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施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5章 施蛊

    这问题其实很好理解,珠宝店都有报警和监控系统,要是偷珠宝肯定会触发警报,风险太大了,还有就是这人肯定知道枯树根有什么作用,目标明确,就是冲着枯树根来的!

    我把分析一说,几人都表示赞同。

    朱美娟说:“这人应该熟悉市场里的通风管道布局,甚至可能知道我们店里没有警报系统、监控是坏的情况,换句话说这人可能就是市场里的人,那就可以把范围缩小了,店铺老板、营业员,还有市场管理方的人都有嫌疑,只要顺着这条线索查,没准能有收获。”

    刘胖子朝朱美娟竖起了大拇指,夸她有颗警察之心。

    我不满的白了吴添一眼,说:“你小子这是办的什么事,警报系统不装就算了,连个监控也不换,人家门口的小卖部都知道装个监控了。”

    吴添尴尬了一下,说等危机过去马上就装,跟着转移话题问:“小美,这通风管道有几个通风口?”

    朱美娟说:“我们住的地方其实能看到市场顶棚的,你平时都没注意到吗,有四个烟囱状的通风口,分别位于正方形顶棚的四个角上。”

    这就是女人的细心体现了,老实说男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

    推测到这里我们已经没心思吃饭了,刘胖子匆匆买单就带我们回了市场,眼下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一刻了,市场都打烊了,不过市场边上有栋五层楼的居民楼,天台上应该能看到顶棚的情况。

    我们爬上居民楼的天台,天台非常脏,很多积水,都绿的长毛了,水泥围栏和边沿上全是滑腻腻的青苔。

    我们小心翼翼的靠到边沿上,看到了那四个烟囱似的铁皮通风口,我朝下看了看,市场顶棚离天台还不到三米高,只要借用绳索等工具,完全能从天台爬到顶棚上。

    朱美娟很快就发现了线索,示意我们过去看,我们凑过去一看,天台边沿上果然有绳索摩擦的痕迹,因为青苔的关系,绳索留下的痕迹相当明显,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是有人通过这里爬到了市场顶棚,然后通过通风管道爬进了佛牌店。

    刘胖子气愤道:“市场安保是怎么搞的,这么大的漏洞都没发现,要知道市场里可都是价值连城的珠宝,万一被盗了谁付得起这个责任,每个月收着好几百的安保费,屁事不干,妈的,老子一定要投诉他们!”

    我安慰道:“这也怪不了安保方面,正常人谁会想到从顶棚的通风管道爬进去?只能怪不法分子脑子太好使了,怪招频出。”

    刘胖子问:“罗大师,你有什么建议,这事是告诉安保部门还是报警。”

    不等刘胖子说完我就摆手道:“都不行,这事只能暗中调查,顶多调查清楚后让市场管理方加以整改。”

    刘胖子点头说:“听你的吧。”

    调查到这里线索就断了,我们毕竟不是警察,没有技术进行搜证,但有点我倒是能确认了,这是个男人,还是个胆子不小的男人,并且知道那截枯树根的作用,没准对佛牌知识有一定的了解,否则他不会目标这么明确,还冒这么大的风险来盗取枯树根了。

    既然不是刘胖子干的我就不担心了,那枯树根对我们来说实际上没作用了,这人心怀不轨,就算被阴灵缠上也是报应,我也懒得管了。

    跟刘胖子分道扬镳后我们把朱美娟送回了家,我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了,感觉差不多可以让王继来动手了,于是我和吴添去找了王继来,一起前往了明珠豪生大酒店附近。

    我们找了个既能看到酒店大堂情况又无人经过的地方,地方还是王继来选的,在一簇灌木的后头,我还以为是为了隐蔽,不过看王继来施术才知道是因为这里有土,只见他盘坐在那,用树枝在土里挖了个小坑,认真的把小坑坑壁给抹平,跟着取出一枚大头针扎破手指,使劲挤出血滴入小坑,等血差不多都渗入土里后,在念咒驱使几只猫蚤从身体里出来,爬到他手心上,在小心翼翼的放进坑里,跟着把土填上,折断一截树枝交叉放在上面。

    吴添打趣道:“我说你这是什么法术,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自己的土、自己的地,不会种啥都长人民币吧?那可发财了啊。”

    王继来并不搭理吴添,自顾自在那折腾,我提醒吴添不要打岔了。

    其实王继来的手法确实有点像蛊术,我记得以前在哪本书上看过关于苗疆蛊术的介绍,好像是把很多虫子放在一个器皿里,然后埋到交叉路口,在上面用树枝打个叉,等过段时间在把器皿挖出来,里面的虫子就会只剩下一只了,而这只虫子就叫蛊,两者好像有异曲同工之处,想起他最早是阿赞布明的助手就不难理解了,阿赞布明躲在滇缅山区里偷学苗族人的蛊,有相同之处很正常,看来东南亚的这些邪术,真有不少是从中国流传演变过去的。

    王继来盘坐在那诵经了,很快我就看到土里渗出了缕缕细如发丝的白烟,还确实很神奇,大概十来分钟后王继来停止了诵经,告诉我们好了,他已经激发方瑶身上的蚤蛊虫发作了,问我们是在这里等着还是回去。

    我想了想就让王继来先回去了,他现在毕竟是阿赞苏纳的助手,万一阿赞苏纳有事找他做,找不到人发火,连累他就不好了。

    王继来走后我和吴添猫在那盯着酒店大堂等了一会,以方瑶的脾气,要是在身上发现虫子准会折腾酒店方,有没有效果看工作人员的反应就清楚了。

    只是等了半天也没反应,我都有瞌睡了,灌木这里蚊子又多。

    我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提出回去算了,反正方瑶迟早会想到是我们做的,到时候她肯定会主动联系我们,吴添那份账单上已经留了电话了。

    只是我们刚打算离开,忽然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只见一辆救护车呼啸着朝这边过来,停在了酒店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