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王继来法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6章 王继来法则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没一会救护人员把人给抬了下来,一看就是方瑶!

    方瑶被罩上了氧气罩,双眸紧闭,像是陷入了昏迷。

    吴添咽了口唾沫,愣道:“什么情况,那小子不是说只会奇痒难忍嘛,怎么还晕了。”

    我的脑子里浮现出了王继来要钱之前眼神游移的一幕,眉头紧锁道:“出意外了,那小子有事瞒着我们,他应该没走远,你赶紧把他追回来,我盯着方瑶看看进展。”

    吴添回过神追了出去。

    我来到酒店大堂,酒店工作人员都围在那议论纷纷,我听了个大概,大概是说方瑶在健身房跑步的时候突然觉得不适,直接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连心跳都停止了,幸亏健身房教练有急救常识,马上进行了心肺复苏,然后拨打了急救电话,如果方瑶是在房间里晕倒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紧握拳头,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王继来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差点出大事了!

    我打车赶往了医院,方瑶已经被推进了抢救室抢救,情况不明,我在医院大堂里急的打转,这事让我进退两难了,眼下这情况我不能现身,一旦现身这事我就脱不了干系了,方中华到时候查起来,准会怀疑到我头上来,可方瑶在武汉没有亲戚朋友,急需一个人帮她拿主意。

    这时候方瑶被推出了抢救室,护士们全都很紧张,快速把她推到了别处。

    一个医生从抢救室里出来,摘下了口罩,陪同方瑶来医院的酒店工作人员迎了上去,我镇定了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经过,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医生问:“患者家属呢?”

    酒店工作人员说:“医生,我是酒店方的代表,患者是我们酒店的住客,是个从北京来的游客,家属都还不知道呢。”

    医生皱了下眉说:“患者不是本地人,系统里查不到她的过往病史,很难判断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心脏骤停,虽然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患者出现了心脏衰竭的征兆,目前只能进icu上呼吸机先把她稳定下来,去把费交了,赶紧联系家属,可能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尽快,超过二十四小时就不好说了!”

    说完医生就快步离开了,酒店工作人员很紧张,掏出手机联系酒店管理询问这事该怎么解决。

    我贴在墙上大口喘气,这是要出人命了,我立即给吴添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我问吴添找到王继来没有,吴添说那小子没回宾馆,又没手机,人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只好跑去找阿赞苏纳了。

    阿赞苏纳听说这情况后无动于衷,说他管不了王继来私下干的事,也没办法帮我们解决问题,因为王继来用的是阿赞布明的独门秘法控制蛊虫,只有他本人才有可能化解。

    吴添问方瑶的情况怎么样了,我把这边的情况说了,吴添慌了神,问我现在该怎么办,要是方瑶出了事方中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我心烦意乱,我哪知道该怎么办,该死的王继来!

    挂了电话后我的肩头突然被人搭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王继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医院就站在我边上,看着我扬起怪笑。

    我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到了墙上,揪起他的衣领狠狠道:“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方瑶现在进了重症病房,生死难料,妈的,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王继来不急也不恼,还是扬着怪笑,一下就把我刺激了,我二话不说一拳挥了过去,打在了他的嘴角上。

    王继来被打的坐在墙根,只见他收起怪笑,伸手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冷冷道:“你可真有意思,要害人却怕人死,要害人不往死了整那还害什么人?不知道什么叫斩草除根?对不起,这是我王继来的法则!”

    “你!”我被他顶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件事解释起来太复杂了,跟王继来也说不着。

    我蹲下来说:“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法则,总之给我把人救回来,要是救不回来我就让你知道我罗辉的法则!”

    王继来说:“应该来不及了,蚤蛊虫在体内爆发,侵入心脏吸血,三天内必死无疑。”

    我恼羞成怒,抬手正想再次揍他,这时候有个护士经过了边上,看到情况不对,示意我们别在医院里打架,要打出去打,要是在这里打马上叫保安。

    我强压怒火放下了手,告诉护士只是在开玩笑,护士走后我瞪着王继来问:“现在想起来当时你好像要提醒我了,为什么又没说?”

    王继来再次扬起怪笑,说:“我还不知道综合了药降毒的蛊虫能有什么效果,刚好借此机会做个实验,没想到这么猛。”

    这下我是真的控制不住了,拽起王继来就往走廊外面拖行,王继来也不反抗,任由我拖着他,将他拖到外头的一个漆黑角落,一顿拳打脚踢,王继来就那么缩在那任由我发泄,直到发泄完了我才大口喘着气,把他揪起来质问:“还有没有办法救人?”

    王继来就像条死鱼似的一动不动,我将他怼到墙上,愤怒的又问了一遍,王继来这才喘了口气,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说:“想办法找苗疆的草蛊婆吧,兴许她们有办法控制。”

    我问:“什么草蛊婆?”

    王继来说:“就是云贵地区苗寨里专门玩蛊的老阿婆。”

    我追问道:“你有认识的?”

    王继来无力的摇头:“没有。”

    我松开了手,王继来瘫到了地上,仰面朝天看着天际出神,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五官都扭曲了,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笑里我还听出了一丝悲凉的味道,我似乎有点明白他了,一个从小受尽折磨,还变成了一个蛊人,病态的身体已经让他产生了病态的心理,能做出这种不计后果的事来也不难理解了,只怪我没想到这点还找他帮忙下手,这次真是被坑惨了,要是方瑶死了这事就大发了。

    我懒得搭理王继来了,因为我想到了一个人,兴许他认识云贵苗寨里的草蛊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