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疯狂的顾客-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62章 疯狂的顾客

    林总说着就转移了话题,愤恨的握着拳头,咬牙问我有没有办法在给蔡彪下降头,这次不要小打小闹的降头了,要直接把蔡彪弄死!

    我心里打了颤,心说这都是什么人,还不知道接受教训。

    吴添捂着肚子装肚子疼跑出去了,我则把手伸进裤兜,悄然按响音乐,借口到外面接电话趁机溜了。

    我们在医院门口碰了头,我感慨道:“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报复蔡彪,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这就是人性。”吴添无奈道。

    我的手机这时候真的响了,一看是朱美娟的就给接了起来。

    电话刚接起来就是一阵嘈杂的背景音,好像在菜市场似的,有很多人在嚷嚷,朱美娟失声道:“罗哥,你和吴哥在哪里,快回来店里吧,店里出事了,我顶不住了。”

    “出什么事了?”我担心道。

    “店、店里生意好到爆炸了,满满当当全是人,我根本忙不过来只要找刘胖子求救,刘胖子都带营业员过来帮忙了,可还是不行啊,柜台里的佛牌基本卖光了,那些买不到佛牌的顾客都急眼了,直接把柜台砸了,伸手就拿,啊。”朱美娟说着就尖叫了起来,紧接着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美娟,你没事吧!”我紧张了,生怕朱美娟出了什么事。

    朱美娟颤声道:“罗哥你放心,我躲到柜台下面来了,暂时没事,不过你和吴哥快点回来吧。”

    “好,你保护好自己,我和吴添马上赶过去。”我嘱咐了声。

    挂了电话后我冲到马路边拦车,吴添跑过来问:“什么事这么急?”

    我一边拦车一边把店里发生的事说了,吴添咽着唾沫说:“不会吧,生意这么好?”

    我皱眉说:“这不是生意好不好的问题,根本就不正常,前几天我就怀疑有问题了,你非说是你发名片招来的顾客,果不其然,现在终于出问题了。”

    吴添问:“那你说他们是怎么来的?”

    我有些无语,这情况确实古怪,一时半会我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

    出租车停了下来,我和吴添赶紧上车,不断催促司机开快点,不过这个点路上太堵车了,车子走到中山大道根本就走不动了,我心急如焚,只好跟吴添下车跑回去了。

    跑到市场里一看,只见佛牌店门口挤满了人,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手中拿着大把的钞票挥舞,叫嚣着要买佛牌,市场里的保安怕出事,全都围到了店门口维持秩序。

    这情况把吴添都惊呆了,愣道:“这他妈都疯了吗?又不是免费的抢成这样。”

    我带着吴添跑过去,市场里的一个保安认识吴添,迎上来苦着脸问:“吴老板,你店里是在搞促销还是免费大派送啊,这都抢的快打起来了,刚才我已经制止了一对抢佛牌的顾客,再这么下去会影响市场里其他商户做生意的,你也知道市场里都是卖首饰珠宝的,要是歹徒趁火打劫这事就大了,快停止促销吧,不然我只能报警了。”

    吴添无奈道:“张哥,我没搞促销也没搞免费派送啊。”

    保安张哥指着人群说:“那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啊,生意再好也不至于火爆成这样啊,况且你们店我是知道的,一直是冷衙门。”

    我和吴添顾不上跟保安聊了,挤进人群,店里已经一片狼藉了,几乎所有的柜台玻璃都被砸碎了,柜台里的佛牌一条也不剩,刘胖子和他的营业员全都吓的挤到了角落里,朱美娟也挤在里面。

    刘胖子看到我们回来,招手让我过去。

    刘胖子说:“罗老板,你店里连盆栽都快不剩了,这些顾客觉得佛牌店里的盆栽也是经过开光的,上手就要抢啊,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做了广告啊,怎么一下涌来这么多人啊。”

    我摇摇头,刘胖子又问:“那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同行,对方雇了这些人过来捣乱啊,不过看着也不像啊,捣乱的可不会真的掏钱买啊。”

    我回头看着这些疯狂的顾客,心中堵得慌,这些人的表情癫狂,根本不像是演出来的,就像刘胖子说的,就算是被方中华雇来捣乱,也没必要真的掏钱买,太奇怪了。

    朱美娟说:“罗哥,我和刘老板刚才商量了下就报警了,没得到你的同意。”

    我打断道:“没事,确实应该报警,场面都失控了,要是发生踩踏事件更麻烦。”

    吴添在那扯着喉咙跟顾客交涉,说店里的佛牌已经卖完了,可顾客们根本不信,硬说还有货藏在里面的仓库了,又或者在阁楼上,但店里压根没阁楼,这人说着还要爬上柜台,要去打开天花板上的隔断,看的我心惊肉跳,这他妈真的是疯了。

    幸好警察赶到了,现场的一幕把警察都惊呆了,来的两个民警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呼叫增员,来了十多个警察才把局面给控制住了。

    人群渐渐散去,警察过来找负责人吴添交涉,也认为我们在搞促销和免费活动,责怪吴添卖泰国饰品可以,但别搞这种影响市场秩序的活动,责令他赶紧把活动停了,不要浪费警力,吴添也知道这事跟警察说不清楚,只能虚心接受教育。

    等把警察送走后看着一地狼藉,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撒,因为根本找不到撒气对象。

    我向刘胖子的仗义道了谢,刘胖子知道我店里现在一团乱,也不好多说什么,安慰了几句就告辞回了店里。

    朱美娟拿扫帚想扫玻璃,但被我阻止了,我说:“先别动,等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吴添愤愤道:“一定是方中华那家伙搞的鬼,我们解了林总的降头惹恼了他,所以现在报复我们了,要是让我见到他非弄死他不可。”

    我泛起了嘀咕,就算是方中华在报复我们,可这事感觉太不对,他这是使的什么招数,这些顾客怎么都跟疯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