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血咒灭灵-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181章 血咒灭灵

    王继来显然也无法看到树精灵体缠上身的一幕,对阿赞苏纳出现的反应有些不解。

    可能是阿赞苏纳被缠的呼吸紊乱,经咒效果大打折扣,树精根茎藤蔓开始疯长,从他身上延伸到地上朝着王继来就延伸了过去,一下缠住了王继来的双脚!

    王继来似乎察觉到双脚不能动了,神色微变,问阿赞苏纳怎么回事,阿赞苏纳自顾不暇,根本就空搭理他。

    我站起说:“树精的灵体缠上你了。”

    王继来怨毒的瞪了我一眼,质问:“你能看到不提醒我?”

    先不说他这么害我我不想提醒他了,主要还是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提醒,提醒他有无形的根茎藤蔓要缠他,他能信?再说了提醒有什么用,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决。

    我紧张了起来,这么下去阿赞苏纳怕是撑不住了。

    我现树精的根茎藤蔓覆射范围非常广,我都没注意到一根藤蔓已经缠在了吴添脚踝上,吴添还在呼呼大睡,完全没有反应。

    “老吴,快醒醒,别睡了!”我提醒道,跟着下意识的上手想要扯开藤蔓,但抓了个空,哪知这藤蔓不知道感知到了什么,从王继来和吴添身上缩了回去,转眼就突然朝我袭来,吓的我急急后退。

    店就这么大,我根本退无可退,瞬间就被那些藤蔓缠住了双脚,动都动不了了,而且藤蔓还在朝我身上疯狂缠上来,连阿赞苏纳身上的藤蔓都被吸引了过来。

    我大口喘气,眼睁睁看着藤蔓缠上身,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王继来能动了,冲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站在那无动于衷,仿佛在报复我刚才不提醒他的仇。

    说时迟那是快,我被一股力量给提起来了,双脚离地,飘到了空中,这让我很骇然。

    吴添这时候揉着眼睛醒过来了,看到我的状态惊的一颤,惊道:“我去,这是什么情况,老、老罗,你、你怎么飘起来了!”

    我根本没法向他解释,因为我感到了一股刺疼,低眉朝身上一看,藤蔓根茎居然长出了倒刺,全都扎到我皮肤里了,体内的气血好像在高游走,让人非常不舒服。

    阿赞苏纳睁开了眼睛,告诉我说,是我体内的阴灵吸引了树精,它要吸收阴气作为养分强大自己,寄生在我体内的阴灵受到外界力量干扰,进行了抵御,两股力量把我身体当成了战场在进行缠斗!

    我哪还顾得上是什么原因,只是催促阿赞苏纳赶紧把树精弄走,我难受的不行了。

    阿赞苏纳让我在坚持一会,他说没想到这树精年限这么长,是株有千年历史的树,在加上古巴孔敬的加持,灵力强,光靠经咒根本无法将它压制,因为我吸引了树精的关系,让他得到了喘息,他这就施法除了树精。

    阿赞苏纳说完就示意王继来帮他从包里取东西,取了什么我看不清了,因为我被树精缠的双眼直冒金星,视线都模糊了,没多大一会我的视线就彻底黑了,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来,现自己已经在沙上躺着了,阿赞苏纳光着身子,脸色苍白浑身大汗,闭着眼睛盘坐在角落里,心口还缠着绷带,绷带都被血染红了,好像受了极严重的伤势。

    吴添扶我坐起说:“老罗,你可吓死我了,幸好醒了。”

    我感觉像大病初愈似的,浑身酸软无力,掀起衣服一看,身上全是一道道的黑痕,愣道:“刚才生什么了,阿赞苏纳怎么树精解决了吗?”

    吴添点点头说:“阿赞苏纳为了收服这千年树精,刚才都豁出去了,拿刀子直接捅进自己心脏,说什么要用心脉血来催血咒进行控制,他念经都念吐血了,你这才从半空中掉下来了,他说那树精枯萎消散了,连根都被他拔起了,解决了。”

    我看向阿赞苏纳,对他豁出命解决树精救我的举动很感动,立即让吴添扶我过去道谢。

    阿赞苏纳微微睁开眼睛,说不用谢,既然接了活就一定要解决,他并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还说声誉差点就毁了,幸好我体内的阴灵制衡了这千年树精,他才有机会解决,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不在说话了。

    不管阿赞苏纳出于什么角度,但他确实救了我,我还是很感激。

    王继来迎上来说事情办完了,要收费离开了,吴添很不高兴说:“你可真会找时候伸手啊,没看到老罗受了伤吗?”

    “这个我可管不了,我们在武汉耽误几天了,要赶紧回泰国了。”王继来冷漠道。

    吴添还想说什么被我劝住了,我说:“算了,把钱算给他让他们走吧,阿赞苏纳估计也要回泰国静养。”

    吴添想了想说:“也行,不过费用要减半。”

    王继来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吴添说:“这活能顺利解决,一大半的功劳要归功于老罗自己,要是没有他,阿赞苏纳也不可能解决的这么顺利了,难道不该减半?”

    王继来有些恼火,但看了我一眼后沉声说:“顶多那额外的两万不加了,赶紧结账,再废话我就不客气了!”

    吴添气呼呼的瞪着王继来,两人就这么不甘示弱对视着,王继来双手握起了拳头,就在这时候卷闸门被敲响了,刘胖子的声音传来:“喂,里面是不是有人,怎么这么大动静,是罗大师还是吴老板?是就吭个声,不是我可报警了啊!”

    “是我。”我出声回应了句。

    刘胖子应该能猜到我关门在里面做法事,说了句“那就好”跟着回店里了。

    王继来松开了拳头,吴添也蔫了,不耐烦道:“碰上你这种人就跟被鬼缠了没什么两样,瘟神,我给你取钱去!”

    吴添气愤的打开卷闸门去取钱了,我的手机响了。

    朱美娟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是方中华他们离开医院了,好像跟酒店工作人员去酒店了,让我最好赶紧过去,机会难得。