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赴黔请蛊婆-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7章 赴黔请蛊婆

    我刚要离开,王继来又说:“这些控制蛊虫的经咒都是我偷学阿赞布明的,他重来没有教过我,是不完整的法本,我可不敢保证三天内一定没事,没准两天、一天哈哈,哈哈哈。”

    王继来捂着肚子大笑,都快笑岔了气。

    看着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的气反倒消了,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我调头走,掏出手机给杜勇打了过去,杜勇是个贵州人,又对法师这类人这么了解,兴许知道云贵地区的草蛊婆也不一定。

    电话接通后传来了女人莺声燕语和澎恰恰的音乐声,杜勇扯着嗓子在那唱粉红色的回忆,音响里传出了杜勇对着麦克风喊话的声音:“老罗,你不在泰国真是太可惜了,今晚我在赌场赢了几十万泰铢啊,叫了一包间的泰国小妞。”

    我皱眉道:“老杜,你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我有重要的事。”

    杜勇不耐烦道:“**一刻值千金,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这大晚的扫人雅兴。”

    我催促道:“别磨叽,快,要命的事!”

    杜勇这才隔绝了嘈杂环境问我到底什么事。

    我问:“你不是贵州人嘛,认不认识草蛊婆?”

    电话那头没声音了,只能听到杜勇的呼吸声,他认真了起来:“你惹了蛊?”

    我长话短说把方瑶的事说了,杜勇听完后语气凝重道:“你胆子倒不小,敢去碰方华女儿,他可是国内第一个牌商,入行十五六年了,在泰国的人脉关系老树盘根,但凡在东南亚有点能力的法师他都认识,还经常给寺庙捐款,给阿赞师傅捐阴料,在泰国法师口里声誉很好,方华为人还较厚道,与人为善,做了这么多年佛牌生意,从没听闻他跟同行起过争执,同行也很敬重他,你才当了多久的牌商,来捅马蜂窝,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没想到杜勇对方华这么了解,早知道这样应该找他解决树精盘根的问题了,不过现在也晚了,我说这事不能完全怪我,谁叫方瑶把人给逼急了,我和吴添才出此下策,本来想教训教训她让她妥协,没想到所托非人找了王继来这么个病态蛊人,否则事情也不会弄到这个地步了,我心急如焚,问杜勇到底认识不认识草蛊婆。

    杜勇吁了口气哼道:“我祖籍在贵州毕节苗寨,我本身是个苗人,你说我认识不认识?”

    我激动道:“这么说你认识了?”

    “废话!”杜勇顿了顿说:“时间紧迫,你不要耽搁,马启程到毕节燕子口镇,在大南山东面山腰有一个百鸟衣系的苗寨,都是黑苗人,你去寨子里找一个叫麻香的女人,她是个草蛊婆,说是我介绍的她会接你的活了,你这个事很复杂,蛊虫还融入了阿赞布明的缅甸阴法,也只有麻香能解决问题了,别的草蛊婆解决不了这事。”

    “什么叫百鸟衣系,黑苗又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好心问。

    “是穿的衣服都是鸟图腾刺绣的靠,哪这么多废话,你还想不想救人了啊。”杜勇不快道。

    我回过神说:“好吧,多谢介绍。”

    在我挂电话前杜勇突然示意先别挂,说:“事后别忘了给我介绍费,还有麻香说多少费用你给多少,放心,她不会要价太高,五千块人民币顶天了,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这个非常重要,她一定会问你关于我的事,可能会问你我在哪、在干什么等等之类的问题,但你什么也别告诉她,说是通过别人联系到我,这才找到她办事,总之一句话问什么你一概不知,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多嘴问了句:“你是不是跟她有仇,有仇为什么还让我找她?”

    杜勇没有回答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想了想给朱美娟打了个电话,把方瑶的事简单说了下,朱美娟吓坏了,说我怎么瞒着她跟吴添一起干这种事,我无奈的说被方瑶逼急了,才一时昏头干了这事,现在只能尽力补救了,我说已经人命关天了,最多只有三天时间,我要马启程去贵州找草蛊婆解方瑶的蛊虫,让她这个陌生面孔到医院帮我盯着方瑶,有什么最新变化和情况可以随时汇报我。

    朱美娟说她马过来医院盯着,我提醒她不要接触方瑶,只用盯着行,以免惹麻烦,朱美娟答应后挂了电话。

    我又给吴添打去电话,把这事给说了下,吴添骂道:“妈的,本来都焦头烂额了,王继来还给我们惹麻烦,你要去贵州,那树精盘根的事怎么办,树虫差不多查到根在哪了。”

    我说:“现在救回方瑶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重要了,你盯着行了,对了,你要是看到王继来一定要保持冷静和克制,毕竟他现在是阿赞苏纳的助手,这事也赖我们没考虑周到,主要责任在我们自己,怪他也怪不着,况且刚才我教训过他了。”

    吴添苦笑道:“我的罗哥,这用不着你提醒了,我哪敢对他怎么样,他下手这么狠我还怕蛊虫呢,我可不想被虫子弄死啊,想想毛骨悚然,这家伙简直是个疯子,不正常人类,不,他压根不是人,哪有人身体里面都是虫子的。”

    挂了电话后我查了查航班信息,幸好毕节有机场,这能节省不少时间,我瞟了眼时刻表,还能赶最后一班去毕节,于是定了票赶去了天河机场。

    两个多小时后我出现在了毕节雄飞机场,打了出租直奔燕子口镇的大南山,但司机把车停在山脚下不愿进山了,给多少钱他都不去,没办法我只能下车步行,用手机电筒照明,艰难行进在漆黑的盘山公路。

    深夜的盘山公里没有一辆车经过,连鬼影都快出来了,山风凛冽,吹的我心里直发毛,但我不敢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