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恐怖虫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章 恐怖虫降

    在路上吴添说他查清楚了,旺猜并不是真正的黑帮马仔,不过是个打着黑帮旗号的小扒手,住在芭提雅大象观光园区附近的一个贫民窟里。

    我们找到了旺猜住的棚屋,但屋里好像没人,贫民窟的棚屋大多没锁,一推就开,但奇怪的是旺猜家的门上却挂着铁链锁。

    吴添见四下无人找来石头把锁给砸掉了。

    我们打着手机电筒进去了,屋里散发着食物**的酸臭味,东西堆放的凌乱不堪,地上满是酒**子和食物残渣,要多乱有多乱,屋里的陈设也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外几乎没有别的家具了。

    我将手机朝床上一照,被看到的吓了一大跳,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乍一看就像具骷髅上包着一层皮似的,他的头发几乎掉光了,脸上都是烂疮,眼睛鼓的很大,眨也不眨的盯着顶棚,两只老鼠就在他身上若无其事的爬动,我以为这人死了,没想到他的胸口突然起伏了一下,我这才意识到是个活人!

    我和吴添对视一眼就靠了过去,老鼠被惊的吱吱叫唤,跳下床就钻不见了,等我们近距离看到男人的状态时不由的呼吸加剧,吴添咽了口唾沫,颤声吐出一个字:“操!”

    只见男人腹部溃烂了很大一个洞,血糊糊一片,甚至都能看到蠕动的肠子,最恐怖的是烂肉里蠕动着大量一伸一缩的肉蛆,这些肉蛆吸了血,通体血红,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看着让人鸡皮疙瘩起一身,我的胃里突然涌上来一股酸气,很快就忍不住了,转身就呕了起来。

    吴添脸色难看的背过了身去,说:“我找人打听的时候看过旺猜的照片,虽然瘦脱相了,但绝对是他不会错了。”

    我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难受的都说不了话,但我的脑子很清醒,指了指门上的锁。

    吴添点头说:“嗯,我懂你的意思,锁是从外头锁的,就是说有人把旺猜锁在了自己家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个黑衣阿赞。”

    我抹了把嘴总算舒服了,颤声道:“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被人关在了自己家,还变成了这样,满身都是。”

    我连“蛆”字都不敢提了,一提脑子里就像条件反射似的闪过刚才的画面。

    “他这状态很不正常,我感觉像是中了降头,不过不太确定,我发给老黄看看。”吴添边说边掏出手机对着旺猜的腹部拍了张照传给了黄伟民。

    黄伟民几乎是马上就回了电话过来,吴添按下免提,黄伟民破口大骂:“干林娘,老子正在吃饭你给我发这么恶心的照片干什么,害老子一口饭全他娘喷了,阿添你搞什么名堂?”

    吴添简单说明了情况,黄伟民说:“这应该是一种虫降。”

    通过黄伟民的介绍我们有了一定的了解,他说这降头看似没那么阴邪,实际上却比利用阴物的降头更为歹毒,是一种慢性降头。

    下降者会在食物或水里下虫卵,然后让目标人物服下,虫卵会依靠人体内的温床环境疯狂繁殖,起初会让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比如呕吐、四肢无力、腹泻,症状就像感冒发烧,这是第一个阶段。

    紧跟着就会咯血、颤栗,脸上毫无血色,渐渐的会虚弱到完全动不了,这是第二阶段。

    第三个阶段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阶段了,虫子逐渐成熟,甚至繁殖到了第三第四代,这种经过特殊培育的降头虫一代比一代强,在体内吸血吃肉直至破肚而出,这时候人还不会马上死,虫子会从破口处慢慢的扩大范围,直到吃掉维持生命的主要器官,人才会死,这还不算完,即便人死后虫子也不会停下,最后整个人会被吃的只剩下一具骸骨。

    我和吴添越听越心惊,真是太歹毒了。

    我问:“黄老邪,他对我很重要,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

    黄伟民一听是我,阴阳怪气道:“呦,原来罗先生也来泰国了啊,你这么聪明还要向我请教吗?”

    因为小雯的事我骂了他,没想到他这么小气还在记恨,我也没心思跟他在这事上纠缠,沉声问:“到底有没有办法?”

    黄伟民这才说:“都这样了你觉得还有救吗?从他中虫降开始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只不过是个还在喘气的死人!”

    吴添这会凑过去跟旺猜说话,旺猜除了转动眼球、时不时喘口气外,连哼都哼不出来了。

    黄伟民听到吴添在做什么了,说:“别白费力气了,到了这个阶段他喉咙、气管壁上都附着虫卵,根本就没法说话,你们赶紧离开那里,万一感染到虫卵就麻烦了,走之前放一把火连人带虫一起烧了!”

    “啊,可是这人都还没死,烧了他是不是太。”我有些于心不忍。

    “该说的我都说了,怎么决定是你的事,挂了,妈的这饭是没法吃了。”黄伟民絮絮叨叨的挂了电话。

    虽然我不忍心但黄伟民说的又没错,如果不把这人和虫子一起烧了,虫子跑出去祸害其他人就得不偿失了,为了不连累更多人,我还是做了决定。

    吴添在屋里找出煤油灯,把煤油倒在床上,然后用打火机引燃,没一会就成了火床,火势把旺猜给包围了,很快就烧到了旺猜身上,旺猜不仅没有痛苦表情,相反眼神里出现了释然,或许现在死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了。

    我们不敢看着大活人被烧死,只能背过身去,直到差不多了我们才转过身。

    旺猜变成了一具焦炭,我们扑灭了火重新把门锁上,匆匆离去了,幸好这个点贫民窟里的人都睡的很死,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黑衣阿赞的线索又断了,我们很郁闷。

    吴添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想了想说:“要学降头就只能找黄老邪了,只有他认识那些阿赞师傅。”

    吴添翻了个白眼没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