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马仔旺猜-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章 马仔旺猜

    这事让我闷闷不乐了几天,主要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

    我暗中打听了消息,老郭这事后住进了医院,医生说他纵欲过度体力透支并无大碍,警方那边的消息不好打听,不过警方向社会公布了砂锅店的监控视频,小雯是在吃砂锅的时候突发不适,左手死死抓着心口,痛苦倒地,口吐白沫抽搐而死,经查小雯真正的死因是急性心肌梗塞,老板沉冤得雪被释放了,不过他受到了动物保护协会的谴责,一大波爱狗人士在他店门口拉横幅示威,老板的生意做不下去,只好把店关了回老家了。

    至于小雯的财产郭万达没有要回去,房子、车子都被赶来认尸的家人低价处理了,这家人没有找任何人追究,也看不出他们有多伤心,更令我震惊的是他们居然把小雯的骨灰直接供奉在了殡仪馆的纪念堂里就回东北了,有这样的家人我真替小雯感到心寒。

    这事没有波及更多人让我好过了不少,我跟小雯萍水相逢谈不上什么感情,在加上真金白银拿在手上,自责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我打了两万块给我妈,让她还给债主,这样她在老家的日子也好过点,我妈对我怎么弄到这笔钱很关心,苦口婆心劝我不要赚黑心钱,不要走了歪路,我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好让她安心。

    虽然黄伟民一时生气说不要“顾问费”了,但做人不能没良心,我能挣到这笔钱说到底他要占很大的功劳,我想了想还是给他转了一万过去,至于剩下的五千我就留在身上自用了,毕竟身上的降头还没解,免不了还要去泰国,总要花到钱。

    吴添从黄伟民那得知了我的事,还打电话安慰我,同时他还给我带来了一个消息,泰国警方查到那女人的身份了,跟黄伟民说了一样,她的确是芭提雅著名红灯区walkingstreet里的妓女,叫yaya,于两个月前失踪,失踪日期正好就是我第一次到泰国的时候,这说明了一个问题,yaya是在跟我厮混一夜后就遇害了。

    吴添还给我发来了yaya的照片,我一看差点没坐稳,长得跟凤姐似的,受怨气影响居然看成了天仙。

    除此之外警方并没有查到什么,吴添说泰国警方的查案效率很低,这案子的凶手是个黑衣阿赞,yaya又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引不起足够重视,案子很可能会成为无头案,指望他们破案找到黑衣阿赞很不现实,所以吴添以他的方式暗中进行了调查,也就是花钱了。

    吴添找到了跟yaya在同一个地方上班的姐妹,得知yaya失踪那晚是被walkingstreet里的当地黑帮马仔旺猜包夜带出场了,吴添打听到旺猜是个专门对游客下手的扒手,一直在walkingstreet里厮混,不过两个月前他跟yaya一起失踪了,他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关注,毕竟是个小人物。

    这事真是越来越蹊跷了。

    吴添分析说:“旺猜很明显不是那个黑衣阿赞,黑衣阿赞一般不近女色,不会去那种地方,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黑衣阿赞请了旺猜帮忙,要是能找到旺猜这事就有眉目了。”

    我说:“我有种感觉,这个旺猜。”

    吴添接话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旺猜可能也遇害了,不过没见到尸体前我们不好下定论,他是个关键人物,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

    我吁了口气说:“老吴,真是麻烦你了,这段时间你又出钱又出力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你也不容易,我会尽快想办法把钱还给你。”

    吴添笑说:“都是兄弟这么客气干什么,换做是我中降头找你帮忙,你能不帮吗?”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说:“那倒是,不过这事你要小心,我总感觉调查的越深会越危险。”

    吴添不以为然道:“我吴添也不是什么善人,在泰国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应付得了。”

    我始终有点不放心,这事又是我自己的事,总不能一直麻烦吴添,他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即便是兄弟也要有分寸,想到这里我说:“这样吧,你先别去调查,等我这两天办妥了旅游签证就飞芭提雅找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找旺猜。”

    吴添说:“来回机票都要多少钱了,赚了点小钱就烧得慌了?”

    我说:“这次过去我打算呆一段时间,一来可以调查黑衣阿赞的事,二来是想系统的学习降头。”

    吴添惊道:“你小子疯了?!降头这么邪门学它干嘛,小雯的事你忘了?早两天还听老黄说你冲他发脾气,怎么现在又你在国内帮老黄拉拉客户也就算了,发什么疯,降头不是每个人都能碰的,整天要跟邪物打交道,难免会接触到阴邪东西,我还没见过哪个阿赞师能善终的,而且他们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我苦笑道:“我体内有阴邪物,全身又都是泰国阴神,已经够阴邪了还怕接触什么阴邪物?谁知道什么时候才找到那个黑衣阿赞,债主的钱要还,你的钱还要,自己的衣食住行全都要钱,这么一直等下去不是办法,反正都这样了索性一条道走到黑了,目前对我来说钱才是最重要的,我不能让我妈替我承受太多了,我要让她过上好日子,你别劝我了,我决定了。”

    吴添叹了口气说:“唉,我看你是被老黄洗脑了,那好吧,等你来了再说吧。”

    我找了个渠道办理加急签证,三天就把签证办下来了,就这样我又飞去了芭提雅,这次我住到了吴添家里去。

    既然决定要学降头了,首先要过的就是语言关,我买了一堆泰语速成的书,白天就在吴添家里啃书,晚上就去他的情趣用品店帮忙看店,遇上泰国客人就试着跟人家沟通,没想到效果还不错,一个星期左右就能进行简单交流,不是太复杂的对话能听个一知半解,吴添对我的进步很吃惊,说我学霸本色不改比他强多了,他来泰国花了半年才达到我这程度。

    一天后的晚上,吴添从外头回来告诉我打听到旺猜的住处了,我们没有耽搁,马上关了店找旺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