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草蛊婆麻香-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8章 草蛊婆麻香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手机很快没电关机了,四周陷入了一片漆黑,只剩下山风吹的树草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让人浑身不自在。手机端

    我的脚应该起水泡了,每走一步都疼的钻心,双腿更是麻木的都快没知觉了,幸好坚持了一会看到了杜勇说的那个苗寨,与此同时山头出现了一缕曙光,太阳要升起来了,原来我足足走了一夜!

    我来到了寨子口,看到一座石板桥下有溪水,赶紧爬下去捧水喝,这水清甜无,喝下去沁人心脾,疲劳很快得到了缓解,我坐在桥下把鞋袜给脱了,我靠,满脚都是水泡,于是找来树枝拔下尖刺,打算把水泡给扎破了,只是还没扎听一个女孩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别扎!”

    我朝石板桥一看,只见桥头站了一个小姑娘,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小姑娘身穿苗族特色服饰,衣服的刺绣纹饰都是鸟的图案,头梳着发髻,发髻插着珠环相间的银钗,她的背还背着竹篓,篓里装了很多绿色植物。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以前脚起水泡都是扎破的。”我说。

    “不是这个问题,是那树的刺有毒,扎了到时候脚都会烂掉了。”小姑娘说着爬下了石板桥,走过来放下背篓,从里面取出一株植物,麻利的拔下根茎的刺递给我。

    我心有余悸丢到树枝尖刺,接过小姑娘递来的扎水泡,正扎着边传来了声响,只见小姑娘正用小石头将这株植物的叶子捣碎,然后将渣滓弄到手帕,递给我说:“包起来好了。”

    我接过手帕包在了脚,一股清凉浸入皮肤,舒服的不行,双脚的疲劳立马消失了,感激道:“谢谢你了小姑娘,以前我听人家说苗族人几乎人人都会用草药,我还不信,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你这么小会用草药啊。”

    “不客气,这也不是绝对的,只有从小生活在苗寨里的苗人才会,那些去城里打工的可不会。”小姑娘笑了下,背起竹篓打算离开了,不过她走了没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回头问:“大叔,听你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你到这么偏僻的苗寨来干什么?”

    我有些无奈,还是头一次有人管我叫大叔,不过看这小姑娘的年纪叫我大叔倒也合适,我想了想问:“对了,你是这寨子里的人吗?”

    小姑娘点点头:“当然了。”

    我赶紧问:“那你认识一个叫麻香的草蛊婆吗?”

    小姑娘吃惊道:“咦大叔,你认识我姨娘啊!”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小姑娘居然是麻香的亲戚,我赶紧让她带路,说有要紧事找她姨娘。

    小姑娘很警觉,朝我身的纹身打量了眼,似乎有顾虑,不过她想了想说:“坏人应该没这么有礼貌,我听外头的人说刺青现在都变成时尚了,那走吧。”

    我哑然失笑,这一身阴神纹身还确实是个麻烦,老是让人先入为主的认为我是坏人,唉。

    在进寨子的路小姑娘告诉我她叫芭珠,从小父母死了,是麻香把她养大的,她每天天不亮会起床帮麻香山采药,算是麻香的徒弟了,她说她很想当草蛊婆,但麻香从来不让她接触蛊,这让她觉得很委屈,不过她也理解麻香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当草蛊婆是终身不能嫁人的!

    我抽了下嘴角,觉得这风俗不可思议。

    芭珠问我找麻香干什么,我只好说朋友蛊,听人介绍才来找麻香解蛊。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一间吊脚楼前,芭珠带我进了吊脚楼,屋里没有灯光很昏暗,但却很干净,几乎一尘不染,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我还以为玩蛊的草蛊婆家里都装满了坛坛罐罐以及恶心虫子,看来这修邪术也是男女有别,女人是干净些,不像阿赞峰,住地跟狗窝似的,脏的不行,也不像阿赞苏纳,家里全是装满虫子的****罐罐,看着都毛骨悚然,国的民间数术人士看来较高雅啊。

    芭珠叫起了姨娘,很快从一道布帘后出来了一个妇女,这妇女三十刚出头的样子,打扮几乎跟芭珠一样,不同的是她头没有发髻而是缠着头巾,这妇女跟刚才路看到的苗女略有些不同,一般生活在山里的苗人皮肤都很黑,可这妇女的皮肤不仅光滑而且很白皙,长得也水灵灵的,身材姣好,颇有姿色。

    “草蛊婆怎么这么年轻。”我愣愣道。

    麻香冷着脸说:“谁告诉你我老了,带婆字的称呼不一定老,懂吗?”

    我赶紧尴尬的道歉。

    麻香看向了芭珠问:“这汉人是谁,你怎么随便带陌生人来屋里了?”

    芭珠正想解释,我接话说:“麻香大师,我是杜勇介绍来找你的,他说你能帮我。”

    当我提到“杜勇”两个字的时候麻香的神色立即严肃了起来,问:“杜勇在哪?在干什么?”

    我吃惊不已,杜勇这家伙是神算吗,麻香居然问的一字不差,幸好我还记得杜勇的提醒,赶紧说不知道,我是通过朋友介绍才有杜勇的号码,他是通过电话把我介绍过来的。

    麻香似乎有些怀疑,不住的打量我,起码打量了有一分钟才收回眼神坐下,也不说让我坐,我只能站着。

    麻香示意我说说什么事,我省略了细枝末叶突出重点,只把方瑶蛊虫的经过和反应说了下,麻香听完后若有所思点点头说:“这活我可以接,不过我有个要求。”

    我忙问:“什么要求?”

    麻香沉声道:“告诉我杜勇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不然这活我不接了。”

    我愣了下,这女人怎么来来去去问这两个问题,刚才我不是告诉过她了吗还问?

    麻香的眼神犀利,盯着我一动不动,我突然反应过来了,她这是在诈我呢,我要是心急救人准会被诈出来了,想到这里我无奈道:“麻香大师,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杜勇是朋友介绍的,我真不知道他在哪,更别说在干什么了。”

    麻香将信将疑迟疑了半天,这才吁了口气,对芭珠说:“收拾东西,这次带你去城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