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鬼点子-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1章 鬼点子

    我没跟刘胖子解释太多,毕竟有些事跟他也解释不清楚,笑笑让他别放在心上,说这叫礼尚往来,你帮我一次我帮你一次,大家互惠互利,刘胖子大笑说兄弟理当如此。

    说到最后刘胖子上来揽住我的肩头,神神秘秘的问:“罗大师,我想请教请教,一直听你说店里是被人陷害才变成这样的,你又把泰国的法师请来了,是不是跟邪门阴物有关系?”

    刘胖子悟性不差,看来树精的事瞒不了他了,无奈我只好把这事给说了,刘胖子震惊了:“啥玩意,树还真能成精?那这么说《聊斋》不是扯淡喽?”

    我说:“这个怎么说呢,你应该听过万物皆有灵这句话,但凡是生命,只要年头一长,都有可能产生灵性。”

    刘胖子若有所思点点头说:“要真是这样,那块树精木头能不能借我用用?我也想生意火爆一把,不就是被砸个柜台嘛,相比之下还是划算的,我可是想成为周大福的。”

    我失笑道:“你干脆别叫刘宗生改叫刘大福得了,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不知道吗。”

    我把黄伟民告诉我的那个泰国商人故事跟他说了遍,刘胖子听完后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离开市场后我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居然是李娇的,号码显示的归属地的福建宁德的,看来李娇已经回国相亲了。

    我接起了电话,李娇情绪十分低落,告诉我说她不会去泰国了,也不回黄伟民店里了,因为她要订婚了。

    我震惊不已,这才刚回国相亲没几天,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订婚了,不过我也知道农村的婚姻观念就这样,我记得在我们老家,有对夫妇从相亲到结婚,才花了一个星期,谈不上什么爱情不爱情的,更多的是到了适婚年纪,找个伴搭伙过日子,然后繁衍后代,我觉得这样的婚姻挺可悲的,就像动物似的。

    从李娇的语气我听的出来,她其实并不乐意跟现在的对象结婚,给我打这电话并不是想跟我分享喜悦,而是我迟迟没有表态,她一直心存幻想,这是做最后的试探。

    我不想伤害李娇,但我跟她真的不合适,只能表示礼节性的祝福,李娇幽怨的表示了感谢,突然问了句:“罗哥,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我没想到她这么直接,想了想说:“在罗勇那段时间我对你确实有点动心了,可后来发现那只是一时寂寞,并不是爱,我不想撒谎骗你把你给耽误了,对不起,没有。”

    这么说或许有点残忍了,但可以让她断了念想,对她是好事。

    李娇苦笑了下说:“好,我懂了。”

    我有点担心李娇钻牛角尖,安慰道:“我罗辉不是什么好男人,这世上比我好的男人多了去了。”

    李娇打断道:“罗哥你别安慰我了,我懂的,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爱这东西不能勉强,强拧的瓜不甜,其实我也早感觉到你对我没什么意思了,只是心里总惦记着有点不舒服,实际上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听你表个态,好让自己断了念想,听了你这番话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心里咯噔了下,问:“你该怎么做?”

    李娇笑了,说:“别担心罗哥,我可不会傻的去自杀,刚才我是骗你的,我还没订婚呢,只是相亲对象找媒人上门提亲了,我还没答应,打完这个电话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其实这男人挺不错的,三十岁,人还挺老实的,在县城拉了一个施工队,承包小工程在做,有房有车的,在我们村也算富贵了,我家人很满意,我自己也觉得不错。”

    我真诚的说:“李娇,祝你幸福,我也厚脸皮下,要是你结婚邀请我去参加,我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李娇笑道:“罗哥你可真有意思,我都没打算邀请你呢,你自己却来讨喜酒喝,好了不跟你多说了,他开车在门口等我呢,要去县城看电影啦,挂了啊。”

    挂了电话后我吁了口气,李娇能找到一个好男人也算是有个好归宿了,我打心眼里替她高兴。

    我回了家,吴添正窝在沙发上看无聊的电视节目,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来,看到我回来随口问去机场接个人怎么接了这么久,我只好把事情经过说了下,还给他介绍了下王继来这个人,吴添得知王继来体内都是蛊虫后很震惊,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人马上就精神了起来,把我招呼了过去。

    “这么激动干什么?”我狐疑道。

    吴添挤了挤眼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对付方瑶。”

    我问:“什么办法?”

    吴添说:“还记得刘胖子跟我们说过什么嘛,他说方瑶这人很挑剔,一会有嫌酒店床单不干净,一会嫌空调吹出的风有异味,这很能说明问题了。”

    我有些不解问:“说明什么问题?”

    吴添说:“洁癖啊,这丫头有洁癖,王继来不是有蛊虫嘛,蛊虫还很听他的话,只要我们找王继来帮忙,让蛊虫去缠着方瑶,一般有洁癖的女孩都受不了这些恶心的虫子,到时候还不是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嘛,而且也不会伤害到她,不是一举两得啊。”

    我一个激灵,这真是个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还是吴添这小子鬼点子多。

    说干就干,我们马上就要去找王继来商量,正打算出门门被打开了,朱美娟好像刚从超市回来,手上拎着许多东西,看到我们要出门问去干什么,我也来不及解释,只是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说店里的事很快就解决了,就跟吴添匆匆出门去了。

    我们到宾馆找到王继来,把这事跟他说了下,王继来听完后面无表情的问:“你们确定要这么干吗?”

    吴添说:“王兄,江湖救急啊。”

    王继来点点头说:“我可以帮你们,但有点我要提前跟你们说清楚。”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