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阴料失窃-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3章 阴料失窃

    吴添听说马能起效,催促王继来快动手,但被我阻止了,我们这才刚见过方瑶,要是立刻动手,以方瑶的机灵肯定会怀疑到我们身,我提议缓缓在说,吴添只能答应了。

    送王继来回去后吴添说要去佛牌店看看那些树虫,没办法我只好带他去了。

    到了店里一看,那些黏糊糊的树虫已经四下分散在店里,有的粘在墙,有的钻到了会客区的沙发下,还有的都爬进了卫生间,完全没有章法,吴添觉得恶心又催促我离开,我有些不耐烦,想看的是他不想看的还是他,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不对劲,驻足环顾了下店里,发现放在店里的枯树根不见了!

    我赶紧在店里翻找,但找了半天也没发现,确实不见了。

    吴添好的问:“你找什么呢?”

    我皱眉说:“那截枯树根不见了。”

    吴添愣道:“不会吧,刚才开门的时候也没发现门被撬了啊,钥匙你我和小美有,难道是小美?”

    我给朱美娟打了个电话,朱美娟说次离开后压根没回来过。

    这怪了,刘胖子的脸突然闪过了我的脑海,该不会是他吧,他可是惦记过枯树根的,可也不对啊,他没钥匙怎么进来?

    想来想去我觉得是刘胖子的可能性最大,马跑到隔壁找他,但营业员说刘胖子今天没来,说是有事,但具体什么事并不知道,我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但却打不通。

    吴添说:“丢了丢了呗,你不是说树精盘根下来后这东西也失去了灵力,正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东西呢。”

    我沉声说:“话是这样说,但黄老邪说过这东西毕竟是阴料,还是会有残余灵力,普通人捡去了多少会产生影响,我不敢轻易处理先放在店里了,打算把树精盘根的事解决后让阿赞苏纳帮着处理,门都锁着怎么丢了,真是邪门了。”

    吴添摸着下巴说:“这是密室失窃案啊。”

    我说:“不管是不是密室失窃,总之刘胖子的嫌疑最大,搞不好他偷偷配了我们店里的钥匙,他经常来店里串门,朱美娟又疏于防范,老是把钥匙直接丢在柜台,想要配店里的钥匙太容易了。”

    吴添骂道:“该死的刘胖子,堂堂一个珠宝店老板,居然还有偷鸡摸狗的习惯,他是想成周大福想疯了吧?”

    我拿吴添的手机又给刘胖子打了各电话,还是不通,语音提示不在服务区,没办法只得放弃,先去找阿赞苏纳问问,毕竟他是行家,应该知道残余灵力的枯树根会对普通人产生什么影响。

    我们来到宾馆,先是把这事告诉了王继来,然后王继来带我们去隔壁找阿赞苏纳汇报了这事。

    阿赞苏纳听完后说,这树根的灵力已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跟烂木头没什么两样,一般情况下问题不是太大。

    一般情况下问题不是太大,那也是还有特殊情况了?

    我问是不是有特殊情况,阿赞苏纳点点头,说这东西毕竟是阴料,是阴灵绝佳的附身,像体质较阴的人容易吸引阴灵的道理一样,要是有人把这阴料拿到阴气重的地方,如殡仪馆、坟墓等地方,会吸引有怨气的阴灵附在面,到时候这人可能会出事。

    我问会出什么事,王继来插话说:“这阴料有树精残余的灵力,还带点招偏财的属性,起初这人会发一笔财,等树精残余灵力消失后阴灵会开始发威,阴灵发威有什么后果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心有余悸,这年头手机在犄角旮旯里都有信号,怎么可能不在服务区,刘胖子明显是心虚,暂时把我们的号码屏蔽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事是刘胖子干的了,为了钱他这是不要命了啊!

    吴添反倒松了口气,不以为然道:“要是这样那根本不用担心了,谁会闲得蛋疼把一截烂木头拿到殡仪馆和坟地去,算是刘胖子拿了也不要紧,只不过他这不问自取太过分了,隔壁住了个小偷那还得了!”

    王继来想了想说:“你们会不会搞错了,刘胖子这么有钱,要这东西干什么?”

    吴添说:“那是你不了解有钱人,有些人越有钱越抠门吝啬,对钱看的更重,这胖子天天做梦想成为周大福那样的珠宝企业,前几天看我们店被顾客挤爆了,又得知了树精的力量,不产生歪念才怪。”

    王继来若有所思道:“我懂了,跟那个穿福字红裤衩的家伙一样。”

    吴添好道:“什么福字红裤衩?”

    我说:“这个有时间跟你解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虽然刘胖子拿着阴料树根去殡仪馆和坟场的几率很低,但也不排除别的阴气重的地方,所以还是有可能发生,得赶紧找到刘胖子才是。”

    打听完后我们离开了宾馆,刘胖子电话打不通还真不好办,又不知道他家住在哪,正当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吴添突然指着马路跑的一辆车,露出吃惊神色,扯着我说:“靠,那不是刘胖子的丰田霸道吗?”

    我抬眼一看,还确实是刘胖子的车,这车刘胖子跟我们显摆过几次了,所以我们有印象,只见车子拐进了市场那条路,我和吴添赶紧追了过去。

    车子在市场门口停了下来,只见刘胖子从车里下来,腋下夹着他的手包,戴着大墨镜,嘴里还叼着根牙签,一脸得意的哼着歌。

    我和吴添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车边,刘胖子摘下墨镜,打量了我们一眼:“呦呵,两位老板这是打哪来啊,怎么喘得跟牛似的。”

    “胖、胖子,你是不是。”吴添喘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胖子也不管吴添想说什么了,来揽着我们的肩膀,大笑道:“两位老板赶巧了,鄙人刚刚发了一笔小财,心情大好,走,请两位老板吃油焖大虾去。”

    我心头一颤,这么快发了财,这下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