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被阴了-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79章 被阴了

    芭珠激动不已,高兴的大喊:“要去城里喽,大叔,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你一来姨娘就要带我出去长见识了,我长这么大就去过毕节市区,还没去过外地呢。”

    芭珠的天真烂漫让我为之动容,不由会心的笑了。

    在芭珠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和麻香谈妥了价格,她只要了我三千五,不过我要包她和芭珠的路费、食宿,我当然是满口答应了,这已经比请泰国的阿赞师傅便宜多了,还是中国民间数术师傅靠谱。

    本来我打算给她们订机票,但麻香说不喜欢坐飞机让我买高铁票,我想想贵州和湖北也算是紧挨着了,倒也耽误不了几个小时,而且高铁也不慢价格还便宜。

    订好票后芭珠也收拾停当了,我们三人马上就启程前往毕节市区。

    我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充电,幸好高铁的配套很全,桌板下面就有插座,我赶紧插上充电,生怕错过了重要电话。

    芭珠是第一次乘高铁出远门,对车上的一切都很新奇,在车厢里到处参观,麻香也不管她任由她去,只是提醒她别打扰别人。

    从出门到上车麻香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这会正靠在车窗上看外头的风景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累了一夜这会困的不行,只想睡一觉,于是就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睛,只是眯了没一会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朱美娟的,我知道可能是方瑶那边生了变故,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刚一接起来朱美娟就问:“罗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紧张了下,问:“怎么了,是不是方瑶。”

    朱美娟打断道:“那倒没有,方瑶的情况还算稳定,只是刚刚来了三个人要探望方瑶,我过去探听了一下,没想到其中一个就是方中华,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方中华在武汉的朋友,一个是他的助理,麻烦了,方中华知道方瑶出事了,我等会偷拍他们的照片发给你,让你认识认识,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不觉得意外,因为方中华迟早会知道,毕竟是在大酒店出事的,方瑶的私人物品还在酒店里放着,通过手机一查就能联系到方中华了,幸好方中华还不知道是我们动的手脚,可能还觉得是在健身房运动中出了事,在健身房运动过量出事的情况很常见,这给了我们很好的掩护,不过方中华是行内人,很快就会察觉到有问题了,现在只能希望在他发现前把问题解决了。

    我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动作?”

    朱美娟说:“目前还没,好像还在跟酒店方交涉,以为是在健身房运动后出事的,我听到方中华的助手好像提议把方瑶转到北京的大医院去治疗。”

    我惊了下,要是方瑶被转到北京去那更麻烦了!

    朱美娟接着说:“但方中华跟医生商量过后没同意,因为方瑶现在的情况经不起折腾了,况且武汉还有亚洲心脏病专科医院,师资力量不差,留在武汉是最好的选择。”

    我这才松了口气,怪朱美娟说话大喘气,朱美娟反说是我神经太紧张了,我告诉她我在高铁上了,解蛊虫的大师已经请到了,应该能解决问题,因为我把这事告诉麻香的时候她没什么反应,显得很淡定,如果不是有底气绝不会有这样的表情,我让朱美娟注意休息,小心盯着,有最新情况在汇报。

    挂了电话后我睡不着了,这事太让我提心吊胆了。

    麻香似乎听到了我跟朱美娟的小声对话,问:“怎么,情况很危险?”

    我点点头说:“病人还好,只是唉。”

    这事我也不好跟麻香解释,只能叹了口气。

    麻香眼神怪异的说:“从你进门我就注意到你身上的刺青了,全都是来自东南亚一带的阴神,其实你不用瞒我了,我知道你认识杜勇,只有杜勇才会接触这类人士,杜勇肯定给你打过预防针对不对?”

    没想到她还认识我身上的纹身,没准又是在试探我,我赔笑说:“麻香大师,你别疑神疑鬼了,什么这类人士不这类人士的,我听不太明白,我真不认识杜勇啊。”

    麻香十分不屑的白了我一眼,哼道:“别骗我了,这些阴神刺青只有东南亚一带的法师才会纹,杜勇在东南亚对不对?在东南亚哪个国家,哪座城市,他在那干什么?”

    我真是哭笑不得了,妈的,又是身上的纹身惹乱子,这大热天的我又不能穿长袖,只能露着纹身,实在太操蛋了,麻香应该是通过这些纹身察觉到我和杜勇的关系了,话都说的这么透了,感觉要瞒不住了,我在心里说,杜勇,我不知道你跟麻香什么关系,我可没出卖你,是我身上的纹身出卖了你,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啊。

    我只能强行掩饰了,一口咬定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阴神不阴神的我不知道,这些纹身都是我自己喜欢才纹的。”

    麻香打了个哈哈说:“你说话都不利索了,还说没骗我?一般人可不会接触蛊,你身上不仅有纹身,还接触了蛊,还说不是干这行的?没想到杜勇还有这么讲义气的朋友,既然你是他的朋友,应该知道一件事,杜勇每年都会在端午前后回国一趟,你知道他回国干什么吗?”

    我突然想起确实有这么个事,上次中山宋老板厂里出事,幸好是杜勇每年回国的那段时间,这才有了杜勇帮我请阿赞贡猜去帮宋老板解决问题的事,黄伟民也提过这事,我打电话给杜勇的时候说起这事,他听说黄伟民把这事告诉了我,还非常恼火。

    当时我还非常好奇他每年回国一趟干什么,被麻香这么一问我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当下就脱口问:“他为什么每年端午前后都要回国?”

    麻香如释重负吁了口气,嘴角上扬,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一问等于不打自招了,不仅承认了认识杜勇,还承认了是杜勇的好朋友,因为普通朋友不可能知道杜勇的秘密,靠,被这女人给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