阿姨叫她。

    匹拉旺已经把发现的情况告诉了鲁士卡迪。

    鲁士卡迪没什么表示,只是在琢磨那枚锈迹斑斑的鱼钩。

    我凑过去问这鱼钩有什么特殊的,他说他刚才感应了下这鱼钩,鱼钩是杀人的凶器,死者是个被鱼钩钩破喉咙的泰国妇女,鱼钩被黑法加持过,法力很强,路数是古高棉黑法,泰国基本没有修古高棉法门的阿赞师傅,也不像是阿赞湿的手法。

    我愣了下,古高棉黑法不是阿赞鲁迪的法门吗?鱼钩、泰国妇女钩住喉咙横死,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我意识到了什么,掏出用纸巾小心翼翼的包着鱼钩看了看。

    鲁士卡迪还说第二步就是要破解古高棉黑法,因为鱼钩里的阴灵怨气侵入了林总体内,又被古高棉黑法禁锢,如果无法破解法门,就没办法化解林总体内的阴灵怨气。

    我拿着鱼钩抖了下,妈的,这不就是阿赞鲁迪的在黑市卖的那枚吗?!当时我还很好奇的问过这枚鱼钩的情况,难怪鲁士卡迪说的时候听着这么熟悉了,没想到这枚鱼钩到了阿赞湿手中,这古高棉黑法就是阿赞鲁迪的手法了,没想到这次是被自己人坑了!

    那天晚上我们去黑市开眼界,压根没注意买这枚鱼钩的是谁,现在看来当时买这枚鱼钩的可能是阿赞湿的助手!

    我把这情况告诉了鲁士卡迪,他很吃惊,说没想到这么巧。

    这鱼钩是阿赞鲁迪加持的就好办了,只可惜他没手机,我只能给黄伟民打电话了。

    黄伟民得知是阿赞湿后,沉声说:“泰国目前的形势这么复杂,阿赞湿又对那批黑法宝藏虎视眈眈,没想到他居然被方中华请到了国内,在这节骨眼上能请得动阿赞湿,方中华可真神通广大,佩服。”

    我问:“你对方中华了解多少?”

    黄伟民说:“知道的并不多,但内地牌商没有谁不知道方中华名号的,他是内地第一个牌商,是最早接触这行的人,算是这行在内地的开拓者,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问。

    黄伟民说:“没有,一打听很容易就打听到,不过我不建议主动联系他,对方既然暗中找你麻烦,态度很明显,就是想跟你玩一个猫鼠游戏,我怀疑他除了商业利益上的挑衅外,还有别的目的,你主动找他等于破坏了游戏规则,别自讨没趣,咱们接招就行,只要能斗服他,他的真实意图就会浮现了,没准会主动来找你。”

    我有些恼火:“我可没心情跟他玩猫鼠游戏。”

    黄伟民安慰道:“刚才你说蔡彪本来想对你和老吴动手,但被方中华阻止了,这很能说明问题了,耐心点陪他玩,相信只要能破解林总的降头,他自己就会跳出来了,总好过你主动联系他把问题搞复杂化了。”

    黄伟民说的也没错,我只好答应了,跟着说:“你帮忙跑一趟黑市找找阿赞鲁迪,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现在需要他的帮忙,最好午夜十二点前能有消息,我们这边还等着呢。”

    黄伟民有些不乐意,抱怨我老是三更半夜安排他做事,还说年底分润的时候一定要找我算这笔账。

    挂了电话后我们就等着了。

    晚上十一点左右,黄伟民终于给我回了电话,我按下了免提,说话的是阿赞鲁迪。

    阿赞鲁迪说没有破解的经咒,这东西根本就是单向的,既然要解那还加持个什么劲,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嘛,而且没有哪个阿赞师傅会这么干,别说没有破解之法,就算有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法门告诉别的法师,因为这等于是泄露独家法门。

    鲁士卡迪没有吭声,很明显他知道这个道理,难怪刚才他没有主动提出来找阿赞鲁迪了,看来早就料到是这结果了。

    黄伟民似乎抢过了电话,立马破口大骂,说我大半夜累傻小子,害他白跑一趟吧啦吧啦的。

    这事也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没征询鲁士卡迪的意思就给黄伟民打电话,鲁士卡迪也真是的,明知道是这结果也不提醒我,黄老邪骂的刺耳,我尴尬的把电话给按了。

    匹拉旺凑过来说鲁士卡迪性格如此,从来不会干涉别人的想法和做法,就算知道对方要去送死,他也绝不会告知人家。

    我哑然失笑,这些修法者的性格脾气怎么都这么奇葩,阿赞峰如此,鲁士卡迪也如此,跟这些人打交道真是心累。

    这时候鲁士卡迪吁了口气,招呼匹拉旺跟他一起出门,也不知道干什么。

    我问他们要去哪,鲁士卡迪没有回答,迟疑了下才问我附近有没有坟场,他要去阴气极重的乱葬岗坟场,想办法破解鱼钩里的古高棉黑法。

    这可让我犯了难,中国现在早没那种乱葬岗坟场了,况且还是在大城市,这一时半会上哪去找,吴添突然说扁担山公墓离这不远,不知道行不行,鲁士卡迪点点头,示意让我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