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顺藤摸瓜-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65章 顺藤摸瓜

    黄伟民说:“还是接招吧。”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对于黄伟民态度的变化我们都很疑惑,吴添问:“老黄,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黄伟民嘿嘿笑说:“刚才我算了一笔账,感觉退股很不划算,方中华的生意在国内,他怎么折腾也不会影响我在泰国的生意,国内的店我只是投资人,不参与经营,比较省心,就算这店真被方中华搞的开不下去了,赔也就赔几万块,至少不会伤到我在泰国的根基,万一你们要是斗赢了方中华,很可能会在行内名声大噪,到时候客似云来。”

    “靠,原来你不是想通了,而是算好了账啊。”吴添气愤道。

    “黄老板,你这也太自私了吧。”朱美娟凝眉道。

    “随便你们怎么说了,做人总要为自己考虑,国人不是有句俗话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黄伟民不以为然道。

    我哼笑了两声没多说什么,老实说我并不觉得意外,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凡事都是利字当先,权衡利弊后才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决定,商人做到他这境界我也是挺佩服的。

    虽然我很反感他把利看得这么重,但他有一点好处还是值得肯定的,就是从来会把话放在明面上说,还算比较真诚,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嘴上一套背后一套,让人产生猜忌心,猜忌是合伙人最忌讳的东西了。

    既然得到了黄伟民的同意就行了,管他是出于什么角度,我说:“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没有我就挂了。”

    黄伟民说:“别挂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知道你不高兴我这么说,但这就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该说的我还是要说,我虽然同意了但还是想提醒你们,不管你们做了什么,可别把火烧到我身上来啊,懂我的意思吧,我可不想惹麻烦。”

    言下之意是怕万一出了事,叫我们别出卖他了,这家伙真是让我无语了。

    吴添气的跳脚正想破口大骂,黄伟民却突然说:“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那我就安啦,言归正传吧,刚才我给杜勇打电话了,还把那块树精阴料的照片发给他看了,他说这是古巴孔敬的手法,枯树根里应该还有古巴孔敬嚼过的槟榔渣、花粉、香灰和坟土,古巴孔敬是以加持男树精招偏财、邪财闻名,常年隐居在泰东的深山老林里,从来不会出山,人肯定不在中国,这点不用怕,应该是方中华去深山找他请的树精,他加持的男树精灵力很强,一般的师傅化解不了,得找能力强点的,我问过杜勇了,他说阿赞峰就有化解树精盘根的能力。”

    我皱眉头说:“阿赞峰有这能力我知道,但他暂时不能来国内你是知道的,万一他要是来了。”

    黄伟民说:“也就去几天有什么关系,尸油鬼王古路柴来泰国没这么快,清迈现在还风轻云淡呢,再说了还有个阿赞鲁迪呢,安啦,阿赞峰毕竟是熟人,你又是他助手,收费自然不会高,没准靠你的关系还能免费呢,而且你要反击方中华,没个熟悉的阿赞师傅一般人根本不愿意接这活的。”

    我仍是有点为难,吴添小声说:“老罗,老黄说的也没错,这事我们也只能仰仗阿赞峰了。”

    我吁了口气,看来只能这样了,说:“算了,如果尸油鬼王古路柴真这么巧在这时候来了,那也没办法,只能怪自己命薄,不过我答应是没问题,也得阿赞峰答应啊。”

    黄伟民说:“这事包在我身上吧,我去劝阿赞峰。”

    “那好吧。”我叹气道。

    朱美娟赶紧问:“黄老板,那枯树根怎么处理啊,还放在店里呢,要是明天又来一大波顾客,我可招架不住了,还有你说树精在店里盘根了下来,我在店里上班有点害怕啊。”

    黄伟民哈哈大笑说:“小丫头,亏你还是佛牌店的营业员呢,看来那两个小子也没把你培训好啊,这个没必要担心,树精阴料跟别的阴料不同,主要是利用里面的树精灵体,树精现在都在店里盘根下来了,那截枯树根也就失去了灵性,基本没用了,不过毕竟是阴料,还有残余的灵力,乱丢怕是会影响别人,反正店都被打砸成那样了,放在店里就好了,这两天也没必要去店里了,索性先把店关了,就当放几天假好了。”

    朱美娟说:“那好吧。”

    我想了想说:“黄老邪,你帮我重新弄一批货吧,上次进的这两天卖的卖、抢的抢,店里都空空如也了。”

    黄伟民说:“这个不急,等你们先搞定了树精的事再说,要是搞不定不是瞎折腾嘛,做两手打算。”

    他说的也对,我也只能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我们也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移动公司,那个小哥多半是负责汉正街片区网线安装的,应该不难找。

    我们找到了负责这块业务的经理,把手机里的照片递过去给他看,经理当即说是他们的员工,叫陈刚,在公司干了有小半年了,我们正说着,经理突然指着大门口说挺巧的,人回来了。

    我们扭头看去,只见陈刚手里拿着个卷饼在那啃,抬头也刚好看到了我们,他看向了朱美娟,先是一愣,估计是认出朱美娟了,跟着丢了卷饼调头就跑。

    见此情形我们马上追了出去,我让朱美娟在原地等我们,然后就和吴添分头包抄陈刚去了。

    陈刚慌不择路,跑的很狼狈,不断的撞到行人,延缓了逃跑的速度,我和吴添很快就把他堵在了一条巷子里,陈刚看自己跑不了,贴在墙上,战战兢兢的问:“你们追我干什么?”

    “我们为什么追你你心里没数吗,要不是做了亏心事,你跑什么?”吴添冷笑问。

    我也不跟他磨叽了,直接问:“你为什么要把枯树根放在我们店里,是谁给你的枯树根,又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