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十个女阴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59章 十个女阴灵

    这次我光明正大找林总老婆借了车,林总老婆有些疑惑,问我们去干什么,我没过多解释,只说要去市区办点事。

    我留下吴添以防万一,然后带着鲁士卡迪和匹拉旺赶去了扁担山公墓。

    深夜的扁担山公墓肃萧寂静,一块块墓碑罗列,阴气森森,我们躲过管理处的视线摸进了公墓,我有些担心鲁士卡迪要挖墓,这可不行,这里又不是泰国的荒山坟场不能说挖就挖。

    匹拉旺让我不要担心,鲁士卡迪不过是借这里阴气重的气场,并无挖墓的意思,他这么一说我才放心了下来。

    鲁士卡迪让我在公墓里找十来个年轻人的墓,以十岁的女性为佳,因为这个年纪的女性大多不是正常死亡,要么是病死,要么是意外横死,多少会留下遗憾或者怨气,他要利用这十来个女性营造一个怨气场,来冲破古高棉黑法对阴灵的禁锢。

    这倒是个好办法,墓碑上都有生卒年月,一看便知几岁,匹拉旺取出一团捆在骨头上的经线,但凡是我选好的墓碑,他都用经线给缠上。

    如此这般,等十个女性墓选好后,匹拉旺把十根经线汇聚到一起,扯到鲁士卡迪边上,我朝公墓一看,就像织了一个大大的蜘蛛网。

    匹拉旺把十根线头揉搓成一股,递到了鲁士卡迪手上,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金属头盔,这头盔是虎头形制,还被涂了金漆,这东西我知道,是鲁士师傅帮信徒灌顶经常会用到的,叫鲁士头盖,是鲁士师傅必不可少的法器。

    只见鲁士卡迪将经线缠在了头盖上,戴在了自己头上,然后盘坐下来,取出那尊拍婴王,用刀割破手掌,把血在手掌里涂抹均匀后拍到了拍婴王的头顶,与此同时匹拉旺已经将那枚鱼钩系到了十根经线的交汇处。

    鲁士卡迪满意的点点头,闭眼轻启嘴唇诵经,可能是怕大半夜的诵经声惊动了管理处,鲁士卡迪并没有发出声音来。

    空气突然变的寒冷了起来,山风似乎也变大了,吹在身上都凉飕飕,冻得人直哆嗦,随着鲁士卡迪诵经,只见那枚鱼钩上突然冒出了黑气来,我小声问匹拉旺看到了没用,他茫然的摇了摇头,看来又只有我看到了。

    我正看的出神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一看是吴添的赶紧接了起来。

    吴添告诉我林总出了状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给我打电话了,我问出什么状况了,他说林总突然在房里痛苦大叫,他冲进去一看,只见林总在床上打滚,嘴里不断吐出黑血,他都吓坏了,林总老婆趁机发飙说我们是不是在她老公身上动了手脚。

    我把情况汇报给了匹拉旺,匹拉旺显得很淡定,说这边在破解古高棉黑法,林总体内的阴灵自然会有反应,吐黑血是好事,能清除不少阴毒,让我不要担心。

    我转告吴添,吴添急道:“老大,这个我倒是理解,主要是林总老婆搞不定啊,这娘们大吵大闹,非说我们对她老公动了手脚,还说要报警抓我呢。”

    我早料到林总老婆会趁机发难了,所以并不觉得意外,说:“随她闹去不要管她,她才不敢报警,你忍耐下应该差不多了。”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眼下也只能委屈吴添了。

    鲁士卡迪仍在诵经,等我转头在一看那鱼钩,上面都凝出了水珠,开始滴黑水了,这黑水像是有极高的温度一样,滴到地上立即冒烟蒸发了,没过多久那枚鱼钩又像是被高温烧红了,变的红彤彤的。

    鲁士卡迪见状睁开了眼睛,匹拉旺心领神会,上前将头盖摘了下来,在头盖被摘下来的刹那,鲁士卡迪头上冒起了缕缕白烟,整个头上都被汗水浸透了,他吁了口气收了架势,给了匹拉旺一个眼神,匹拉旺点点头,又从包里取出一个罐子,罐子里盛满了油,冒着一股恶心的油腻味,八成是尸油了,飞机对液体的携带管制相当严格,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带上飞机的。

    只见匹拉旺小心翼翼的解下鱼钩,泡进了油里,那些油顿时就起了反应,就像沸腾了一样,咕噜咕噜的炸泡。

    匹拉旺把盖子给盖上,捧到了鲁士卡迪面前,鲁士卡迪一手按在拍婴王头顶,一手按在罐盖上,又是一番诵经,持续了二十来分钟后才收了,告诉我搞定了,古高棉黑法让他破解了。

    在回林家的路上我有点好奇,就多嘴问了匹拉旺,他说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以毒攻毒的原理,阿赞鲁迪不是用古高棉黑法加持了鱼钩嘛,鲁士卡迪把十个病死或横死的女性阴灵怨气一起封进鱼钩,古高棉黑法虽然强大,但只是针对了鱼钩上的个体单位,所以架不住一下来十个,经咒自然就束缚不住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问那这么一来这十个女性阴灵是不是魂飞魄散了?

    匹拉旺说差不多,我顿时内疚了,这十个女性都是我选的,没想到把她们害的魂飞魄散了,感觉有点对不起人家。

    匹拉旺猜到了我的心思,拍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多想,其实也不能说是魂飞魄散,主要还是被鲁士卡迪收进了头盖法帽,等回去后也许能拿这十女性的灵制作佛牌,让善信佩戴,就能超度她们了,听匹拉旺这么说我心里这才好过了些。

    我们回到了林家,来到林总房门口,发现里面鸦雀无声,吴添不是说林总老婆大吵大闹吗,怎么没半点动静?

    我看门是虚掩的就直接推开了,我看到了林总老婆和吴添,两人就像两尊石像似的站在那,从动作到表情都是一样,甚至连喘气时的心口起伏频率都一致,他们目瞪口呆的盯着床上。

    我转头朝床上看去,顿时一颤,跟着也跟他们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只见床上全是黑血,有的黑血都顺着床单滴到了地上,林总浑身上下都是破溃的伤口,在不停的冒出黑血,整个人就像个筛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